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囚爱十年(虐) 下章
第22章 连人带车
 她忘记了一切,甚至连母亲和幼妹都忘记了。只想死。凌千暮慌极了。将顾惜从浴缸抱起,连水都顾不上擦,将她放坐在上,用力的将她搂进怀中,不停的在她耳边道歉:“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顾惜我错了。惜惜我知道错了。”原以为,只是馋她的身子。原以为。

 只是想刺凌千越。可看到她眼中毫无活下去的望时,凌千越发现自己慌的连手都在抖,心里后悔极了。不该骗她,不该用那么卑劣的手段占有她。顾惜没说话,由着他抱着,她想死,不是因为他一个人,他只是催化剂。

 “低于十个我不伺候。”“很好,我成全你。”二十个,他说给她二十个人,就像凌千暮说的那样,若今晚她真的被二十个人轮,不死也得半残吧?原以为,他对她,心中多少还有一些些的情意和不舍的,毕竟,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令无数人羡慕的青涩美好。

 她至今都记得,十八岁和他订婚那天,被他牵在手中的她,到底有多幸福,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曾眼星辰看她的凌千越,对她竟会狠心至此。想着想着,无数的委屈又浮上心头,眼泪又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听到她的哭声,凌千暮也没有哄着叫她不哭,只是将她从怀里放了出来,摁着她的肩膀将她放在了上,关了灯。

 然后自己也躺在了上,侧着身在黑夜中看着同样侧着身,哭到身子开始噎的她,手指在她受伤肿包的额头上摸了摸。耳边全是她沙哑委屈的哭声,她哭了很久很久很久。

 他也看了很久很久很久,直到她终于哭不动了,他才轻轻的拨了一下她覆盖在她的眼睛上,被她哭的长发,柔声道:“惜惜,不回去了。带你走。”

 带她走?别骗她了。都是骗子,她不会相信他们兄弟两任何一个人说的话,他们说什么,都只是想欺负她而已。

 他跟凌千越说的是,将她带回来玩几天,玩腻味了就会将她送回去给凌千越接着欺负。顾惜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翻了个身,将后背扔给了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凌千暮知道她不信,也没有强迫她信,挪动着身子往她靠了靠,赤滚热的‮体身‬从后背将她抱住,密不透风的将她抱紧,他就这么沉默无声的抱着她,借着月透过窗子洒进的光亮,默默的看着睡着都还在噎的她。

 顾惜睡的不沉,一直在哭一直在低声说梦话,但却睡了很长很长时间,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凌千暮已经不在了。佣人听到她起的动静,拿了套新衣服放在了她的头和她打招呼:“惜惜小姐中午好,您先穿好衣服梳洗一下,午餐已经做好了。大少爷让您自己先吃。”

 “另外,您出行用的行礼,我们都已经给您打包好了,不过也没有多少东西,大少爷说您的衣服什么的,到了地方后现买就好了。”

 出行?顾惜抓住了佣人话里的重点,疑惑:“去哪里?”佣人回:“具体去哪里,大少爷没说,不过大少爷一会儿就回来了。您可以自己问他。”她懒得问。

 顾惜没有说话,穿好衣服简单的梳洗了一下,默不作声的下楼去了餐厅,小口小口的吃着饭。既然没死,总是要活下去的。意志消沉的她。

 直到凌千暮到家,将她拉上了车,将她带到机场的时候,她才恢复了一些生气,茫然的看着他:“坐飞机?去哪儿?”

 “随便,想去哪里去哪里,到处疯到处玩。”凌千暮看了眼手中的机票:“先去北方吧,南方这个季节太热了。北方温度刚好舒适,等北方待腻了。再换东西南方或者国外,都行,看你喜欢。”

 所以…顾惜根本不敢相信他说的话,仰着脸,看着高了她将近二十公分的他。“趁着凌千越没反应过来,走了…”凌千暮无视顾惜的眼前,抓着她的小手,拉着她大步的朝着安检处而去。一天、两天、三天…转瞬一个月都过去了。

 自那天火烧了栖迟园过后,凌千越似乎忘记了身边曾有过顾惜这么一个人,每天两点一线的往返在公司和他新买的住宅中。

 直到李婶向他汇报,栖迟园重新装修好了。还跟以前一模一样的时候,凌千越忙碌处理工作的手,终于慢慢的停了。李婶看着神色明显不对的凌千越问:“凌少,今晚是想回栖迟园住,还是继续去新宅住?”他无声了很久。

 终于将忘了一个月的她想了起来:“顾惜呢?”一句话,将李婶问住了。凌少,您不是把惜惜小姐送给大少爷了吗?***凌千越看了眼李婶,眸光突然沉了沉,强行被他忘记的事情,又浮上了脑海。看了眼台历,居然都过了一个月了。

 这么长时间,一点音讯没有,跟凌千暮在一起乐不思蜀了?想着,一阵凶猛的酸感,强烈的堵了他的膛。凌千越下令道:“给凌千暮打电话,该把顾惜送回来了。”

 “好的。”李婶应了声,赶紧给凌千暮打电话,但仅是片刻。她又一脸为难的看向了凌千越:“凌少,大少爷那边的人说,大少爷不在家…”一言,凌千越的眉头猛了蹙了起来。

 急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凌千暮。“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电话里,传来智能女音毫无温度的声音。咔嚓!听完,他的手机,被他狠狠的拍在了办公桌上,手机刚一个月,寿终正寝。李婶被吓坏了。

 赶紧安抚他:“凌少,您别急,也许大少爷在忙,也许也许…”他仿佛没听见李婶的声音,提起座机将电话拨给了助手,目狠戾的下令:“给我召集人手,立刻马上去查凌千暮带着顾惜去哪里了。十分钟内给我回复。”凌千暮,你最好别像我想像的那样,带着顾惜跑了。

 然而,他心里想什么,便来什么。十分钟不到,助手便打来了电话:“凌少,大少爷的助手说,他一个月前就出门了。具体去哪里他也不知道。”一个月前!

 哐当!又是一声巨响,办公桌上的所有东西,全都被凌千越给推翻了。电脑文件摔了一地。戾气,迅速在他的身上沸腾,他握紧手机,下令道:“找!马上给我找!

 就算把地球给我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凌千暮和顾惜给我找到!”该死的凌千暮,谁给你的胆子,把我的人带走!

 北方,国。两个月过去了。一夜风雪过后,处在偏北部的国家,被冰雪覆盖成了白色,除了几堆凌乱的狗爪印和雪橇印,其它眼所过之处,皆是一片苍茫的白色。

 他坐在别墅的院墙下,沿着那道雪橇痕迹向远处望去。“哎呀,慢点慢点!要翻车了要翻车了!”

 看着看着,三只奔跑的二哈…拉着一个木制雪橇像发了疯似的往他这边跑来,快的吓的坐在雪橇上的女人不停的想要拉住刹车绳。可雪地太滑了。二哈跑的太快了。

 她拉了好几下都没拉住,连人带车,直接撞翻到了一棵直的松树下。松树被撞的抖了抖,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头顶飘落,嗖的一下将女人的身子盖住了。  M.SsVVxS.com
上章 囚爱十年(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