首页 囚爱十年(虐) 下章
第1章 顾惜胃开始痉挛
 一场暴风雨过后,炎热的夏季似乎多了一丝清。刚拿到人生中第一笔工资,下班回家的顾惜,手里提着从菜市场买来的两只大闸蟹,想着一会儿大闸蟹是该清蒸吃还是红烧吃,她比较喜欢红烧,味道重一些,但清蒸能更完美的将蟹黄蟹膏的鲜美蒸出来。

 吃完之后能够让她回味十来天。害,两只螃蟹呢,一只清蒸一只红烧吧。想着,顾惜嘴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下,开心又心酸的说:“顾惜啊顾惜,就两只螃蟹而已,至于你想东想西想这么久吗?果真是钱难挣,屎难吃,自己挣的钱,买两只螃蟹都心疼的要死,80块而已…”

 想着,她加快了步伐,朝着自己破旧的出租屋而去,‮奋兴‬的推开了门,正惦记着口腹之的女孩,并没能注意到,阴暗的出租屋内,面容清冽鸷,一身剪裁得体,打扮的衣冠楚楚的男人就在角落坐着,锐利锋芒的眼睛正盯着忙碌处理螃蟹的女孩,手指在手边的椅子扶手上一下下的敲打着。

 咚,咚,咚…声音不重,出租屋外又有个‮大巨‬的老榕树,老榕树上爬着好几只蝉,蝉鸣很好的将男人敲椅子的动静给遮盖了。顾惜很快的清洗好螃蟹,将一只放上了蒸锅,转身就要去处理另外一只。

 眼角的余光,终于扫过屋内的阴影,准确无误的对上了男人的眼睛,那一秒,电石火光从脑海中闪过,顾惜仿佛看到了一头从远古而来的野兽,吓的浑身一颤,手中的螃蟹摔在了地上,转身就想逃跑。可下一秒,出租屋的门,从外面被人锁上了。

 男人依旧坐在阴暗的角落,纹丝不动的看着顾惜,就好像在看一只垂死挣扎的猎物,声音宛若魔鬼一样的炸进她的耳膜:“顾惜,逃得了吗?”

 顾惜脸色瞬间苍白,慢慢的转过身,看向了凌千越,她慢慢的握紧了拳头,恐惧的泪花在眼中闪动,试图和这个魔鬼讲和:“我错了。我不跑了。我跟你道歉,行吗?”她逃了两个月,还是被他找到了。

 “道歉,呵。”凌千越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看着顾惜笑了出声。顾惜被凌千越笑的,头皮一阵阵发麻,汗孔直竖,害怕的将手藏在背后,慢慢的在水池边缘摸索着。水池上放着一把刀,可以防身。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

 突然起身紧走了几步冲到她的面前,大手不余力的捏住了她的下巴,明明英俊无比的脸,看起来狰狞的像魔鬼:“顾惜,这就是你!

 嘴上跟我道歉认错,心里却想着怎么杀我逃走,是吗?之前,你杀阿柔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一边道歉,一边将手背在身后,趁着她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就将刀捅进了她的心脏!”

 顾惜拼命的摇着头,想要解释:“不是不是,凌千越不是,我没有,啊…”可凌千越根本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反手重重的一甩,便将她甩到了地上,她的头重重的磕在了椅子上,顿时,鲜血顺着她的脑袋,缓缓的了下来,疼的她两眼一阵阵的发黑。

 她强撑着所有力气,看向了凌千越,再也不想辩解了,只是虚弱无力的问:“那,你想怎么样?”怎么样?男人笑了。

 他抬起手指,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反锁的出租屋被人打开,进来了一个三个身材壮硕无比的男人。顾惜吓的瞬间忘记了脑袋上的痛,害怕的不停往角落缩,惊恐的问:“凌千越,千越,你想做什么!你想做什么!”

 “这个女人,送给你们了。”顾惜越是害怕,凌千越越是疯狂,他下令道:“我要你们当着我的面,她,狠狠的的她这辈子不敢再逃。”男人声音微顿,笑的更加可怖,仿佛还带着一丝丝的‮奋兴‬:“对了。这个女人,还是个处。”

 “凌千越,凌千越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顾惜,我是你的青梅竹马,我是你的未婚。凌千越凌千越…”求饶的话,根本没有机会说话,冲过来的男人就这么将她按在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面前,‮力暴‬的撕开了她的衣服。

 ***听着那清脆的衣服撕裂声,顾惜知道,她怎么求凌千越也没有用了。四肢在空中不停的动着,奋力的推开了在她身上摸的男人,不顾一切的朝着门口冲去。两步,仅仅是两步。

 凌千越从后面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将她往出租屋更里面甩了出去,伴随着顾惜一声惨烈的痛叫声,他狠戾的朝着三位男人望去:“废物玩意,一个女人都搞不定吗?”不是搞不定。

 而是…一个男人透过窗子,朝着出租屋外看了一眼,此刻还没到六点,下班的高峰期,顾惜所住的地方,又个是嘈杂的闹市区,离菜市场比较近。夏季的六点,天还透亮着,窗外时不时有下班经过的男女,或是闲的无聊逛的大爷大妈们。

 若动静闹的太大,万一引得他们注意,招来了‮察警‬…顾惜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害怕的不停往角落缩,双手拼命的护着因衣衫被‮力暴‬扯破出的房,警告道:“凌千越,外面有人,他们会发现的,他们会帮我报警的,他们…”

 顾惜的话还没说完,凌千越修长的手指,打开了顾惜出租屋内唯一的娱乐设备…电脑,打开了音乐播放器,顺手将小音箱的音量调到最高。

 震耳聋的音乐声,瞬间盖过了女人的警告声。凌千越看向顾惜,男人狞笑着问:“现在,还怕吵到他们吗?”

 男人们秒懂凌千越的意思,直接将顾惜按回了地上,按她手的按她手,按她腿的按她腿,还有一个跪在她的身边将她身上凌乱的蓝色罩一把扯开了。女人的房又白又又大,至少有C+了。

 男人‮奋兴‬的着她的右,用嘴含住了她的左头,大力房的同时,舌头牙齿并用,对着她的尖狠狠的,狠狠的咬。极致的屈辱感。

 在房被握住含住的时候凶猛的袭来,顾惜痛苦的扭着‮体身‬,撕喊怒骂求饶:“放开我,放开我,凌千越!凌千越!你让他们…”喊着喊着,她的嘴巴也被按她手的男人堵住了。

 男人的嘴舌头,不顾她的意愿强行敲开她妄想抿紧的嘴,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将嘴巴张大,厚重的舌苔反复的磨着、刮着她的小舌,着、蹭着,她嘴里的汁。强烈的恶心感。

 在嘴巴被吻住的时候传入心脏,顾惜的胃开始痉挛,痛苦的眼泪瞬间便从眼角溢了出来,一滴滴的往下滑。  m.sSvvXs.COM
上章 囚爱十年(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