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
第3章 嘀咕随便吧
 “谁在说话?”我主动问道。“在这啊!再走近点,往这边来!”对方的声音显得急不可耐,但我没有走过去,仍是站在原地观察。“喂!你怎么不过来了?”

 “我都不知道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过去?”“我又不会吃人,你怕什么啊?”“骗子也从来不会说自己是骗子。就好像你现在说自己不吃人一样,”

 “哎呀,你有完没完啊?”对方话音刚落,只见前方一棵老橡树旁的高草丛里探出一颗脑袋,就着淡淡的月光,我所在的位置恰好能看到她的脸。

 尽管那时她的脸上是灰尘和汗水,但根据她脸庞的轮廓和那对闪闪发亮的眼睛,依旧可以看出她原本绝对算是小美人。

 她的脸颊气鼓鼓的,一张小嘴嘟得老高,一头糟糟的长发垂在两边…我知道她是在生我的气,但我丝毫不觉得自己是有哪里得罪了她,只觉得有些反感。

 尽管她怒气冲冲的样子还可爱的,可我一向讨厌无理取闹的女孩子,尤其是无端迁怒于人的那种…当然,后来见过她的笑脸后,我反倒常常怀念起她对我怒目而视的模样了。“我说,你躲在草丛里做什么?”

 “你没看到吗?有好多人要抓我,我不躲草丛里面还能怎么办?”“抓你做什么?谁要抓你?你…”说到这我突然才反应过来,问道“你现在该不会…没穿衣服吧?”

 “你知道还问那么多!”“还真是啊?那你的衣服去哪了?”“刚在这下来的时候,突然刮来一阵风,不知道吹哪里去了。”“那你为什么要在花园里衣服?”

 “我…我乐意,你老是问那么多干嘛?”“这样啊,那行,我不打扰了,我回去了。”“你…你等等!”我没有理她,转头就走。我知道再陪她胡搅蛮下去必然没个尽头。

 但我不理她反倒让她着急了,当我左脚刚抬起来,右手就被用力扯住了。我回过头看向她,才意识到她真的没和我开玩笑…她浑身无一物。

 但却惹了不少尘埃,一丝‮挂不‬的‮体身‬上灰一块、黑一块、白一块,这里沾着两草、那里悬着两瓣花,头发上还别着一旁树叶。当她意识到我的目光落在她的体上时,眼中闪过一丝犹疑,另一只手似乎打算遮掩,但在下一瞬间。

 她就又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神情,还故意把,就像是在说:“随你看吧,我又没什么羞的。”可即便如此,她嘴角的搐和双颊的泛红还是出卖了她并不坚定的内心。

 “你…”“别说话!”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立马打断了我“快点,把衣服了!”“啊?你说什么?”“把衣服了!”“那我是不是应该喊非礼?”

 “哈?”她听了我的讽刺,脸上的表情反而释然了许多,接着换了一副怪气的嗓音说道“你可以试试啊,但别人看见我们这个样子,他们会觉得是谁非礼谁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别人看见你现在这样也无所谓吗?”她愣了一瞬,但又马上恢复镇定,说道:“看…看到就看到了,有什么关系?”“哦,那行吧,我走了。”“喂,别走啊!”在我转身的瞬间,她三步并两步绕到我面前。

 这回她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低声说道:“算我求你了,帮我个忙…把衣服借我穿一下,我现在这个样子没法回去…”“哦,这样啊…”我笑道“早这样说不就好了。”***

 我下了上身的衬衫,交给了她。当她穿上我的衣服后,我才真正感觉到她的体格有多娇小,那件上衣穿在她身上,几乎穿出了连衣裙的效果,衣摆几乎能到膝盖。

 不过也幸好如此,我不必再把下来借她穿,那时还只是春天,天气并不太热,晚上吹起风时甚至还有些寒意,不过我掉衬衫后倒并没有觉得冷,反倒是她在穿上衣服后还有些瑟瑟发抖。

 “话说你不是要回去吗,怎么往校门那边走?”“我不住学校的寝室,在学校外面有独住的房间。”“是吗?那你的爸妈该不会在“大厦”里上班吧?”

 “不,我没有爸妈。”“哦。”一路上我也再没问她什么。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出了校门,那天晚上刚巧轮到门口的保安换岗,因此在出门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尴尬的问题。

 在学校外面有一栋独立的公寓楼房,与绝大多数住在公共宿舍的学生不同,少数学生拥有在校外住独立单间的特权,这一特权,至少据我所知只被授予了科学家的子女和当年的烈士后裔们。

 “好了,到了!”那是我第一次见识单间的住所。假如按照宿舍的标准,她的住所至少能挤得下三十个人…有宽敞的客厅、两间卧室,以及独立的厨房和洗手间。

 她走进屋,一股瘫坐在客厅中央的海绵长椅上。我则随意看了看四周的陈设。“这么大的地方,只有你一个人住吗?”“是…但也不是…”“那到底是还是不是?”

 “原本这里应该是我和姐姐两个人住的。但她坚持要住学校的宿舍,所以只能我一个人住了。”“是这样啊。”我点点头。“嘿,你不觉得你自己很奇怪吗?”

 “你觉得我很奇怪?”“你直到现在还没问我叫什么名字呢!”“哦…我只是觉得。之前我问你为什么要在花园里衣服,你都不愿意告诉我,所以多半也不会愿意告诉我名字的。”“你现在问,我可以告诉你!”“那你为什么要在花园里衣服?”“我没让你问这个!”

 “但我还是对这个比较好奇,至于名字,其实我倒是无所谓。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在花园里衣服?”“你问我的名字啊…我叫景!”“我没问这个。”

 “我就当你问了。”我笑了笑,不置可否。“对了,你手上那包东西是什么?我看你拿了一路,不会是“份额”吧?”“你问这个?”我把黑纸包举在她面前。

 “嗯。”“要不这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在花园里衣服,我就告诉你里面是什么。”“你有完没完?”景瞪了我一眼,又叹了口气,嘀咕道:“随你便吧,我也不问了。”话是这么说。

 但她的眼睛却一直死盯着着我的纸包,我甚至预感她会突然跳起来从我手里一把抢过去。“要不这样,我可以告诉你里面装的是什么,也不问你那个问题了。”“嗯,那你要我拿什么换?”

 “留我在这住一晚吧,我还是第一次进单间住所呢。”“无…”她小声骂了一句,不过她的眼神却答复得很明白:成。***当天晚上,我便住在了景的家里,说实话,她就这么轻易地答应反倒出乎我的意料。

 不过作为换,我也的确把仙峰的文稿给她看了。我也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毕竟我的确是按照仙峰的意思做的:把他的文稿带去花园,交给一个在那里等着的女生,仅此而已。至于景是不是“幽灵”那并不是我要去考虑的事。毕竟我可没有见过“幽灵”

 或许我没有回寝室会引起室友们的无端猜疑和担忧…可是管他呢,景家的单间卧室实在太舒服。景家中的一切,我自幼在遗孤营中生活,从来没有睡过这样柔软的…  M.SsvVxS.cOM
上章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