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白鹿的救赎 下章
第12章 听讲很认真
 他们的确不是那些人,也的确不可能干他们干的“坏事”有什么去不得的?熊燃鸡蛋里挑不出骨头,只有假装沉默来搪,希望能糊过去。“我就知道,无论什么事情你都不肯向着我!”

 “我哪有,你别扣帽子。”“那你干嘛老是找借口?不想去就明说,找借口有意思吗?”“我找什么借口啦?我不是还要上班的嘛,没有我厨房怎么办?”“这不就是借口吗?旷几天工怎么了,就当是为我了,不行吗?我不信别人就没旷过工。”“别人都好说,就怕总经理面子上不好看。”“你说骆和?放心,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白鹿这话是个失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她和骆和之间存在着某种特殊关系。熊燃感到耳朵里长尖刺那样浑身不舒服,心态变得感起来,久久不愿说话。

 白鹿自知失言,想解释,又觉得没有必要,有些事情顺其自然更好,专门解释反而越描越黑,不做亏心事,何惧鬼敲门,她打个大大的哈欠,伸个长长的懒不在乎说:“算喽,不去就不去。

 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黑咕隆冬的能看见什么,回家吧,困死了,得好好睡一觉,啊…呜!”熊燃听出母亲的失望。

 她看似平和的背后表出来的心态是那么明显,即使是瞎子聋人也能感觉得到。这不过是件力所能及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答应她?

 熊燃想起昨夜母亲苦苦央求自己的情形,不觉起了恻隐之心。白鹿瞟一眼儿子,不失时机地泼上一桶油,拉住他的手往回拽:“走吧咱回家,你明天要上班呢,太晚了我怕你休息不够。”

 一拉拉不动,再拉还是拉不动,又说:“怎么啦,生气啦?傻瓜,跟你闹着玩的,你不是说有空再带我去吗?那就改天吧,我能等的,到时候可别反悔哟!”话音刚落,她的手反被儿子握住,握得很紧。

 “去,现在就去!”“真的?”熊燃点头,斩钉截铁。耶!白鹿做出胜利的手势,蹦跳起来狠狠亲儿子一口,‮奋兴‬得像燕子飞到机车上,拍打座椅叽叽喳喳:“快点快点,上车上车,晚了船就开了!”熊燃脸上也溢出笑容,没想到实现别人的愿望是这么快乐的一件事情。

 摸摸被母亲吻过的地方,那抹温香仍旧停留在那里,久久不肯散去。熊燃跨上机车,顷刻间带着母亲来到巨轮旁边,船真是在检修,而且已经进入尾声,即刻便可起航,但工作人员无论如何也不肯放行,说是登船时间已过,要他们下次航程再来。

 熊燃望望船体,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就这个电话使工作人员立刻改‮态变‬度,不但放人登船,还打开货舱让他把机车停到里面。“刚才打给谁呀?这么厉害!”白鹿问儿子。“我二师兄,他在这船上工作。”

 “二师兄?猪八戒呀?”“严肃点!”白鹿吐吐舌头,又问:“他是干嘛的,也是厨师吗?”“以前是,现在不是了,他是这家酒店的安保部经理。”

 白鹿还想再问什么,转眼就来到甲板上,熊燃的手机响起,必是二师兄打来的。“喂,二哥,哦…你已经在大堂了,那好,我马上过来。”

 熊燃挂掉电话,让母亲在原地等候,转身迈步走进酒店大堂。白鹿可不是个老实的人,她悄悄跟着来到大堂外,躲在一柱子后面往里偷看。

 只见和儿子会面的是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中年人,肥头大耳,矮胖墩锉,还真有点“二师兄”的神态,白鹿忍住笑,侧耳努力听听他们说什么。二师兄说:“小子你来啦,咦?怎么只有你,另一位呢?”

 “她上洗手间了,二哥,真是麻烦你了!”“客气什么,都是自家兄弟,食宿我都安排好了,一会儿你到总台领房卡就行,我这边事多,恐怕不出身来陪你。”熊燃巴不得他这么说,忙应道:“二哥你忙你的,我你就不用心了。”

 “那我就不管你了,看看明后天有空,咱哥俩再好好喝它两杯,好好玩,啊!”二师兄故做神秘笑笑,踮起脚尖在师弟肩头上拍两下,才转身离去。熊燃看师兄走远,回头朝母亲躲藏的地方招手。啊!原来他早就知道我躲在这里偷看!白鹿捂起嘴,迈着小女人的碎步扭一路奔向儿子。

 呜!巨轮起航,如一只大驮着厚重的度假酒店驶向大海深处。酒店一共13层,一层是大堂和商场,二层是餐厅,三层提供休闲娱乐服务,从第四层开始才是客房。

 熊燃领了房卡,挽着母亲去找房间,赫然一副热恋中情侣的姿态。到达顶层,房号是1314。正好与“一生一世”

 谐音,别看二师兄长得不怎样,倒是个细心的人,1314显然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为的是给师弟和他女人增添些情趣。熊燃暗自摇头,又不是来山盟海誓,何必费这心思。熊燃打开房门,绅士地请母亲先进,白鹿也不客气,大摇大摆走进房间。

 房间不算大,装饰得很豪华,看得出是专为情侣打造的一间爱巢,浴室的那面墙就是最好的例证,整面墙体由一块‮大巨‬的磨砂玻璃做成,这块玻璃很有讲究,磨砂不砂,全透不透,从外面看里面,大致清楚,细节模糊,概括起来三个字:拨人。

 这间房还有个出彩的地方,那就是摆放在正中央的一张厚厚的圆型水,白鹿一见这水就喜欢得不得了,一个燕子翻身摔进去,被弹起一尺多高方才落下,她‮奋兴‬得叫儿子也来躺会儿,实在太舒服了!

 熊燃笑笑,说不是说来赏夜景吗,现在正是时候,难得月这么好,不赏岂不可惜。白鹿有了水就不想别的了,任由儿子拖拉拽抱,硬是赖着不起,但只要听他说自己去,便又弹起来也跟着了。两人下到甲板,这里最宽阔,空没有一个人影,抬头一瞧,楼顶上灯光闪耀,隐约传来嘻笑声,原来人都跑去那里了,熊燃提议改地方。白鹿不去,理由是太吵了,赏夜景须安宁才能体会真义。

 她拉起儿子跑到船头,面朝大海展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姿势,向海风深深呼吸一口,说:“哎,你看看我,像不像泰坦尼克的丝?快来站我身后,抱我的!”“像什么,不吉利。”

 “没意思,白跟你来了!哎你看,那颗星星,真亮!知道吗,那是一头大熊,依偎在他身旁那颗小一点的是一只小鹿…”

 白鹿指向的那颗星是北斗七星中最明亮的一颗,北斗七星就位于大熊座中。天上这头大熊并非只是一颗星,而是由多颗组成,在星图上,北斗的斗柄是大熊的尾巴,斗勺是身躯,另一些较暗的星构成头和脚。

 传说温柔美丽的少女卡力斯托被众神之王宙斯所爱,与他生下孩子,宙斯的子赫拉知道后非常气愤,决定用法力惩罚卡力斯托,得少女变成一头大熊。

 白鹿知大熊座的一切,讲起来头头是道,其实大熊座哪有什么鹿呀马的,都是她胡编造,无非是想把自己也牵扯进去。

 熊燃不懂星座星系,但他懂得母亲是另有所指,所以也开心,听讲很认真,只是大熊由女人变的这段,不甚,难道我前世是女人?花花妈说儿子是母亲前世的情人,那母亲前世岂非就是男人了?  M.SsvVxS.cOM
上章 白鹿的救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