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囚爱十年(虐) 下章
第19章 好听吗话音刚落
 凌千越一个急刹车,车轮‮擦摩‬着地面,发出冗长而刺耳的声音,失控的男人,差点将车开的飞出了护栏。

 他忍无可忍关掉通话,扬起手,狠狠的将手机砸在了汽车工作台上。咔嚓一声过后,手机屏幕碎裂成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男人靠在车椅上,反复的深呼吸,好不容易调回了呼吸的节奏,鸷的说:“顾惜,你给我等着!”

 听到女人让他在里面,凌千暮浑身的‮奋兴‬都不知该怎么形容了,他摁着她的,蓄了全身的力气又狠狠的撞击了几下,撞到最后一下的时候,整个性器使劲的往她的小里挤,挤的恨不得将跨间的两个囊袋都进她的小里。

 直到深的不能更深的时候,他的整个性器才颤抖了两下,将所有的全都在了她的宫口。

 “嗯…”好多,好烫,好涨。滚烫的,烫的顾惜‮心花‬痉挛了起来。心的汁迅速的分泌着,跟他的搅在一块,被他依旧长的器堵在小里堵的死死的,涨的她的小腹以下的位置都在酸

 刚完的他,根本不给顾惜任何休息缓解的机会,双手抓着她白纤细的莲藕玉臂,将她的‮体身‬拉进怀中,让她跨坐在他的‮腿大‬,抱着她换了个干燥的地方。

 换体位的动作,一下子将他的器埋的更深,深的好像有电往顾惜的心口钻,情烧的她嘴巴都干了。

 她仰着头,主动吻他的勾他的舌,勾出他滑无比的大舌润着她干裂的嘴,他依着她的心思,一口一口的将她的嘴吻润,双手扶着她的上上下下的,又猛烈的动开了。

 他这一动,堵在她小里的混着汁,全都汹涌的往下,转瞬又顺着他的股沟又将身下的干单迅速的打

 远方,凌千越正开着车,从东南部往邺城赶。邺城,凌千暮搂着黏着顾惜,顾惜着磨着凌千暮,将全身的望,一遍又一遍的发在对方的身上。东南部开车回邺城,需要六个小时。

 顾惜和凌千暮,在凌千越的上做了五个小时。烈火般绵的五个小时过去,凌千越的单找不到一片干燥的地方。体力也用的差不多的顾惜。

 终于在凌千暮又完一次后,双手摁住了他的肩膀,冲着他疲惫的摇了摇头,无力的说:“不要了。累。”听到她说累,凌千暮也没有再强摁着她继续。

 男人用力的将她搂在怀中,是汗水的男肌肤贴着女人同样全是香汗的身子,腿和手臂依依不舍的绞在一块感受着彼此的体温,他高她很多,她跨坐在他的‮腿大‬上,身高还矮了一点点。

 他低着头看了她好久好久,第无数次轻轻的吻住了她香软的嘴。吻完,他修长的手指将她脸上的到了耳后,目期待的看着她,说出了一句令她意想不到的话:“惜惜,跟我走吧。”

 “跟你走。”顾惜闭着眼睛,默念着他的话。过了很久很久。她才睁开了眼睛看他,女人眼中的情然无存,冷静极了:“让我跟你走,你玩得过凌千越吗?”

 “你怎知我玩不过…”“凌千暮,别以为我刚才和你做的尽兴,做的舒服,你就能把生殖器通过我的宫口,抵进我的心脏。”

 说着,顾惜看他的眼神,又恢复了往昔冷淡的温度,生硬的推开还在绞她‮体身‬的手臂跳下了,她曼妙赤的后背对着他,好笑的问:“凌千暮,你刚刚是在同情怜悯我吗?”凌千暮再度想解释:“惜惜,我…”

 顾惜完全不给他说完的机会,打断继续说:“同情我,怜悯我,你配吗?”女人刚刚和他绞的多烈。

 此刻的言语便有多么的疏离,甚至还带着浓烈的讥讽:“凌千暮,其实今天的你,和凌千越,和那些听了凌千越话来轮我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全都是一次次我无法反抗的强罢了。

 何必来充当慈悲的救世主,对我说出这种可笑至极的话。”她的声微顿:“你和他们唯一的区别是,你的强,我顺从了。享受了。仅此而已。”

 “…”凌千暮被顾惜怼的,一个字都说不上来。强,的确,他于她的这场爱,的确缘起于他不坏好意的强行索

 见他不语,顾惜直接下了逐客令:“好了。夜深了。你在这留宿不方便,赶紧回去吧。”事实如此,凌千暮收起了解释的话,不顾顾惜的抗拒从身后环抱住了她,两条赤的‮体身‬又紧密无间的贴在了一起,只是于刚才的情不同,他的间不再有任何的生理反应,茎乖顺的缩在他的下面,只是想抱她。

 他双手搂紧她的膛磨着她的后背,低垂的下巴深深的贴着她的头发,轻轻的吻着她的青丝。吻着抱着,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留下了一句话:“迟早带你走,等我。”说完。

 他放开了他,大步的回了顾惜的房间,一件件的捡起他的衣服穿上,离开了凌千越的私宅。顾惜站在窗前,看着穿好衣服后,也变的衣冠楚楚的像贵公子的凌千暮。

 嘴角勾起一起凉薄至极的笑容,死了的心比死水还平静,在古时,连风月场所的嫖客,也经常和不知所谓的女说他迟早有一天带她走,哄的女芳心颤。

 他却对着女报以温笑:“我只不过看你可怜,哄哄你开心而已,你怎么当真了?”何其可怜?何其可悲?何其可笑?她又不是女,怎么可能相信嫖客哄女的话?看了片刻,收回了视线。

 她重新回到了凌千越的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很好,通话时间40分23秒。听了那么久,录音了。

 准备时刻拿出来播放凌辱她吧?没有换单,没有穿衣服,就这么光着‮体身‬躺在布水的上,缓缓的合上了眼睛。

 还不及昏睡过去,紧闭的别墅大门一脚被人踹开了。意识昏沉的顾惜瞬间清醒,睁开眼睛朝着卧室门口而去,手指用力的搅住了透单。刺目的光灯下。

 他可怕的宛若一头锢了千万年,刚刚挣脱束缚的洪荒困兽冲进了卧室,视线平稳的和上的女人对上了。一眼望去,女人浑身都是暧昧过后的痕迹,空气里全是刺鼻的靡气息。

 往她的身后看去,就连他的浅色单,也被水和淋成了凌乱刺目的深。熊熊怒火,在男人的眼中燃烧着,额头上的青筋也一的跳了起来,他可怕渗人的开口:“顾…”

 一个字,仅仅是一个字。女人冲着穿戴整齐无比的贵公子笑了。清脆悦耳的声音灌入了他的耳膜,动的红吐出了直他心脏的话:“千越,我刚刚叫的声音,好听吗?”

 ***话音刚落,凌千越嗖了一下冲到了顾惜的面前,大手毫不余力的掐住了她的脖子,男人愤怒的问:“你哪里来的胆子!顾惜,你就那么欠是吗?”他刚三天不在,刚三天!  m.sSvVXs.COM
上章 囚爱十年(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