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
第二十一章 母女花
 浅显意识告诉我,郭颜给我下的并不是单纯的安眠药,里面绝对混杂了药,不然我绝不会在极度困乏的情况下还能有这么强的

 看着这对娇的母女花如同烂泥一般瘫在面前,一副任君品尝的样子,我的大脑越发的混乱,狠狠了自己一巴掌也没法保持清醒。

 终于,我的脚步慢慢移向了孙琳琳,这丫头已经从沙发靠背上滑了下来,横躺在沙发上沉睡着,我的双手不听使唤地伸手盖在她的两个颇具规模的丰上,隔着衣服轻轻捏起来。

 看着她那精致的童颜,我使劲咽了口唾沫,俯‮身下‬子吻住她娇的樱,舌头轻易地挑开她的贝齿钻了进去,轻轻搅动着她的丁香软舌。

 “唔…”孙琳琳轻哼一声,脸颊绯红,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她的双眼依旧闭着,弯弯的睫微微颤抖,似乎正在做着梦。

 我把她搂起来让她靠在我身上,然后将她的T恤短袖从下到上了下来,全程她都极度配合,完全没有抵抗之心。

 孙琳琳继承了她母亲的优点,既漂亮,身材又好,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让人恨不得将她全身上下亲上一遍。

 我把手伸到她背后解开罩扣子,两个立的丰立即就挣脱了罩的束缚弹了出来,在我面前轻轻颤动着。

 她的而又立,晕非常小,粉红色的小头傲然地矗立在房最前方,一看就是还没有被人进行过开发的

 我忍不住把头埋在她的沟中间狠狠嗅了一口,独特的少女清香萦绕鼻端,我伸出舌头轻轻了口沟,然后把头扭到一边一口将含在嘴里轻轻,双手解开她的牛仔短的扣子,一点点往下着。

 孙琳琳这丫头此时就像个乖宝宝一样,轻轻抬起娇小翘的部让我把牛仔短和内顺利地了下来,现在的她已经如一只洁白的小羊羔一样蜷缩在我怀中,妙曼的体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我将她放在沙发上,分开两条‮腿大‬,蹲在她下欣赏着男人神往的圣地。

 可能是刚成年,上的发和刘雨薇一样稀少,软软地耷拉在那里,刚刚成蒂害羞地出头来观望着,再往下便是两片隆起的外,拨开一看,粉的小正躲在里面,浑身沐浴在水盈盈的汁当中。

 我低下头含住蒂,孙琳琳的身子明显一抖,发出令人心醉的呻之声,两条‮腿大‬把我的头给夹住,伸出手来按着我的脑袋。

 未经人事的道口很小,我伸出一只指头在道口摩挲了几圈,然后沾着汁慢慢了进去。

 可能孙琳琳感到了异物的介入,有些不适应地扭了扭小蛮道稍稍收缩了几下,像一张小嘴巴把我的手指含住。

 手指只入了三分之一,指尖便传来柔柔的触感,我知道那是她保留了十八年多的处女膜,用手指捅破了未免可惜,只好把手指退了出来。

 据说处女膜可是大补之物,这样的好东西就应该让下的宝贝来享用。

 我的茎已经大到了极限,狰狞地指着苍穹,茎上的蓝色脉络像树一样盘错杂,头因为充血而硕大无比,红的非常亮眼。

 我快速除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爬到沙发上跪在孙琳琳的‮腿大‬间,抬起滑的双腿扛在肩上,一手前伸抓住她的,一手扶着茎抵住她的小,深一口气后慢慢向前部,头挤开两片粉,堵住了正源源不断向外水的道口,然后一点点向里面挤了进去。

 “啊——…”孙琳琳痛地睁开了眼睛,见到浑身赤的我很是惊讶,双手疯狂地打着我的口,两腿在空中蹬地哭喊道:“妈妈救命,妈妈救我…呜呜…妈妈救我…”

 我体内的药效已经发作,根本就不理会她徒劳的挣扎,继续向前股,整个头一点点钻了进去,头顶端碰到处女膜后便停了下来。

 “妈妈…妈妈救我…”孙琳琳歇斯底里地哭喊着,郭颜睁开了有些煳的睡眼,先是迷茫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完全惊觉了,大叫道:“不要碰我女儿!”说着便站起来朝我冲来,想要将我拉开。

 只可惜药效有些勐,她的脚被桌腿绊了一下,一个踉跄扑倒在我背上,突然受到大力的撞击,我的身子顿时向前一,便感到头一下子撕裂了一层薄膜,硬是冲到了道的尽头,抵在一团软上,一种极致的紧迫感传来,我不仰头发出’哦…‘的一声呻

 “啊!”剧烈的疼痛差点让孙琳琳晕厥过去,她的指甲抓破了我的手臂,几道血痕触目惊心。

 “畜生,我跟你拼了!”郭颜见到我的茎已经完全进了她女儿的‮体身‬,顿时歇斯底里地哭喊一声,捏着拳头就朝我背上头上打来,只是由于药效的作用,她并没多少力气,反正我是感觉不到有多疼。

 “呜呜…放开我…呜呜…”孙琳琳打着,道随着她的动作不断颤动着,搞得我非常舒适。

 只不过身后的郭颜实在有些烦人,我反手一把将她拉倒在孙琳琳的身上,一手按住她的后,一手掀开她的裙子,在部上勐地打了一巴掌,然后把手伸进去大力捏着她的瓣。

 郭颜的大在孙琳琳的身侧,脑袋侧着贴在孙琳琳的小肚子上,正好面对着我和孙琳琳的合之处。

 “呜呜…妈妈…”孙琳琳继续哭闹着。

 郭颜被我的手,根本就没反抗的力气,着泪哭道:“姓陈的…你他妈真是个禽兽啊…呜呜…我可怜的女儿。”

 我狞笑道:“要不是你们母女俩联合起来害我,哪会落到如此境地?这叫害人不成反被,活该!”说完,我不再理会她们母女俩的大哭大闹,开始慢慢地耸动着股,大的茎在孙琳琳狭窄的道里艰难地进进出出,将一波波混着血丝的水带了出来,有的顺着孙琳琳的在沙发上,有的黏在我的茎上,使得狰狞的茎血腥无比,充了肃杀之气。

 可能是药效的作用,很快我就感到孙琳琳的挣扎越来越弱,脸上泛起了红韵,嘴里哼哼唧唧的发出细细的呻道里也越发润。

 而郭颜从最开始不忍看着我的茎凌着她女儿的‮体下‬,到后来眼神中充了渴望,脸上也同样晕红一片,她的内漉漉一片,也在药的作用下失了自我。

 我的手从侧面钻进了郭颜的内当中,两手指顺着滑的道口抠了进去,郭颜轻哼一声,微微‮动扭‬了一下股。

 我的大脑也越发的昏昏沉沉,情之火却越烧越旺,我知道这是药已经完全起了作用,我们三人都沦为了爱的奴隶。

 “啊…啊…”“嗯嗯…”孙琳琳和郭颜母女发出的呻此起彼伏,空气中散发着少女和妇的荷尔蒙的味道。

 不多时,孙琳琳的‮体身‬突然快速颤动起来,她的手抱住郭颜的‮体身‬,小股饥渴般地向上动,嘴里的呻声越来越急促。

 道里的一阵阵快速收缩,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我如在云端。

 我知道孙琳琳就要高了,于是加快了动作,茎在柔紧窄的少女道中快速翻飞。

 终于,孙琳琳浑身一僵,嘴里发出如泣如诉的婉转之音,道里涌出一股温暖的汁浇灌在头上,我勐地用力一头死死地顶在道深处的花蕊上,感受着她高带来的快

 过了好一会儿,孙琳琳才如一滩烂泥般软了下来,无力地摊在沙发上,双目无神地看着我和她妈妈。

 我把‮硬坚‬的茎从她的道里拔了出来,’啵‘的一声轻响,宣告着任务的完成。

 茎上沾了红色和透明的体,我见郭颜正眼巴巴的盯着茎,便向前动了动,把茎凑到她嘴边。

 郭颜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巴将茎含在嘴里,一前一后地吐起来,茎上的处女血和水有的被她吃了下去,有的粘在她的嘴巴上,那副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见孙琳琳的茫然地看着她的妈妈为我服务,嘿嘿一笑道:“琳琳,等下我就你妈的,是不是很有意思?”

 孙琳琳煳煳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继续把目光转向她的妈妈。

 过了一会儿,我干脆从沙发上下来,把孙琳琳抱到一边,让她妈妈爬到沙发上跪伏着,股噘着对着上面,然后又把孙琳琳放到她背上趴着,一大一小的两个股就这样迭罗汉一般上下迭在一起,两个相映成趣。

 我爬上了沙发,握着茎抵在下面的那个口,也就是郭颜的部稍微一茎便顺利地了进去,郭颜舒服地叫一声,身子晃动起来。

 我伸出右手在孙琳琳的口摸了一手的水,然后移到下面涂抹在郭颜的菊花上,食指就着水的滑慢慢进了郭颜的眼,郭颜’嗯哼‘了一声,似乎觉得很享受。

 我的左手也没闲着,慢慢进孙琳琳的道之中,见她仍有些不适地扭了扭身子,便低下头伸出舌头在她娇瓣上,然后一点点移到她的沟间,舌尖轻轻着她的会处,时不时在她粉的雏菊边上画个圈,整得她身子一的,显然十分舒服。

 我慢慢着郭颜漉漉的道,手指在她眼里轻轻轻轻搅动着,郭颜的叫声压抑不住地响彻整个客厅,让我更加的‮奋兴‬,可能老孙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自己的娇被我整得死,女儿的一血也被我笑纳了,他这简直就是替我养了接近二十年的两个女人啊。  M.SsVVxS.cOm
上章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