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囚爱十年(虐) 下章
第13章 用力擦掉眼泪
 声音,黏稠的似乎比她不断拉着银丝的,还要黏人。真的好舒服。因他又陷在情泥沼中的女人,脑海中不停的闪过一个念头:凌千柔如果没死,那该多好那该多好?如果凌千柔没死。

 她就算在他身下比花还,叫的声音比女还,也是理所当然,更无须担心叫完之后他会用她的失控来羞辱她,她是他的未婚,他们迟早要像这样的。

 “顾、顾惜。”很明显,男人也随着生殖器的绞,慢慢的跌进了情中,唤她的名字时,声音里全是克制压抑,他放缓了一点点她的力道,脸埋进了她的颈窝,在她的耳边说:“之前,老太太非要你死,让警方要通缉你。

 杀人偿命,犯案在逃,你会被判死刑的。你知道为了保住你这条恶毒的命,我去求了我最不愿意求的人,你知道吗?”***

 凌千越的一句话,狠狠击中了顾惜的心房,她再也不知道该怎么恨他了,他说,为了保住她这条命,他去求了他最不愿意求的人,他们一起长大。

 她岂会不知道,他向来在意尊严,从未求过任何人,可是,他在认定她是凶手的时候,还去求他不愿意求的人…她知道他不愿意求的人是谁,他那个抛弃子的生父。

 “怎么,想哭?感动了?”凌千越俯视着顾惜,盯着她泛红的眼眶,男人轻蔑的眼神中,带着浓烈的讥讽:“顾惜,你不会以为我是舍不得你死,才去求那个人保下你这条命的吧?”

 “那…”顾惜一忍再忍,也忍不住声音里的沙哑,噙着眼泪问:“你为什么不让我死?”“因为,我还没玩够啊。”凌千越‮忍残‬极了。一字一句的将她的感动、妄想,全部击垮:“早就跟你说过了。让你就这么死了,那多无趣啊。阿柔那么辛苦,才活到了十岁,你杀完她就想求死,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可是…”听着他的话,顾惜的眼泪再度失控了,她想说不是她,可她也知道,这句话凌千越已经听腻了。如果还是反复的说,只会怒他。

 她深一口气,强忍哽咽的问:“凌千越,我知道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可是我没有动机啊。你也明白的,我没有杀小柔的动机,对不对?”

 “对,你没有动机。”男人承认她说的,然而,越是明白,他越是愤怒,他质问道:“既然你没有动机,又为什么要杀她?为什么?顾惜你告诉我为什么?”

 “我、我…”顾惜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看着她写了无辜和委屈的眼睛,男人瞬间疯狂了,他的器,明明还埋在她的‮体身‬里埋的那么深,大手却又一次毫不留情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发疯的质问她:“你说啊你说啊!你为什么又不说了!顾惜,你是不是也想把我给死?”

 “顾惜,我再问你一遍,到底为什么为什么!”“顾惜,哪怕你有一个正当的杀机,我就放过你!”

 “顾惜,你说啊你说啊…哪怕你给我现编一个都好啊!只要你编出来,我就放过你!你为什么不编!”凌千越,别这样…看着疯癫的他,顾惜除了害怕,还有心痛。

 “我明白了。是嫉妒吧。有了一倍的疼爱,就想要百倍的疼爱。有了百倍的疼爱,就想要千倍的,甚至万倍的,想要无休无止的疼爱。”男人想了好久好久。

 终于想到了一个合理的杀机,掐她的力道陡然松了些许,看着她的眼睛描述着她的杀机:“因为,我疼阿柔,疼的比你多。你嫉妒阿柔,想要我只疼你一个人,所以你就对阿柔痛下杀手是不是?”说着说着,先一刻还在她身上温存进出的男人,一下子将器从她‮体身‬里拔了出来。

 再一脚狠狠的将她踹下了,咬牙切齿的骂道:“顾惜,你真该死。”“可你那么该死,我他妈怎么就舍不得死你呢?”

 “顾惜,我真的是…”男人起身,抓起睡衣披在身上。看着狼狈滚落地上的女人,恨的牙关都在作:“顾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阿柔没有几年可活了。

 我疼她只是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我身边消失了,等她彻底不在了。我便是你一个人的,你到底在急什么?”他握紧了拳头,质问道:“顾惜,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不够到到连一个将死的孩子,都容不下的份上吗?”不、不是的。

 我容得下,容得下的。被踹到地上的顾惜,疼的牙关都在打颤,委屈的都快要死掉了,就像他说的,他对她很好,真的很好,他子那么暴戾,那么的晴不定,可每次看到她和凌千柔,总是笑的温温柔柔的,她喜欢吃虾吃螃蟹。

 他为了让她吃个快,每次都将虾剥的好好的,螃蟹分离的黄是黄,一份给她一份给凌千柔,自己忙了一个晚上,愣是一口都没有吃上,可是,她要怎么说?怎么说都没有用的。

 “顾惜,你给我记住了。既然我对你的好,让你嫉妒到面目全非,那从今往后,你休想尝到我的半分好。

 你记住,你所承受的,都是你活该的,给我好好的受着,别叫冤,也别喊委屈,我恶心。你要是恶心到我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说完,凌千越连看都不想再看顾惜一眼,一边整理睡衣,一边摸过了茶几上的烟和打火机去了阳台。

 男人靠在方才玩她的沙发上,点燃了一烟,一口一口的着,她隔着门看他。男人指尖的烟头忽明忽暗,他的脸色也忽明忽暗。顾惜难受的要死,也委屈的要死,好想哭。

 可是他说了。让她好好的受着,别叫冤别喊委屈,如果让他恶心到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昨晚那凌辱至极的轮,已经让她承受不了。一想到胃里就开始搐,那还有什么事情,是比昨晚更加恶心疯狂的?

 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默默的将自己团成一小团,忍着委屈忍着难受,默默的看着阳台上的凌千越,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突发将属于她的睡衣从阳台上丢了过来,狠狠的砸到了她的脸上,命令道:“滚去收拾一下自己,然后自己拿手机叫点吃的。

 我他妈豁出脸面保下你这条命,可不是想要你被活活饿死!”***“哦…”顾惜颤抖着应了声,又为难道:“我、我没手机…”

 被他丢在狗窝住了一个星期,手机早就没电了。昨晚他将她打扮成那样,她就连衣服都没有,更别提手机了…“我他妈有不让你拿我手机点吃的?你他妈以前拿我手机点少了?

 你她妈是开锁密码不知道,还是支付密码不知道?”曾经,从未跟她说过话的男人,现在变的一口一个国粹,听的眼泪又在顾惜的眼中打转。用力忍住。

 她拿过茶几上属于他的手机,解开锁屏,点进外卖程序,噙着眼泪开始找吃的。找着找着,眼泪就控制不住了,她用力的擦掉眼泪,再度看向他:“你吃什么啊?”她只是问他想吃什么,他的脾气又炸了。

 耳都是他暴躁的怒吼声:“我他妈不吃,看见你就了!滚一边去,别烦我,别跟我说话!滚!”说完。  M.sSVvxS.Com
上章 囚爱十年(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