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
第14章 向彼岸前行
 我本以为自己已经对她的体太过熟悉,已不会再有什么非分之想。可在这种氛围下,她的‮体身‬竟对我产生了莫大的吸引力。人类的繁衍本能开始牵引我的动作。我的手靠向她,想要触碰她的部。

 可就在碰到的那一刹那,她忽然抓住了我的手,用笑中带颤的声音叫道:“不行不行,好…”这股笑声,一下把我的望打退一半,她的脑袋从枕头下面缩出来。

 上面挂着一张笑到近乎扭曲的脸,那种表情一下子就把我熟悉的那个景带了回来,并让我剩余的一半望也灰飞烟灭了。

 等到她笑够了,房间里又是一片尴尬的寂静。我们两人都惊异于一场正常的行为竟是如此艰难,自然也不免感慨于生命能繁衍至今的伟大奇迹。我提议这种事可以留到以后再找时间做。

 但景的倔脾气倒是被勾出来了,她在家里搜刮出了现存的所有情小说纸稿,发誓要从中找出一条最合适的指导理论。我陪着她一篇一篇地重读着。但那些情节对于我们而言,要么是太过离奇,要么是太过‮忍残‬。

 “这个不行,这个也不行…天哪,这写的都是什么东西啊,这样的姿势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好么?以前我为什么看这种东西会有滋有味的?”结果。

 那天晚上我们到最后也没办成,后来拿湾网站建成的时候,景便在情交流专区发布了一篇文章,名为《反对本本主义》。***

 通讯技术全面普及的第二年,发生了一件让人啼笑皆非、却又对之后的历史影响重大的意外事件。无论当时与现在。

 每当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要笑出声来,虽然结合之后发生的事,这件意外似乎显得不是那么好笑,但即使是作为亲历者的我,也实在无法怪罪于读者,因为它听上去的确太过离奇与荒诞。

 暂京的信号塔自建成之,便无时无刻不再向外发送通讯。身处孤岛之中的我们,与外界的联系已中断二十年。我们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世界上仅存的人类文明。

 复一的对外通讯,所收获的总是空的电音。塔上共有三名通讯员轮值岗,其中一位,在事后经暗访得知是拿湾的创始人员之一,而那天晚上。

 或许只是守着空的值班室太过无聊,又或者是他本身就热衷叛逆,他竟私自将一张女图片夹杂在了当天的讯息中发送了出去。

 想必他当时根本不指望会收到外面的讯息,因此无论发什么出去都没有区别,然而,惊喜又尴尬的事情发生了…想必你也猜到了,那条讯息竟然真的收到了回复!

 当晚三名通讯员火急火燎对外界传来的未知信息进行了数小时的破译,最终将那条回信的内容解读了出来:“谢谢朋友,还有吗?再发一些。”

 在那一刻,我们终于确定,人类文明还没有灭亡,在裂谷之外依然还有人在坚持抵抗着魔族的攻势。这无疑是二十多年来最为振奋人心的消息。

 当然,其中细节,是到了十多年后才被公开的。很快,我们便确定了对方的坐标位置,又恰逢栈道重建完工,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恰到好处。

 很快组建远军队前往联络的计划便被公开,即使在前途未明、生死未卜的情况下,依然有无数人主动请缨要求加入远征军,争夺与外界人类第一次重新接触的机会。

 ***那天晚上,景坐在上,脸蛋红彤彤的。当我问起时,她捂着脸嘀咕道:“姐姐都高兴坏了,还抱着我亲了好久…这么多年我从没见她这么高兴过。”“哦?她把面具摘下来了?”

 “是啊…这么长时间了…可是她之后又戴回去了。”“她现在一定去报名了对吧?”“是啊,我本来还想劝她的。爸爸已经不在了,爷爷的‮体身‬也越来越不好,我真的担心她也…但是…”

 “她要做的事,这世界上没人能劝得住,对吧?”我把她搂在怀里,听着她微弱的啜泣声,忽然,她整个人瘫在了我的怀里,将我倒在,与我四目相对。“现在…可以吗?”她问。

 “可以…什么?”“实践。”“现在?”“我现在想忘掉一些事…”我不记得是我吻了她,还是她吻了我。

 也不记得是我的手先滑进了她的领口,还是她的腿先蹭上了我的下,但那一次我们谁都没有再笑场,一切都是那么顺利、畅,她以前瘦骨嶙峋的躯体如今已渐渐丰,甚至因为近来缺乏运动还长胖了些。

 “话说,第一次的话,是不是我来主动比较好?”“不要,我不管,我一定要在上面!”她骑到了我身上。我的手伸过去摸了摸她有些隆起的小肚子,她脸一红,拍了一下我的手肘,嗔了声“不该摸的地方不要摸”于是,我抓住了她的左

 就像我预料中的少女一样,她发出了一声娇,却没有说什么,我感觉具暖烘烘的,知道那是她在用手寻找方向。尖端传来与柔软的微妙触感,空气中开始弥漫起蜂的香味…即便那时我从未见过蜂。我进入了她。我在探索,她在容纳。

 “疼吗?”我问她,但我又后悔这么问她。如果她说疼,我会自责。如果她说不疼,我会自卑。

 “我…说不上来…”她没有回答,但她的双腿在颤抖,她的腿带着血丝。“好了,这次换我来吧。”我没有等她回应,便将她在身下,无需思考,仅凭着本能,让她息、让她呻,也将我的种子留给了她。

 “并没有那么难对吗?”我说。“是啊。”***很快,远征军出发了,景言也正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走了,谁也没能拦住她。出发的那一天,她藏在队伍的中间,一闪而过。我们在远处目送着队伍踏上那条崭新的栈道,向彼岸前行,不过那时她仍是没有忘记拿湾。

 网站的运营被暂交给葛桥。从那以后,虽然仍有人致力于情的创作与整理,但相比从前显然已惨淡许多。总的来说,大家的繁殖热情正以眼可见的趋势下降着。

 那时远征军每天都会向我们传回最新的行程,并汇报当地的环境。草地、雨林、山丘,还有曾经的人类遗址…那个让人心驰神往的世界占据了绝大多数人的内心,成为人们最主要的精神寄托。

 景早已不参与拿湾的创作了,或许是因为真正尝试过,如今她发现那种事其实并没有原来想象中那样‮悦愉‬刺,反而总是搞得一片狼藉。我偶尔还会继续投稿,但之后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也从此封笔。

 那是远征军出发的三个月之后,一位写手在拿湾发布了一篇新作,内容是一名远征军女兵被魔族捕获、受尽凌辱后惨死的故事。

 此文一经发布便遭尽唾骂。作者本人与读者进行了一场旷持久的争论,他说:“拿湾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讲求原则了?若是这样,我们本就什么也不该写。”那场论战的结果,我想已经不重要了。  M.SsvVxS.cOM
上章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