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囚爱十年(虐) 下章
第27章 我们结婚吧(全书终)
 “啊…死狗!”10月的高卢国平均温度在15度左右,室外的温度刚好舒适,从看完画展回家的顾惜,目瞪口呆的望着家中的情形,突然发出一阵暴躁无比的怒吼!她只不过和凌千暮出门看了一下画展,只有一天的功夫,家里便被拆的干干净净。

 一眼望过去,红心火龙果的紫红色的痕迹了。从门口的鞋柜而起,一直到客厅、沙发、厨房、卧室,落单的鞋子、咬破的沙发,咬烂的椅子、撕碎的书籍报纸,还有从沙发、被褥上掏出来的各种棉絮等等,全都被染成了紫红色,跟凶杀案现场似的,看的人惊心动魄。

 而那拆家的罪魁祸首三把火哈士奇,脸上身上也全被红心火龙果染成了紫红色。它却一点没有认识到错误的自觉,高高的站在被它掏出了一个大的沙发上,冲着顾惜嗷嗷叫,在的两边来回蹦跶。

 那表情仿佛在说:叫你不带我叫你不带我!这下看你出门还敢不敢不带我了!看着死狗挑衅的眼神,顾惜攥紧了拳头,发出了死亡威胁:“千暮,今晚可以吃狗吗?”

 “好呀,刚好天气有点冷了。炖点狗汤吧。”因为停车晚一步到家的凌千暮,只看一眼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掏出了手机打开了一则短视频。

 音量放大,往二哈的面前伸去,短视频里传来女人介绍菜谱的声音:“狗汤就是用狗炖城的汤,在狗汤饭店,所有的狗汤都是当天的新鲜一天一炖,没有老汤,这样做出来的狗汤叫清汤…”呜…汪汪汪…汪!”

 沙发上的二哈…并没有像视频里的小柯基那样吓的浑身瑟瑟发抖,反而冲着凌千暮吼了出声。你炖你炖,有本事你炖啊!你看你炖汤快,还是我拆家快!只要你炖不烂我的,我就拆烂你的家!

 听着二哈的叫声,顾惜的嘴角,凌千暮则无语的按住了眉心。住在对门别墅的房东,脸疑惑的走了过来:“这怎么还跟狗吵起来了?”

 “您看。”顾惜和凌千暮让了让,示意房东自己进来看。房东仅看了一眼,也忍不住抬手扶额:“这…”他们上个星期来的,拢共才住了六天。凌千暮无奈的说:“您的损失,我会赔偿的,就按我们之前约定的数额,回头我打到您的卡上。”

 “那倒没事,您看着就好。”房东也是个爽快人,并没有在意房子家具被毁成什么样子。一来他本身不怎么缺钱,二来这两位客人给的房租已经很多,而且他们租房子的时候就说过带了个拆家小能手,并且约定好了拆家补助款金额。

 顾惜疑惑的看着房东手里的邀请函:“您找我们,还有别的事情吗?”“是这样的,还有两天就是我女儿的婚礼,我女儿的孩子喜欢二位的,吵着想邀请二位参加他们母亲的婚礼。”

 房东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的话哪里不对,将邀请函双手递给了顾惜和凌千慕。顾惜礼貌的双手接过,送走了房东后,才一个没忍住笑了出生。凌千暮搂着顾惜进屋,关门的时候好奇:“笑什么?”

 “孩子邀请客人参加妈妈的婚礼,好的。”顾惜在破沙发上坐下的同时,手朝着二哈伸了过去。

 刚刚还在骂骂咧咧的二哈…脑袋一下子便埋进了她的怀中,火龙果的汁蹭了她一伸,直接将她的浅色风衣祸祸了。顾惜它的狗头,一脸凶神恶煞的说:“真想把你丢了。”

 凌千暮打趣道:“你倒是舍得。”她去年在国的时候,第一次笑是因为拉雪橇的二哈…当时他说过要给她养一只。这只哈士奇,是他今年开的时候买来送给她的,名字叫拆家,她起的。起的一手好名字,拆家没辜负她的期待。

 走了那么多地方,换过那么多住宅,每次进去之前,家里装修的富丽堂皇,走的时候却破损的跟个寒窑似的。

 可不管拆家怎么折腾,她怎么吵着闹着要杀了拆家吃狗,恨的咬牙的说再换地方就把它抛弃,到走的时候还是将它搂的紧紧的,生怕它丢了。

 听着凌千暮的话,顾惜笑笑没有说话,将请柬丢在茶几上,然后拽着拆家脖子上的项圈,将它强行摁进了放水的狗狗专用浴缸中。

 凌千暮电话叫了两个钟点工回来打扫屋子,挂电话的时候,顺手拿起了请柬看了看,继而走到了卫生间旁,看着一边和拆家吵架,一边帮它洗澡的顾惜。顾惜留意到凌千暮看她,刚要说话。

 突然感觉到胃部一阵不适,急忙偏过头捂着嘴巴。凌千暮关切的问:“怎么了?”顾惜一脸轻松的回:“应该是高热倒微寒替的引发后遗症,刚到高卢国的那天就感觉到有一点点的不对,不过应该没什么关系。”

 他们来高卢国的上一站是热带雨林。“我应该坚持一下,不该由你那么急着从热带回到亚热带,连过渡适应都没有。”

 凌千暮自责又心疼的问:“要是不舒服的话,陪你去医院看看?”“如果过两天还是不舒服的话,就去医院看看。”顾惜笑着回:“跟你有什么关系,是我被热的有点发慌,想要找个凉快的城市待一阵子。这么久了。你哪次能拗得过我?”

 一年前,她对他打开心扉的时候对他强调过,别欺负她,别让她受委屈,这一年。他连气都没让她生过,每天都将她哄的开开心心的,就好像把她当小孩宠似的。凌千暮看着顾惜的笑脸,嘴角也止不住的上扬,眼睛怎么也无法从她的脸上移开。笑的真好看。好不容易帮拆家把身上洗干净了。钟点工也来打扫卫生了。

 顾惜的注意力才从狗狗身上,移到了凌千暮的身上:“你有事想跟我说?”“惜惜。”凌千暮意外又认真的说:“等下一站,我们结婚吧。”结婚…从未敢想的两个字,如一道惊雷一样。

 一下子便炸进了顾惜的心脏,她慢慢的停止了帮拆家吹发的手,强忍着心跳的感觉,朝着凌千暮望去。笑容,在她的脸上缓缓消失,她垂下了眼睛,轻声道:“你愿意娶我这样的人啊?”

 【全书完】  m.sSVvXs.Com
上章 囚爱十年(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