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
第16章 安逸的时光(全书完)
 “你这是发什么疯啊!”“好了!”景按住正要发作的我“没关系的,我再去买就是了…”***又一个新年将至。

 但我已丝毫感受不到欢乐,能体会的,只有冬日侵入骨髓的冰寒,那一晚,当我推开景言的房门时,她又一次抓起了手,并对准了自己的头。

 “你…”“嘘。还是老规矩,你来猜一猜,这把会不会响?”“我猜会。”她扣动了扳机,是空

 “唉,又是这样。你说,为什么每次我都能活下来呢?当我追寻目标前进时,却轻而易举地踏入死境,而当我一事无成,命运却又总是迫我活着…而且,你也已经觉得我是个累赘了,对吗?”

 “我并没有这么觉得。只是你…”“景曾经和你说过她的理论对吧?”“什么理论?”“如果舞台上放着一把,这把在终幕之前一定会响。

 如果情小说里出现一个美女,那么在剧情结束之前,这个美女一定会被人到。”“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所以你想表达什么?”“你把门关上,然后看着我,不要出声,我没有问你,你就不要说话。”

 我照做了。我看向景言,她竟忽然在我面前开始衣服…我按照她说的,没有出声,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当她下最后一件内衣时(却仍是留着那张面具),缓缓走到我面前,问道:“平心而论,我应该还算是个美女,对吧?”是的,我不会否认,即使我从未见过她的面容。

 但很早以前,我和其他大多数人便已承认,她的确是个大美女,而今,她的身材依然曼妙,拔健硕,部与腿部的曲线柔美又带有力量感,相比纯白,她那种小麦色的肌肤又似乎更能引发男人的望。

 然而,她浑身早已布伤疤,它们来自划痕、伤、烧伤,如今呈现在眼前的,只是一具目疮痍的躯体,已再也无法引发我的任何冲动。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但想必她从我的眼神中已明白了一切。“算了算了,就这样吧…对了,先别走,我还有个东西要给你。”她忽然叫住我,并递给我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里面是一串账号,一串密码。我在创建拿湾网站的时候,留了一个后门,登录这个账号,你可以把整个网站上的数据清空删除…该怎么做,你自己来决定。”

 “可这样一来,拿湾曾经的一切可就都没有了,这…”“有什么关系呢,在历史中诞生过的,最终也要在历史中消失,谁也没有例外。”

 “那为什么突然把它留给我?”她没有回答,但很快,我就知道原因了。除夕前夜,一股莫名的肃杀感笼罩了整座城市。

 人人都预感到一场重大的冲突即将爆发,那晚,景言再度拿起了她的左轮手,却并没有瞄准自己,而是向门外走去。“等一下,姐姐你这是要干什么?”景拦在了她面前。“去做一件大事。

 我,还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决定拼死一搏,把人类从灭亡的边缘拯救出来,知道吗,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了,现在甚至激动得要发抖…”“不,你这是去送死!”“那么我宁可一死。”

 “那么你带我一起去!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请你带我一起去!”景言听了,竟抬起,对准了妹妹:“你给我好好呆在家里,再闹,我立刻开。”“你开啊!我赌你下一发是空!”

 “那我就连开六!”“你…”我拉开了景。景言瞥了我一眼,径直离开了。我知道,她要做的事,没有人能拦住她。除夕夜当晚。

 在中心广场爆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政变,两台坦克的炮管与七十支口对准了大厦,蓄势待发。双方势力僵持了超过三小时。

 然而,随着新任领袖结束了他的演讲,政变一方最终选择放下了武器,当然,除了景言,她再一次举起来她的那把左轮手,对准那位魔族使臣连续扣下了六次扳机,然而,依然没有响。

 那把早已经无法开火。***那时我不明白,为什么在那一刻,景言宁可继续用那把只剩一颗子弹的老手

 假如她向她的同志们借上一把像样的,哪怕能出一发子弹,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可她偏偏没有这么做,或许,她是为了纪念自己的父亲。

 又或许,她心中早已明白,人类已经失去了对抗魔族的意志,即使她出了那一也于事无补,索求死,但无论如何,我再也无法知道真相了,那一晚。

 她和其他参与政变者全部被捕,但过了几天,便传出景言越狱的消息,随后城中展开了长达十天的大搜捕,却一无所获,然而我已经无法再怀抱着她还活着的希望,我宁愿相信她已经死在了狱中。

 那场搜捕只不过是谋杀后的掩人耳目。葛桥和叶钊依靠拿湾敛财的生意越发顺风顺水,他们从不介意所谓的“脏钱”而我再也没有勇气打开景言给我的那个盒子。

 我尽可能说服自己,里面其实什么也没有,即使里面有景言的账号和密码,那个所谓的后门也未必真实存在,即使那个后门真的存在,或许也早已经被葛桥修复过…总之,我为自己找足了不要去做的理由。

 景言的存在逐渐从这个世上被抹去。景将姐姐的遗物付之一炬,并要求从此不在家中提起她。我没有问她的想法,但我猜测,她一定会说:“我能理解她,但我不能原谅她。”

 有时我从上醒来,试图在周围寻找一点属于她的蛛丝马迹,却一无所获,仿佛她从未存在过,好像她仅仅只是一个曾经出现在我脑海中的幻象、一个从未在物质世界中存在的妄想。

 我也曾想象,假如自己在那个除夕夜跟着景言一起去,结果会如何?有时我在梦中梦见她对我说:“快站起来。我们一起去把恶魔驱逐出这个世界。”

 当我伸手要去抓住她时,冰冷的阳光便会将我唤回无情的现实世界。景言说的没错,我越来越像一个文人。我足于如今这安逸的和平时光。

 为了家庭做着毫无变化与挑战的日常工作,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却分不清哪个是人类,哪个是恶魔。景言曾说和恶魔易,最终会变成恶魔。我曾经快忘了。

 直到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变成了红眼,便拆掉了家中所有的镜子。夜里,景跟我说,我的背上好像要长出翅膀,令我惶惶不可终,但逐渐的,我连对自己‮体身‬的变化都感到了麻木。

 或许我也正在变成恶魔,但我已经不在乎。只有在睡梦之中,我会重新怀念起景言,怀念起那个神秘、孤独、战斗不止的幽灵。一个幽灵…【全书完】  m.sSVvXs.Com
上章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