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白鹿的救赎 下章
第3章 吊牌价一万七
 她得换套行头,再化化妆,总不能素颜去见儿子吧,她要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儿子,也给他的同事们,他们就等着羡慕他吧!

 她想。半顿饭的工夫,妇人乘车来到儿子工作的地方,这是一座雄伟的建筑,楼顶上赫然立着四个金字“九洲饭店”每个字足有三人来高,在饭店餐饮部的员工榜上,妇人找到儿子的名字,他排在第一位:熊燃,行政总厨,国家特级厨师。

 “您好女士,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说话的是个服务员,妇人友善地冲她点点头:“我是熊燃的母亲,他在吗?我想见见他。”“哦原来是熊总厨的妈妈。他在的,请跟我来。”

 服务员把妇人领到一间办公室前,先向里边禀报一声,然后请妇人进去。妇人走进办公室,儿子熊燃正和他的老板谈话,见到她,他们都站起身来,那位老板热情地向妇人打招呼:“想必您就是小熊妈妈了,请坐。”

 熊燃为母亲和老板做介绍:“这是我们总经理骆少,这是…”“我姓白,白鹿,是熊燃的母亲,骆少你好,给你添麻烦了。”

 “阿姨哪里话,您客气了,我和小熊情同手足,您叫我一声小骆就好了,您请坐。”骆和给白阿姨倒杯茶,再请她坐下。

 这骆和其实是九洲饭店老板的儿子,现任饭店的总经理,也算是半个老板了吧,年纪不算大,长熊燃六七岁的样子,一派西装革履,颇显得精明干练。

 骆和中断和熊燃的谈话,和他母亲聊起天来,从五岳三山到九洲四海,内容无所不包无所不纳。白鹿发现骆和不但年轻,而且见多识广,谈吐高雅又不失幽默,为人也谦和,没有半点大老板的架子,与他谈话让人感觉不到任何不自在。

 骆和也觉得眼前这位白阿姨人不仅长得漂亮,气质更是比寻常女人高出一筹“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被她体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她娓娓的嗓音和语调,听起来就那么的舒服,天籁之音想必也不过如此吧!

 两人交谈甚,彼此传递着好感,倒让坐在一旁的熊总厨感觉自己变成多余的一个人了。聊天持续了一个多钟头,熊燃完全不上话,得他坐也不是立也不是,只能郁闷地在一旁默默听着。

 心细的白鹿发觉儿子的处境尴尬,便站起来告辞,同时也替儿子告辞,为他向骆少请半天假。骆和大大方方地批准了。

 在送客人离开前,出于善意他邀请她母子参加今晚在饭店举行的舞会,据说界时会有很多重量级人物现身捧场。白鹿愉快地接受邀请,她自不会错过这种结识大商巨贾的机会。

 当然了,主要目的还是出于为儿子的前程着想。白鹿辞别九洲骆和,带着儿子直奔她买房的楼盘而来,昨晚说好的要带他来,要他帮忙参考参考,在路上少年熊燃就已经有些不快,一来母亲太任,怎能随意就把他从工作中拖走。

 即便请过假了也是不妥的,自己资历尚浅,理应多把时间用在工作上才是。二来母亲才认得骆和多久,便与他打得火热,让他这个做儿子的情以何堪?想起母亲有过多次婚姻的经历,他怀疑她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

 售楼部大厅里人影寥寥,三两个温方才解决的看房客对着模型犹豫半天也没敢出手,看来传说中楼市火爆的场面许是开发商自己做出来的。白鹿不是看房客。

 她是买房客,已经过订金的,她订的是最高端的户型。售楼小姐自不敢怠慢,热情地为她介绍工程的进度情况,说什么工程质量和地段都数最最上乘。

 即便以后有新开的楼盘也不可能和现在这个比,她还不知廉地施展出马功,称白女士眼力如何如何魄力又如何如何。白鹿不是傻子,本不屑于听她胡说八道。

 但出于真心买房,也就耐烦下来了。当被问及房的期限时,售楼小姐又拍着脯一再保证定会如期房,否则愿退两倍房款。看她表演,熊燃觉得好笑。

 心想别再拍了再拍可就真变成飞机场了,正当售楼小姐唾沫横飞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个青年也掺和进来,不到他开口他瞎答话,像苍蝇蚊子一样讨厌。

 而且他还不时捞起左手袖,生怕别人看不见自己手腕上那只卡地亚表。更为可笑的是他居然把一部iphone6手机时刻拿在手中,动不动就在人前晃一晃,好像手机比卡地亚要金贵许多。看他这人,年纪与骆和相仿,样貌也不赖,却无人家半分潇洒,俗气得很。

 “等等,这位先生你谁呀?没看见我们正在说话么?瞎掺和什么,请你离开!”白鹿很不耐烦,语气也相当不友好。

 就算是厚脸皮的售楼小姐也尴尬起来,正想介绍那个男青年,哪知男青年抢在前头说:“鄙人是此处楼盘老板,请教美女芳名。”他对白鹿的无礼视而不见,涎着脸索要她的姓名。

 白鹿捂着嘴夸张地哦了一声,大呼久仰:“原来是楼老板,失敬失敬,鄙人姓赵。”“呃呃,鄙人是开发楼盘的,并非姓楼,请赵美女不要误会鄙人的家族姓氏。”“那楼老板的家族姓氏叫什么?”

 “赵美女如果有兴趣了解鄙人的家世,请随鄙人到这边来,听说你已经了订金,鄙人可以把订金如数奉还,鄙人还可以在房价上给你打个七折,如何?”

 房价打七折?那可是相当人的,然而白鹿却看不上,不是看不上那七折,而是看不上眼前这人,她借口有急事拉起儿子扭头就走,那鄙人在后面拼命追赶,嘴里直喊“六折五折”当房价降到四折三折时,已看不见“赵美女”的倩影了。

 好不容易才逃脱鄙人的追踪,白鹿母子哈哈大笑,一个笑弯了,一个笑岔了气。笑完了母亲问儿子想去哪里,儿子说想回去上班,母亲嗔怪儿子呆脑袋,都请了假还回去干嘛,不容分说便拉他去逛街,说是要给他买套西装,这么大个人连套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怎么出来见人。

 两人来到城市最繁华的地界,这里商铺林立名店云集。母子连逛了四五家店,都挑不到中意的,原因只有一个:熊燃嫌贵,几千块买件衣服?不就一身皮吗,哪儿就值当了,三五百都嫌贵了。

 儿子挑三捡四让白鹿颇为不,说你一个年轻人做事如此不痛快,又不花你钱你怕什么,警告他从现在开始闭嘴,不准再出半点声音。

 熊燃也自知不识抬举,彼此的关系才刚刚有所缓和,母亲必定急着讨好儿子,怎能拂了她的好意,想想也就同意了,一切都听母亲的。

 白鹿这才笑逐颜开,挽着儿子走进阿玛尼,这回她不让儿子自己挑了,叫售货员小姑娘把摆在最显眼处的那套拿来。小姑娘拿来了,熊燃又习惯性地想去翻吊牌,偷眼见母亲柳眉倒竖,只好把西服套到身上。

 “哎哎,看,我儿子!”白鹿洋洋得意,小姑娘也溜须拍马翘起大拇指。俗话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名牌货就是不一样,穿在身上立刻就变了一个人,比原来何止精神百倍。

 “就要这件,算算吧。”“这是今年的最新款,吊牌价一万七,太太。”“打几折?”“抱歉,不打折。”  m.sSVvXs.Com
上章 白鹿的救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