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
第4章 本来想请加入
 在此之前,这种特制的垫对我来说只是存在于魔族灾变之前的历史传说而已,正当我准备入眠时,景忽然一脚蹬开房门,吓得我整个‮体身‬从海绵上弹起来。

 “你这又是想干嘛?”“我…我看完了!”她抖了抖手里的稿子。“所以你该不会是打算现在再把我轰出去吧?”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把她当成什么人?这话倒也是耐人寻味,要知道,从我们进门到我躺在上、再到她一脚蹬开房门进来,至少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可她还是只穿着我的那件衬衫,两条光溜溜的腿依然在外面,就在这种情况下。

 她还能把一个陌生男随便留在家里过夜,自己则在客厅看这个陌生男随身带着的黄小说…说真的,我无法用我已知的任何词汇来形容她,正如我同样不知道怎样形容我自己。

 “所以你突然踢门冲进来是想干嘛?我身上没有偷藏任何私有财产,就算你想抢劫也没有机会的。

 当然,如果你是想劫,那我倒是可以勉强足你的要求,如果…”我就这么兴致地一直说下去,而她看着我的表情就像看到八百只苍蝇聚集在四百只老鼠的尸体上配似的。“你说完了没有?”

 “我本来没什么话想说的,但不知为什么,看到你的时候就特别想说话。”“那行,现在轮到我说了。我说完你再回话,不要和我漫天扯,懂了吗?”

 “懂了。”“那我先问你,这些稿子,是你写的吗?”“不是。”“那你拿着它做什么?”“别人交给我,要我转交给别人。”

 “转交给谁?”“一个我只听说过但没见过的人。”她没再问下去,只是站在原地直勾勾地盯着我。“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我问完了,你呢?你就没什么别的问题想问我吗?”“你为什么要在花园里…”

 “停,除了这个问题!”“那我没什么想问的了。”“你…”她的脸一下子涨红,叫道“你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住进我的屋子里,但你都不愿意问我一个正常的问题吗?”

 “第一,没有什么东西是“你的”大家都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公共所有,你和我都只是借住,其实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第二,如果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在室外衣服,还把一个不认识的异随便领回住所过夜,我想她身上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值得我好奇了。”“…嗯…不得不说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觉得你至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我。”

 “比如?”“比如你可能应该问我,有没有可能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不,我根本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你该不会不知道你带来的那些文稿写的是什么东西吧?”“我当然知道了。”

 “噫…既然你知道,亏你还能眼不红心不跳地把这种东西拿给女孩子看?”“我不觉得一个敢在花园里衣服的女孩子会对这种东西有羞感。”“今晚能先不提衣服的事了吗?”

 “嗯…随你吧,不过现在其实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我的老手表走钟是很准的。我可以睡了吗?还好明天是休息。”

 “唉…真是油盐不进,”她转头往外走,带上房门时又对我说道“不过你就等着瞧吧,明天一早,你就能见到你本来要找的那个人了。”“呵,其实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该不会准备告诉我,那个人就是你姐吧?”

 “你…”***我向来就不是个善于玩文字的作者,自然也就不懂得该如何设置悬念,不过另一方面,我要讲的故事本就也没有太多悬念。所谓“舞台上挂着一把,终幕之前这把肯定会响”

 当景提及她有一个姐姐时,读者势必很容易就能猜到那个姐姐必然有着特殊的身份,且十有八九就是“幽灵”不过,作为当事人的我并没有那么容易就猜到这一点…我是在景莫名其妙地问我那几个问题后,再结合其他的信息联想和推断出来的。

 闲话说得够多了,便直接切入正题吧…第二天一早,我便见到了真正的“幽灵”按照仙峰的猜测,幽灵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生,但我只能带给他一个失望的答复…这倒不是说幽灵是个丑女,而是我也没有见到她的长相。

 第二天早晨我走出卧室的时候,面便撞见一个人…我立刻就知道那就是幽灵,她的外表和仙峰说的一字不差:身材纤细,但该丰的地方又恰到好处的丰

 她身上穿着的却是带兜帽的上衣和一条洗得发白的帆布长,尺寸也显然太小,在‮体身‬上绷得很紧,她的兜帽罩在头上,下半张脸还被一张黑色面具蒙住,浑身上下能让我看到的,除了她的双手就只有她的眼睛了。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打招呼,到头来只能憋出一句:“你好?”她上下打量了我一遍(其实我也没看清她的眼睛究竟有没有在我身上扫视过,只是根据直觉如此判断),开口问道:“她带你回来的?”

 “嗯。你是她的姐姐?”“她没和你睡一起吧?”“没有。”“那你是谁?”“你的提问顺序是不是有点奇怪?”她听了我的反问,便没再继续问下去,而是走向了另一边的卧室。我原本想跟过去,却被她叫住了:“你在客厅等一会,我先叫她起。”

 “好。”在此我便不再赘述景在抗拒起时传出的鬼哭狼嚎,也不论及她走出卧室时诡异的穿搭,更不用说她睡眼惺忪时左脚绊倒右脚时的狼狈…直接来到最关键的部分。

 总之,幽灵显然是个有礼貌的人,在让我吃了顿早饭后才开始和聊起正题。开始时她没有理会我,而是开始讯问景

 “你带他回来的?”“是啊。”“你认识他?”“昨晚刚认识。”“他叫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带他到这来?”

 “因为我衣服不见了,所以借他的一路穿回来。”她对妹妹的问话到这里就结束了,并没有再继续追问为什么衣服会消失,就好像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接着她才转向了我。

 “为什么仙峰没有亲自过来?”她问得这么直截了当,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瞥了一眼景,以为是她已经告诉过姐姐了,但景脸上显然也写了疑问。

 “仙峰担心可能有什么陷阱,所以摆我先来打探…但你怎么知道?”“昨天晚上我就在花园。我亲眼看着你们两个离开的。”“你在哪?那我怎么没看见你?”“就在你头顶的树枝上。”

 “树枝上?”“因为她在那边惹是生非,把人群引过来了,我也不得不藏起来,我看见你拿着一个黑纸包过来,隐约猜到是来接头的,但她却先把你叫走了,让我误会你只是来和她幽会的。于是我又等了一会,仙峰却没有现身,才明白自己被人放鸽子了。”

 “所以你确实就是“幽灵”?”“幽灵?确实很多人是这么说的,倒也没错…一个幽灵…”“那你背后真的有一个神秘组织吗?”“仙峰全都和你说了?”“差不多吧。”“很可惜,本来我想请他加入的,可是没有机会了。”  m.SSvVXs.COM
上章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