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囚爱十年(虐) 下章
第6章 凌千越载着
 “终于舍得来找顾惜了。”安选和凌千越都认识,他看了眼顾惜,又朝着凌千越望去,替顾惜说话:“她子一向好,千柔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她做的?没告诉你她在我这,也是想要你冷静冷静。既然你冷静了,就跟她好好说,听听她的解释。”

 凌千越抿紧了薄,看向了窗外没有说话。顾惜急忙调整了一下表情,笑着对安选说:“昨晚我已经和千越解释过了。没事的,你放心吧。”安选分明不信:“真的?”

 “真的。”顾惜坚定无比的说:“其实,今天来除了给你送文件,还想跟你说一件事。千越来找我了。我可能没办法继续帮你工作了。所以…”

 “没事儿,本来你在我这,就是个过渡。在你来之前我便一直在招助手。再说,我要是真忙不过来,阿珩也会来帮我的忙。你要是想跟千越回去,那就回去吧。”

 “走了。”安选刚说完,凌千越突然丢出了两个字,算是打了声招呼,大步出了安选的办公室。顾惜顿时僵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是好,她不知道凌千越的这两个字有没有跟她说。

 他明明给了她两天时间。并不清楚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的安选,冲着顾惜安抚道:“文件放我办公桌上,你去吧,没事儿。”顾惜没有办法了。

 凌千越的子一贯暴戾乖张,要是不高兴了多疯狂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她赶忙从包里掏出文件放在安选的办公桌上,跟在凌千越的身后离开了办公大楼,跟着凌千越一起坐在了他的车子后排座上。

 凌千越仿佛没看见顾惜这个人,面无表情的吩咐司机:“开车。”车速由慢变快,很快的开上了路。顾惜坐在凌千越的身边,紧张的手和脚都在冒汗,根本不敢跟他说话。

 他也没有跟她说话,左臂靠在车窗上,手指抵着额头,一双清冽幽深的眸光忽明忽暗,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很久很久。

 他才终于开了口:“顾惜,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顾惜心口一凉,反问:“说什么?”说凌千柔的死吗?她已经和他说了无数遍不是她,可他信吗?凌千越还是没有看她,声音平静的听不出情绪:“既然做了。

 又不肯认,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再说一遍,证明自己没有杀阿柔。”“我…”顾惜喉间一涩,什么话都说不上来了。

 她怎么证明?当时…凌千越的声音,平静而克制的传来,描述着当时的情形:“当时,我到的时候,阿柔还没断气,她的面前只有你。你说不是你,我也想相信不是你,我派人去查了指纹,查了监控,查了所有能查的东西。

 结果证明,刀子上只有你和阿柔的指纹,房间除了你没有人进去过,阿柔正犯着病,她把自己关在房间两天了,就连家里的阿姨都见不到她。”说着说着,男人突然动了一下,大手又掐住了她的脖子,刚才还平静的像水的眸光,顿时炸起了千层,像极了风暴中肆的恶龙:“你说不是你。

 可是只有你!你除了跟我说不是你,还会说什么?你不承认,难道是想跟我说,阿柔是自杀,对吗?!她才十岁,她‮体身‬那么弱,是怎么做到将刀进自己心脏的那么深的顾惜你告诉我!”

 “凌、凌千越,我,我…”顾惜被凌千越掐的根本不上气来。她痛苦的扒拉着他的手,想要缓解痛苦,而他看着她痛苦的眼睛,表情更加的狰狞可怕,目都是浓烈的恨意:“顾惜,你既然要杀她,杀完还不想认,为什么不处理的再妥当些让我这辈子都不知道!

 为什么要我眼睁睁的看着阿柔死在我的面前,为什么让我所看到的所查到所有的一切都是指向你,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顾惜的脑袋被他掐的一阵阵缺氧,脸色又白转红,再由白转紫,就在她觉得快被他掐死的时候,他的另外一只手抓了一下车门把手,将她那边的车门转开了。

 男人果断又狠戾的一脚,将她从疾速飞驰的车内上踢了出去。***没有丝毫防备的顾惜,被踹的‘啊’的惊叫了一声,重重的摔出了车外。

 在马路边滚了好几圈,头重重的磕在了护栏上,吓的正在开车的司机也浑身颤栗了一下,一脚油门将车停在了路边,脸色苍白的透过后视镜看着凌千越,吓的想问又不敢问。

 凌千月的脸绷的紧紧的,英俊的脸上全是可怕的戾气,奋力的握着自己的两个拳头,捏紧的手背上青筋暴跳。漫长的几十秒钟过后,他冲着司机戾气腾腾的低吼道:“死人吗?不知道下去看看!”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看!”司机吓的一个字的废话都不敢多说,迅速的拉开车门下车,冲到了几米远外,趴在护栏低下一动不动的顾惜望去。

 顾惜身上的白色工作衫,被摔的都是脏污,大片大片的鲜血,顺着她的额头上往下滴,被鲜血遮盖的小脸白的好像一张纸,整个看起来又可怕又可怜。

 鲜血淋漓的脸可怕,她可怜,她还有意识,见司机下来,冲着司机虚弱的眨了眨眼睛,就在司机不知道该叫救护车,还是直接将她搬上车的时候,凌千越突然也从车上冲了下来。人明明是他踹下去的。

 可是他却冲着司机怒吼发脾气道:“站在这一动不动是等死吗?要不要我也将你踹路中间去死一死?”司机吓的脸一白:“少爷,我…”“滚开!”凌千越冲着司机宛若疯子一样的咆哮一声,将他踹到了边上,弯将地上的顾惜抱了起来。

 明明是公主抱,但抱的却鲁又‮力暴‬,抱的本来身上就很疼的顾惜,痛的浑身的骨头像散了架似的,痛到动都动不了。

 他冲到车边,将她进了后排座,连看都不看车后的司机一眼,直接坐上了驾驶位,车速提到了最快,冲向了医院。

 一番诊治过后,医生看着躺在病上的顾惜,向凌千越汇报道:“轻微脑震,头部皮肤组织和身上的皮肤组织有点挫伤,问题不大,没有骨折,静养一段时间就好。”

 医生嘀咕了一声:“在车上坐的好好的,怎么会摔下去呢?太不小心了吧你们?”凌千越的薄抿的紧紧的,脸色也阴沉阴沉的,没有说话。顾惜闭了闭眼睛,头偏到了一边,也没有说话。

 医生一看这种情况,心里明白了个大概,应是两口子吵架了。这种情况,报警不对,不报警也不对。医生好心的说:“建议还是住院观察一下。”顾惜刚要说谢谢,未曾想凌千越直接将她从病上提了起来,拽着她着纱布的手往外走。

 顾惜又委屈又生气又痛,但她什么都不敢说,只能仍由着凌千越将她拽出了医院,再度扔上了车,眼泪不停的在眼眶打转。很快的,凌千越载着她,回到了他所住的栖迟园。顾惜以为,凌千越还会像刚才那样,将她暴的从车上拽下来。  m.SsvVxs.cOM
上章 囚爱十年(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