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
第6章 轻轻一跃
 今年船长可刁钻了不少,好多我们觉得不错的作品她都已经看不上眼了,能把你选进来,想必你身上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有空的话把你的作品也给我们看看?”那位方脸的一见我便对我侃侃而谈。

 “嗯…等有机会吧。顺便问问二位怎么称呼?”“我叫叶钊,建筑专业的,他叫葛桥,信息技术专业的。”“这是你们的真名?”

 “是啊…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叶钊不在乎地瞟向旁边的葛桥“当然,笔名肯定也有,我的是“常存”他的叫“和平使者””

 “但私下交流的时候没人会拿笔名称呼吧,我自己都觉得尴尬,更何况像景言的笔名还长得不得了,叫“断崖边的修路人”叫起来就更麻烦了。”一旁的葛桥也话说。

 “断崖边的修路人?”“是啊…可能是因为她梦想去大裂谷对岸吧。”“我好像对这个名字有印象。”“那你应该看过她的《龙剑》。”“嗯…我想起来了,确实是那一篇。原来就是她啊…”“对了,你有什么想从我们这打听的吗?当然,你才刚刚加入,太过机密的问题我们不会透的。”叶钊问我。“刚刚在会议上,我听你们和景言吵得有来有回,是和她有什么矛盾吗?”

 “怎么会,我们这些搞黄的,哪里来的什么矛盾,单纯的学术争端而已。”

 “学术争端?”“要不葛桥…你跟他解释一下吧。”葛桥了一口气,对我说:“简单来说吧,不管你对情小说持有什么态度,总得承认一件事,那就是我们起码是在搞文字创作的,对吧?”

 “对啊。”“既然是搞创作,自然就有分歧。目前拿湾的创作思想大致分两派,我和叶钊支持的是“心理学派”观点,景言的是“社会学派”观点。具体的观点内容我们曾在前几期月刊的末尾宣传过,你应该看过吧?”

 “真不好意思。那几页我都是跳过的…我们大多数人都是。”

 “好吧,起码你是个老实人,而且我也没指望你们能认真思考情小说背后的创作意义…那是我们这群傻子才会计较的事,一般人不过就是拿它当个下酒菜,晚上偷偷让自己发一下冲动就完了。”葛桥说。

 “是啊…你要是真心想跟我们一起干,那最好把我们认真研究过的东西好好看看…虽然有些可能听起来像是胡扯,但至少也是我们认真思考过的东西。”叶钊说道。“我之后会好好看看的。”我告别两人,正要回头时。

 忽然发现景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对面的墙角。我挪动了两步,让目光绕开叶、葛两人,正看见她神色仓惶地抖了抖裙子,虽然她的反应很快。

 但我很确定她刚才一定是把裙子起来了。至少我确定我刚才看见了她白花花的‮腿大‬。叶钊和葛桥没有再理我,我便径直朝景走了过去。

 她看见我越来越近,便把脑袋转到一边,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却刻意至极,她一边瞪大眼睛瞟向别处一边吹着口哨,可是根本吹不出声音。

 “你刚才…”“没什么,你看错了。”“我还什么都没说呢?”“那你先说…”“你刚才是不是对着我把裙子掀起来了?而且你里面好像还没有穿…”“你看错了!”和想象的一样,她根本不打算给我开口的机会。

 我向来也不是个喜欢胡搅蛮的人,便不再追问。接下来我又依次和其他几名参会者打了招呼,其中三人是月刊的常驻作者,另一人则是印刷员。

 我从中得知他们的印刷间被安置在校外的一处秘密基地,印制成品会通过特殊渠道送回,但具体情况只有“船长”与印刷员才知道了。“嘿,你大致都认识了吧?”景言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

 我应了她一声。随后在场的人接连离开了。我和景言、景是最后一组离开的。“从现在起,我就算是你们的一员了?”“是…也不是…”“那是什么意思?”“我把你带进来的时候,还没有看过你的任何作品,其实这是不太合规矩的。”

 “那你是让我现在拿给你看?”“以后再说吧。拿湾里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写作,只要能为拿湾做出某一部分的贡献,也可以被接纳。”“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投名状”?”“嗯…现在起码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人。”

 ***景言是那个在夜里出没于宿舍窗口的幽灵,而我在此前只能透过玻璃看到她隐约的身形轮廓,然后在看清她的真实面容以前,和其他室友一样只顾着疯抢她扔进了的新刊。

 至于她是如何爬上高层,又如何分发月刊并全身而退,从来没有人能知道。也就是在那个晚上,我有幸能从最近的视角观察景言的工作内容(她本人则称其为一场革命)。

 “嘿,别愣着了,把包拿好。保安的巡逻路线我已和你说过了,记住了吗?每隔十五分钟就会有人转回来,如果有任何情况及时给我放哨!”

 “知道了。”我那时只回答了她三个字,并不是因为我不想说话,而是过于沉重的包袱得我无力再说第四个字。

 那了不知几百份刊物的大背包全在我一个人的肩上,让我扛着走了几百米路。如果不是因为之后和景言的相处让我了解了她的为人。

 我必定会怀疑她是骗我来做苦力然后愤然离去的。我们绕到男生宿舍的背面,我把背包放在宿舍楼的一角,那里正好有一棵枯树可以阻挡视线。

 同时正好也可以望见景言的动作。三楼第四个窗户就是我的住处,室友们肯定还在心心念念等着这位幽灵登窗拜访…我想我的失踪应该不太会引起他们的关心,毕竟我向来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角色。

 上一次我在景的单人住宅里享受了一晚上没有回去,甚至都没有引来太多的怀疑,就连仙峰对我的说辞都没有提出疑意,只是叹息自己和幽灵的有缘无分。“嘿,别愣着了!”

 我听见景言在叫我。抬头看时,她竟然已经攀在了二楼的边,脚下踩着一块微微凸出的砖头,周围明显还能听到石灰从墙上剥落的声音。

 我不敢拖沓,立刻抱了几本月刊过去,一本接一本向景言的方向甩过去,接着我看见她潇洒地将那些精神食粮飞进窗户,然后帅气地敬了一个礼。“午夜愉快,朋友!”

 她送完一户,轻轻一跃,又到了下一面窗户的跟前,整个人说不出的轻盈,宛如一位优秀地舞者,在最狭小不堪的舞台上跳出一支最优雅的舞曲,整个人像是被月光拖曳一般漂浮在空中。

 即使在那样危险的境地,却丝毫没有让我产生“她可能会摔下来”的怀疑,或许,她真的就是一个幽灵。不得不说,我的第一次出勤任务完成得相当不错,在男生宿舍我们共送出了一百一十三本书。

 期间我只有四次没有把书丢到景言手上。另外在保安巡逻回来时及时向景言打出暗号,避免了麻烦。“大开眼界啊。”我感慨道。景言笑道:“对你们来说可能,对我来说这就是日常而已。”  m.SsvVxS.cOM
上章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