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
第5章 在之前会议中
 “啊?”“那你呢?”“我…什么?”“你对这个传说中的“神秘组织”感兴趣吗?”“倒不如说整个学校里能找出不感兴趣的人才是难事吧。”

 “写过黄小说吗?”“写过,但凭心而论,明显不如仙峰。”“那没关系,从现在起,你也是这个神秘组织的一员了。”“你开玩笑的吧?”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景言…如果你觉得我在开玩笑,门就在那里,自己离开就是了。”“不,我加入…那仙峰呢?”“我不接受有人拿我开涮,当然。

 他之前被我选中的稿子还是可以登载在下期月刊上,但从此以后就别想再有这种机会了。如果你不愿意跟他说实话,就告诉他这次拿来的存稿没有通过,没有加入组织的资格。”

 “啊,那好吧…虽然我可能不该多问,但你怎么就知道我可以信任呢?”“你写过黄小说。但看过了小体、还跟着她回住所之后,却什么也没发生过。你不觉得这是种很值得信任的品质吗?”“这次也不是开玩笑吧?”“你为什么觉得我在开玩笑?”

 “因为听完你的解释,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大病。”“那我倒希望你这种病人多一些。无论如何,加入“拿湾””

 ***数百年前的旧历时代,一个伟大的探险家曾从世界的一端出发,向着一个固定的方向启航,经历了多年的艰难航行后又回到了原点。从那一刻起,人类终于相信自己脚下的世界是一个球体,在此之后的一个时代,曾被称为“大航海时代”

 “大航海时代”诞生了文明的交流,也诞生了战争,同时也诞生了一批以钢铁、鲜血和自由为食的豪杰,他们一般被人称为“海盗”

 海盗不向君主称臣,不向贵人低头,他们游离于规则之外,只为自己的信念而活。各路海盗聚集于名为“拿”的世外岛屿,和各国海军进行着不死不休的较量…不过这些早已经成了遥远的历史。

 在我们现存的资料中都已经记载甚少,就连“拿”这座岛屿,或许也已经在魔族降临后被毁灭了,不过,现如今“拿”显然已经被赋予了新的意味。“来到拿湾。”

 “拿湾”便是景言所说的那个组织的名字,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她送来的情刊物,都是以海盗船作为封面。“所以现在我也是你们的一员了?”

 “嗯。对了,今天正好是拿湾每月例会的日子,你也来一趟吧,正好和大家认识认识。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意问。”“你们还有定期会议吗?”“维持任何一个组织都需要开会的。

 当然,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官僚主义,不会特地把大家叫在一起说废话,也不强求每个人必须到场,除非有什么生死存亡的问题需要探讨。一般来说我们只是约定个期,自己视情况按时来就好了。

 如果不愿意可以不来,没人会追究责任。”“那一般会有多少人到场呢?”“多的时候地方都坐不下,少的时候除了我和小之外一个也不来。”“你是“拿湾”的领袖吗?”

 “你是问拿湾是不是归我指挥?大体上可以这么说。但是内部没有严格的上下级关系,而且我们的说法一般叫“舵手”…无论如何,暂京只有一个领袖。”“大致明白了,那你们的“开会地点”在哪?”

 “跟我走就知道了。”于是我跟着她们,一路来到了百夫楼(这名字据说是纪念当年为掩护其他人撤离而留下断后牺牲的烈士们)。“上三楼,309号房间就是。”“309,我记得那不是文学社的地盘吗?”

 “你怎么知道?”景言突然回头瞪我一眼。“我是文学系的学生啊。”我看见她的眼神中出再显然不过的反感。

 她站在楼梯上,就这样回头一直盯着站在下面的我,过了好久,才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就这样吧。至少你看起来不像个文人。”

 “这是嫌弃我的意思吗?”景言没有回答,一个人默默往楼上走。景凑过来,在我耳边小声道:“放心吧,这是我姐能给你的最高赞誉了,不开玩笑!”

 直到几年以后,我才知道景说的是真的。309号房间是一间小型会议室,在名义和实际上都属于学校官方的文学社。

 文学社有他们自办的校刊,然而我认识的人当中订阅的不超过一只手。相比起景言的那些情刊物,那些诗歌和散文对绝大多数人而言可谓是不堪卒读…甚至包括我自己。从这方面来讲,我倒是很能理解为什么景言会说我看上去“不像个文人”了。309还是空空

 今天是休息,整栋楼里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景言走到门口,拿出一张亮眼的橙卡片,在了木门上的一条裂隙里。“这是什么东西?”“暗号。”“为什么要用橙的?”

 “因为橙是红色加黄。”我听不明白,也没打算再明白,索不问了。我们在里面坐了一会,没过十分钟,便有六七人接连进来,坐在中间的会议桌旁边。

 他们各自朝我这个陌生人看了一眼,景言便对他们轻轻点头,他们便不再说话了。这场会议比我想象得要严肃得多,甚至连一个说黄段子或表现暗示的都没有。

 每个人都在尽可能用严肃和正式的词语来描述那些在情作品中出现的要素。其中一位甚至用了长达一百多个字的长难句描述了“道”这个再简单不过的名词。

 直到景言一拍桌子叫住了他,然后爆出了整场会议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鄙之语:“你妈的,别弯弯绕绕了,赶紧说正事。”

 在我简单地向众人做了自我介绍后,整场会议前半部分围绕下一期月刊的作品选和主题拟订进行,后半场则是各个参会者相互交流自己的“创作经验”

 除了我和斜对面另一个看上去有些文静的女生外,基本都有过发言。整场会议只持续了不到四十分钟。

 但景言宣布散会后,告诉我说他们还会有些私下交流些事情,而我可以趁此机会来熟悉一下我的新朋友们。我点点头,照做了。我第一个打招呼的是那个坐在斜对面的文静女生。

 她在会议上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引起了我的好奇。“你好?你是问我吗?我其实不是拿湾的成员,只是受景言许可偶尔来旁听一下。”“是吗?那你平时是给他们的刊物投稿吗?”

 “啊?那倒没有,我可不是作家。但是偶尔会帮忙画点图…”“你是美术系的?”“嗯…拿湾的徽章和月刊封面就是我画的,想不到吧!”她冲我微微一笑。

 “原来如此,失敬失敬。哦对了,还没问怎么称呼?”“真名我不能在这随便透,你就和大家一样叫我“变龙”吧。”“这是他们给你起的绰号吗?”

 “不,是我自己起的艺名。至于我为什么会喜欢变龙,如果你试过调制颜料就会理解了。”她告诉我她还有急事,说完便离开了。我走向另一边两个长相略显成的男生,一个方脸高瘦,一个圆脸矮胖。

 他们看起来正在严肃地谈论些什么,在之前的会议中,他们两人是除景言之外发言最多的人,想来在拿湾中的资历相当不低。“你们好。”“你好啊…我们已经很久没招过新人了。  m.SSvVXs.COM
上章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