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
第12章 那天之后
 “呵…”景言对此显然想点评些什么,可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嘿,那你呢?”景转过头来问我“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随便问我姐几句话也好。”

 “那好吧,”我想了想,说“那我就随便问问吧,比如你们为什么会选择加入拿湾?”景立刻抢答说:“啊…拿湾的故事我也不怎么了解,我只是看姐姐加入了,觉得好玩就跟着一起去了。

 但我想姐姐应该有更重要的理由吧?”我们两个都看向景言,景言仍是抬头看天,过了一会才不紧不慢地对我说:“要不你先猜猜?我想看看你对我有多了解。”

 “呃,要我猜吗?那我猜猜…我想你一定不是为了好玩才加入的,而且你也不像是个追求情娱乐的人。我此前读过你的作品,感觉你似乎有着更深远的追求。”“哦…比如说?”她听了之后忽然来了兴趣。

 “比如在你的笔下,女主角总是那么的聪明、强大、自信、主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甚至在戏中,也总是成为玩与戏耍男的一方…除了你之外,从没有人像这样去写过情小说。

 而你发表的文论,又总是试图从情角度却解析历史与人心,去发掘情在其他领域的价值…虽然我说不太全,但我能感觉到你是个很特别的人。”景言听了便大笑了起来:“哈…你可太会说话了,但很可惜…无意冒犯,你说的每个字都是在放。”

 “啊?”“情仅仅就是情,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若是想把情高尚化、想在情中探索所谓的崇高,那不过是痴心妄想、痴人说梦罢了。”“那…你究竟是为什么?”“我?说真的,我不知道。

 我真的说不清我为什么要去蹈情创作这摊浑水,或许我就像是一只追着汽车跑的小狗,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去追,但一跑起来就发现自己已经沉浸其中,不过,我至少清楚自己当下的追求是什么。”

 “是什么?”正当我还想继续追问下去时,天上亮起一束强光,是烟花升起来了,随后的爆破声打破了寂静的氛围。我看着天上燃起的彩火光,却没有心思去欣赏,也不知道景言是否还在看。

 我能感受到她那时便在思考或忍受着什么。不知过了多久,表演终幕,火光淡去,夜如初,万籁俱寂。我急着将刚才的话题进行下去,却不料景却先开口叫道:“姐姐快说啊…你的梦想是什么?我也一直都不知道。”

 “梦想吗?倒也说不上…你们觉得,外面的世界现在是什么样?”“外面?难说,或许人类文明已经灭亡了,或许和魔族的战争还在继续,但我想至少不会比这里和平。”

 “但我却相信,人类还没有灭亡。我们总有一天会和外面联络,总有栈道会重新修复,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去…而我想去裂谷的另一边看看。”那是我第一次从景言的语气中听出难以抑制的狂喜。

 “是啊。或许会有那么一天的。”我回应道,忽然坐在我怀里的景拉了拉我的衬衣:“帮我拿个猪蹄过来,我饿了…”***

 拿湾的运营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除了月刊制作和分发,还要面对学校不定期的反秽搜查工作,每一环都需要耗费大家的无数心力。

 诚然,拿湾的存在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学校中几乎人人都知道它的存在,但景言和几代前辈留下的运营机制,始终保持它与外部保持着安全隔离。

 加之景言本人向来亲力亲为,又从不下她的面具,拿湾的保密已堪称密不透风。只不过,偶尔还是会面临些小曲。

 新年之后的新学期,我和景言在校园内的自助茶铺接待了一位情报员,那时景言称她得知某人有学生会内部的消息,要求和她详谈。我问她亲自去见是否存在风险,她则告诉我尽可放心。

 然而,当我们一见面后,我便吃了一惊。来的那人就是学生会副会长,他和景言十分自然地打了声招呼,随后景言便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我的身份。接下来的几分钟内,他充分向我们汇报了学生会现已知晓的情报,以及学校高层下达的指令。

 从他们二人畅的交流中足以看出,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直到他向景言倾倒出所有情报,我本人还像是蒙在鼓里。

 “看来这次形势比上次要危急啊。嘿,你今晚得来帮忙了,我们的基地又要搬迁了,现在那里可囤着一百多份稿件和三百本成书呢。”“我说,你的眼线是副会长?”

 “啊?什么眼线?他是我们的正式社员啊,而且已经连续发表了一年的作品。”“真的吗?是哪部?”“那部叫《淑女沉沦》的…在读者中人气还高的一部作品。”“哦,那个啊?我有印象。

 写一个女孩子被氓调教成奴,却还不得不在男友面前作出一副清纯的样子。”“是啊…上次我跟他聊的时候,他透说女主角的原型是他的暗恋对象…算了,还是不说了。”“毕竟我们无权干涉别人的癖。”

 “说得好,你有当下一任拿湾船长的潜质。”“哈…过奖了,那我们是不是该回去做反扫准备了?”

 “不急,”景言慢悠悠地喝了口茶(她将面具上拉一点,再将茶杯边沿凑到嘴边,仍是没让我看到她的真面目)“后面还有一位客人呢。”

 我正要问那人是谁,没想到那人已经火急火燎地跑到桌边坐下了。这次看到来者时我比上一次更加震惊了…这是学生会的正会长。作为现任会长,我自然是早就看到过她的照片。

 她是个长相秀气、气质文静的女生,此时却气,说话断断续续又急不可耐,直到景言帮她倒了一杯凉茶,她才终于能好好说话。“你们快准备一下,马上就要开始检查了…”

 之后的几分钟里,她把此前副会长已经提供过的信息再一次做了汇报,景言只是默默听着,什么也没有说。汇报结束后,她向我们鞠了一躬,匆忙离开了。

 “所以说,学生会的正副会长全是我们的成员?”“不,这次不是,正会长小姐只是我们的订阅读者,后来暗中联络了而已。”

 “哈,这样一来。他们十年八年都查不到拿湾…当然,唯一麻烦的就是情报要听两次。”“不,还不止两次,”景言说“昨天晚上我就已经从学生会的普通成员那里打听到了消息。

 而且不止一个人…唉,鬼知道学生会有多少不是我们的人…”“这…这倒是有趣的很。”“还有更有趣的。”

 “什么?”“会长小姐最喜欢的那部作品,讲的是一个女孩子被氓调教成奴,却还不得不在男友面前作出一副清纯的样子…她说她觉得那个女孩子和她自己很像,每次读到那部作品都会有一种奇妙的体验。”

 “哦?难道就是…”“对,没错,但可惜的是,目前作者和这位忠实读者彼此都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嗯。那我就祝他们幸福吧。”我俩端起茶杯,碰了一下,把残留的冷茶一饮而尽,那天之后,景言把和学生会的情报对接工作交给了我。***  M.SsVVxS.cOm
上章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