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囚爱十年(虐) 下章
第2章 笫一次有多美好
 现实没有给她任何缓解恶心的机会,趴在她腿间的男人,将她的两条腿分的开开的,手指隔着内按住了她的蒂。

 “唔、唔…凌千越,杀了我、杀了我…”那蒂上的刺感,一下子便刺了顾惜。她疯狂的咬了一下吻她嘴巴的男人,趁着男人痛的松开她隙,冲着凌千越痛苦的嘶吼出声:“你不是就想为小柔报仇吗?你杀了我,你杀了我杀了我!你杀了我就能为她报仇了!”

 杀?那多没趣啊。凌千越勾一笑,坐回了方才的角落,胳膊在椅子扶手上支撑着额头,冷眼看着被侵犯的顾惜,下令道:“把她的嘴巴给我堵好!

 除了叫声,我不想再从她的嘴里听到任何一个字。”“好的凌少爷。”男人应了声,干脆用膝盖将她挣扎的两条手臂下,跪在她的头部上面弯着,双手捏住了她的脸,嘴巴封住了她的嘴巴,大力的咬她的嘴

 蒂处,男人疯狂的按,那动作快的跟附了电似的,强烈的刺感,刺的顾惜的生理一下子失了控,内眼可见的速度被晕染了。

 她痛苦的扭着‮体身‬,可刚扭了一下,房便更深入的被人含进了嘴里,感的房处,刺感一层层的迭加。被摁住了手、封住了口,也锢住双腿的她,根本做不到半点抵抗,泪腺顷刻间崩盘,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屈辱的狠不得一死百了。

 “把她内了。让我看看清高的顾小姐,起来是什么样子的。”男人魔鬼般的声音,再度传入耳畔。不!不!

 根本发不出声音的顾惜,在心中拼命的抗拒着。可她的声音,孱弱的连听都听不到。男人鲁的手抓着她的小内,一把扯开丢到了一边,将女人的腿心扒开到了极限。

 女人的腿心很白,白到泛着淡淡的浅粉,受了刺蒂,不停的颤抖着,可怜巴巴的在了空气中,里缓缓渗出的水将她腿心柔软整齐的,缩成了一缕一缕的蜷缩在一起。

 耳边,传来了男人‮奋兴‬的皮带声音。凌、千、越!凌、千、越!别这么对我,别这么对我!

 顾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甩动了一下头,将吻她嘴的男人甩到一边,想要求饶想要怒骂,可刚张开了嘴巴,子的男人,陡然将按她手的男人推开,长的器直接进了她的嘴里。

 深到入喉、深到让人恶心!她身子搐了一下,奋力的向后仰,被放开的两条腿又在动挣扎,耳边又传来了皮袋的声音,紧接着,她的两条腿又被人摁住了。腿心被男人分到极致,她感觉到男人的蘑菇头抵住了她的间来回磨蹭着。

 她难受的想要‮动扭‬双腿,将男人的蘑菇头从腿心挤走,可是,男人的力气太大了,她连腿都动不了。更别提将人挤走了。

 男人的蘑菇头在她的间来回几下之后,跃跃试的往里。受了刺外的花瓣,不停的往里蜷缩,摆出防护的姿态。

 “!凌少这未婚的下面真紧,还不让进了哈哈哈!”一次尝试失败的男人,猥琐的笑了出声。上端的两个人,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可不是紧么,这女人凌少自己还没用过呢。听说今年才二十岁。这小脸蛋小身材,也就凌少舍得便宜他们…凌少这未婚下面真紧…真在看戏的凌千越,眉心猛的蹙了一下,陡然从椅子上起来,一脚将说话的那个男人踹到了一边,一张英俊的脸鸷到了极限:“我让你她,我让你说话了吗?”

 男人吓的立的器,瞬间萎了。恐惧的看着凌千越:“凌少,我…”凌千越咆哮道:“统统给滚出去!”‮躏蹂‬顾惜的三个男人,吓的再也不敢动了。

 慌慌忙忙的从顾惜身上趴了起来,匆匆穿好衣服离开了出租屋,终于得了释放的顾惜,身子一转趴在了垃圾桶上,大口大口的干呕出声。太恶心太恶心了!

 “顾惜。”男人在她的面前蹲下,一把薅住了她的头发,恨的牙关都在。呕了一分钟,胃终于舒服一些的顾惜,抬起头朝着凌千越望去,眼都是报复:“怎么不让他们继续了?是不是,你也受不了别人碰你的未婚?还是,想着我要是被碰了。

 你的头顶就注定染了绿色?凌千越,你也会在乎这个…”正说着,凌千越薅顾惜头发的手陡然用力,扯的顾惜的头皮都开始渗血珠子,疼的她的眼前不停的发黑。

 “听着,顾惜,别人碰不碰你,我根本不在乎。我只不过是觉得…”凌千越的嘴角勾了勾,男人恶道了极点:“我只是觉得,你喜欢了我那么多年,做梦都盼着我你。

 就这么把你的第一次给别人,有点可惜了。”“凌千越,你!”顾惜瞬间反应过来,惊恐的看着凌千越。

 下一秒,凌千越松开顾惜的头发,解自己子解的飞快。顾惜吓的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想要逃走。男人抓着她白皙的脚踝,又将她抓了回来,重重的按在了地上,按住了她的双腿。

 “凌千越,别碰我,别碰我!啊…”顾惜在挣扎,顾惜在尖叫。可是她不管怎么挣扎怎么尖叫都没有用,男人‮力暴‬的分开了她的双腿,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前戏和怜惜,长的器直入了她初次示人,紧到极致的小里!

 嘶…在女人痛苦的惊叫声中,男人倒了口凉气,又又痛的感觉的他头皮直接麻掉了。顾惜是处女,他撞的太急了。

 一下子便刺穿了她的处女膜,将自己的器撞疼了…***小的顾惜,痛的灵魂都在颤抖,痛的小腹不停的抬起,身子控制不住的往后仰,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气缓解痛苦。

 然而,凌千越并没有给她更多息的时间,抓着她的两条‮腿大‬,盯着她紧紧包裹着他器末端的口和,猛的开了。没有任何心疼,没有任何怜惜。

 器笔直的心深处,将她的小腹高高的挑起,再急急的收回,再重重的进,挑起。男人的两个囊袋,疯狂的怕打着顾惜的腿心,转瞬间将她白皙的腿心拍到泛着红光,拍到开始发涨、变肿。啪啪啪啪…音乐声再大,似乎都盖不住耳边都是男人的囊袋拍打腿心的声音。

 器疯狂她的时候,女人紧致到极点的甬道里的软,被男人的器疯狂的挤着,刺着,痛苦的裹着、咬着、抵抗着他。

 可是没有任何作用。软咬的越狠,他的动作越暴,来回器,不停的带出女人因处女膜破裂而渗出的血,顺着两个人生殖器的合处,不停的往地上去。

 痛!好痛!顾惜痛到浑身痉挛搐,痛到想放声尖叫,可她拼命的咬住自己的下自己不要失控自己不要叫。

 她很清楚,凌千越这么对她,就是想听她的叫声,然后再用她的叫声狠狠的羞辱她,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她爱了他十几年啊!他怎么能这么对她,还想要用她的叫声来羞辱她!她想过无数次,他们的第一次有多美好,可从未有过一次想到会是这样的。  M.sSVvXS.Com
上章 囚爱十年(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