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
第二十二章 败露
 本来我的持久力就很强,加上药的加持,我这一干就是半个多小时,三人的身上大汗淋漓,药效渐渐随着汗水从孔中排出。

 煳的头脑渐渐有些清醒了,我看着自己的茎一会儿在郭颜的道里进进出出,一会儿又移到上面入孙琳琳的道中,脑中想着等下该怎么收场。

 孙琳琳被我地再一次进入了高,小股不断地颤动着,壁紧缩不断,连带着菊花也跟着一张一合。

 “啊…啊…”孙琳琳趴在她妈妈的背上呻不断,我感到茎的酥麻感越来越强,似乎有了的冲动,于是抱着她的小股开始大力

 孙琳琳喝的最多,所以到现在为止还煳煳地沉沦在海当中,而郭颜不同,她在我清醒之后也渐渐恢复了一些,现在从我大力撞击着她女儿的股,呼吸声也越来越重来看,已经意识到了我要高了。

 “不要我女儿…她还小,不能怀孕!”郭颜尖叫着拼命挣扎,想要阻止我的行动,可她背上趴着孙琳琳,部也被我双手掐住,根本就摆不了我的控制。

 我一边大力着孙琳琳,一边恶狠狠地骂道:“两个货,给老子设局下套,老子今天干死你们,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再搞事情!”郭颜哭道:“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女儿,别里面,你…你以后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这可是你说的!”我一巴掌扇在郭颜丰润的瓣上,然后迅速把血淋淋的茎从孙琳琳的道里拔了出来,毫不犹豫地对准郭颜紧俏的菊花了进去。

 “啊…”郭颜疼得双腿一颤,差点趴倒在上,门的括约肌使劲地收缩,想要把我茎给挤出来,殊不知越是这样我的茎越是舒服,大力动着股,把长的茎一次次整进她的菊花中。

 郭颜的门里重峦迭嶂,柔润的感觉通过茎传入大脑,我抓住她的加快了速度,在她似痛苦似快乐的呻中进入了最后冲刺的阶段。

 “啊…轻点啊…”我气道:“快…叫老公…”

 “啊…”郭颜痛苦地晃着脑袋。

 我更加用力的,使劲把她的两瓣股向两边分开,怒喝道:“叫不叫!”

 “啊…老公…老公…好痛…”郭颜终于忍受不了地大声叫了起来。

 听到她的叫,我想起了老孙那虚伪的老脸,要是他看到这样一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心理和生理的足感越发强烈,茎的酸麻感已经到了极限,我用尽最大的力气勐烈,嘴里大声吼道:“死你个…啊…”茎深深入到门中,一股滚烫的浓浆从马眼口怒而出,全部灌入了门的深处。

 我着腹部僵持了十来秒,等三四股完之后才长长松了口气,紧绷的‮体身‬彻底放松下来,大脑一阵晕眩。

 我把茎从门里慢慢拔了出来,门如一张小嘴一样张合了几下,一股黄白浆了出来,然后被松的门口继续张着,一时半会没法合拢。

 郭颜如释重负般瘫趴在上,孙琳琳闭着眼睛已经昏睡过去了。

 我瞥了她们母女一眼,从沙发上捡起孙琳琳的内,把茎上的各种黏擦了个干净,然后穿上衣服道:“出来吧。”郭颜趴在那里不做声,我抬头环视了一圈天花板,并没有发现摄像头之类的,正要再问她,突然听到一声短信声音。

 循着声音看去,只见郭颜的手机落在了地上,屏幕已经被短信点亮。

 捡起来一看,是一个叫老孙的发来的短信,不用问,老孙肯定就是孙志平那家伙。

 老孙:“我马上回来,现在在县客运站买票。”我正想继续找录音设备,找到了赶紧走人,却突然发现手机顶端有个红色的图标一直在闪烁,我拉下通知栏一看,红色闪烁的图标写着’录音中‘三个字。

 我点开录音听了听,正是从我进门时和她们说话的声音,赶紧将它删除掉,对着双目空泪痕未干的郭颜道:“录音我已经删除了,你也别怪我,要不是你们母女联合起来给我下套,又给我下药,哪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情,这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以后我说什么你都要听我的,不然,我会把上次酒店的录音交给纪委,然后送老孙去蹲监狱,你自己掂量着办。”说着,我再次狠狠看了她们母女白花花的‮体身‬一眼,转身朝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时我回头道:“老孙就快回来了。”郭颜听到这句话立即从失神中惊慌地把孙琳琳推到一边,拿着衣服就开始穿了起来。

 我笑着摇摇头,心满意足地带上了门。

 回到宾馆后,刘雨薇状态已经好了许多,她见我终于回来了,既羞涩又开心地将我环搂住。

 “姐夫,你可算回来了,都已经三点了。”我本来中午就没吃饭,然后又跟郭颜母女大战了一场,早已经饥肠辘辘,摸着她的头笑道:“嗯,没那么烫了,中午吃饭了吗?”刘雨薇嘴巴一嘟道:“没呢,我刚刚才起来。”

 “走,吃饭去。”说着我便拉着她的手准备去退房。

 突然,刘雨薇凑在我口嗅了嗅,皱着眉头道:“怎么你身上一股怪味。”

 “是么?”我有些心虚地仔细闻了闻,确实,我和郭颜母女三人身上的汗味,还有郭颜的香水味,以及水和留下的怪异的混合味道,全都透过衣服散发出来。

 想了想便找了个理由笑道:“别提了,刚才去镇‮府政‬处理了一下纠纷,一群大爷大妈对我推推攘攘的,全是他们的味道,你看,我的手臂都被抓破了呢。”说着我起袖子出手臂上的抓痕。

 “啊,疼不疼啊?”刘雨薇瞪大了眼睛问道。

 我笑着点了点头,她则抬着我的手臂,把嘴凑到伤口处轻轻吹着,这让我想起了之前她给我吹小弟弟的那一幕,这可爱的小丫头。

 我和她吃完饭后已经快五点了,于是我便开车把她送回家,见刘婧还没回来,于是给她打了个电话。

 刘婧说她们正在回来的路上,于是我辞别了刘母,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没想到正好在小区门口遇到苏茹,于是我便和她边聊边朝家里走去。

 苏茹看起来心情还不错,离婚的事情八成是已经搞定了,于是我开口道:“苏茹姐,以后你就安心住在这里,以后再也没人欺负你了。”苏茹眼睛一红,主动地牵起我的手“小强,谢谢你。”我笑道:“咱们两个还需要说谢谢吗?你放心,你跟了我,我不会亏待你,如果哪天你想离开,我也不会阻拦。”

 她闻言连连摇头:“只要你别像前夫那样对我,我就一直跟着你。”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从她之前忍受着婆婆的打骂和老公的指责还不离婚就能看出,她是个思想比较传统的人,一旦跟着我就会从一而终。

 我笑着捏了捏她的手,她对我展颜一笑,少妇的风韵尽显无余。

 回到家后,我正掏钥匙开门,便听到隔壁的门打开了,转头一看,柳依依正拧着一袋垃圾走了出来,她看了看我和苏茹,然后展颜笑了一下点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然后拧着垃圾袋走向楼道边上的垃圾桶。

 我发现苏茹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背影,然后跟着我进了门。

 “隔壁的这姑娘真够漂亮的。”苏茹一边换鞋一边随口说道。

 我笑道:“苏茹姐也漂亮啊,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她换好鞋,去冰箱给我倒了杯可乐递给我,笑了笑道:“你觉得嫂子会不会收拾你?”

 “噗…”我一口可乐了出来,目瞪口呆道:“啥?”正在这时,门铃响了,苏茹笑了笑,转身打开了门。

 只见嫂子手中拧了一大袋子菜,苏茹见状赶紧接过来拿到厨房里。

 “嫂子…”我有些忐忑的打了声招呼,说实话,早上出了那事后,我就不知道怎么面对嫂子,心里砰砰跳个不停。

 嫂子莫名其妙地白了我一眼,转头对外面说道:“还站在外面干什么,进来啊。”我以为是秦助理来了,不曾想,却见柳依依有些紧张不安地出现在门口。

 “这…”我有些吃惊地看着柳依依,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嫂子把惴惴不安的柳依依拉了进来,把门关上白了我一眼,用手戳了戳我额头道:“臭小子到处沾花惹草。”说着便带着她一起进了厨房,留我一个人在客厅中茫然不知所措。

 隔着玻璃门,见到三个女人一边忙活着一边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我的脑子如一团浆煳,怎么也理不清思路。

 过了一会儿,五菜一汤被端了出来摆在餐桌上,刹那间屋飘香,可我却一点胃口也没有。

 嫂子安排她们围坐在桌前,苏茹的嘴角忍不住向上翘,显然看我这幅窘态觉得有意思。

 嫂子看了我一眼道:“傻站着干什么,坐啊。”

 “嫂…嫂子…你们…”我不知道该怎么问,结结巴巴地开不了口。

 “你们昨晚动静那么大,都撞得咚咚响,隔着墙都能听到。”

 嫂子给我盛了碗饭,朝我手中一丢继续道:“我还以为是你和小茹,吵得实在难以入睡,于是去你那边敲门,小茹开的门,这下你明白了吧!?”我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我半夜偷偷摸摸回来还以为苏茹就没醒过呢,搞了半天她们两人早就知道了。

 我抬头看了眼柳依依,她红着脸端着碗都不敢抬头。

 “刚才在厨房我已经问清楚了来龙去脉,按道理这件事我不应该干涉的,但是…”

 嫂子的脸色渐渐严肃起来“我陈家的种绝对不能借,陈家的女人也必须只能跟着陈家的男人!”我见柳依依很是委屈,便大着胆子道:“嫂子,依依的情况比较特殊…”

 嫂子懒得搭理我,走到一边从坤包里翻出一张工行卡递给我道:“要么你跟她划清界限,别让她怀上老陈家的种,要么拿钱帮她把事情摆平,让她离开那个老男人。

 咱家不缺那三瓜两枣的,但老陈家的女人绝对不能伺候别的男人。”

 “嫂子…”看着一脸严肃的嫂子,我有些感动,很想上前钻进她怀里。

 柳依依一脸震惊地看着嫂子,眼中的泪水如开了闸一般簌簌下坠。  M.sSVvxS.Com
上章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