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
第10章 接着长叹哎呀
 “你…看够了吗?”“嗯…大小长短一般,没有想象中那么夸张。”那是自然的。根据景言编纂的拿湾发展史,最早一批的情作者,对男生殖器的外形描写是参考广场上那台老式迫击炮炮管的,最后那种尺寸几乎成了“学界共识”一直传至今。

 “所以说啊…”景感慨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探索真理必须要亲身实践…”“所以你现在实践完了吗?我可以把子穿回去了吗?”

 “别,现在才开始呢。从现在起你要正式开始扮演那个‮态变‬了。好了,你现在可以开始威胁我了。”“你要我怎么威胁?”

 “很简单啊…你就对我说几句‘把裙子起来’、‘把出来让我看’、‘不然我就把你…’之类的。”“抱歉,我不会。”“喂,这都不会啊?你还是个男人吗?”“那你为什么觉得男人都是这种‮态变‬呢?”

 “我不管,你不照做,就别想走啦!”我实在拗不过她,只好清了清嗓子,低声叫道:“你…把裙子提起来。把内给我看!”当时这句话说出来的顺畅程度,令我自己都有些惊讶,而她在听到我的“命令”后,居然脸红了。

 然后扭扭捏捏地把裙子提起来…当然,那时候我都忘了,她里面根本没有穿内,因此给我看的,是一副毫无遮掩的少女部。“你…”不知为何,我其实早已经将她的‮体身‬看光了。

 但看到她全的样子时,我不曾有过半点非分之想,反倒是现在她提着裙子只出‮身下‬的样子,却让我起了反应。

 “你…不许看…哎呀,谁让你把头偏过去了,你不看我我怎么找感觉啊?诶…不对,谁要你盯得那么紧啊…别像那样看…也别不看…”她这一通抱怨惹得我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但最终,我们两个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对方的生殖器上,那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一种在曾经的空想创作中都没有过的、在灵魂深处男女之事的体会。

 而我也是头一次意识到,女的私处也并不是和情小说里写得那么完美和吸引人,其实那个部位本身并没有太强烈的惑力,甚至还有点难看。

 在那一瞬间,我才领悟到,赤的女对男的吸引力并不来源于赤,而是她在被注视着体时出的那种神情…那天之后,景还是没有续写她的旧作,反倒是发表了一篇议论文,名为《实践论》。

 ***由于我的推波助澜,景出行之旅不仅没有停止,反而越发猖狂了,而在她的迫之下,我也一步步被调教成一个足够调教她的‮态变‬。用她的话说。

 在故事中设置一个‮态变‬的存在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弥补女主角“主观能动”的缺乏,当然,我对此仍持反对意见。

 抛开我被迫扮演的角色不谈,这样的写法实在容易入俗套,不免有投机取巧之嫌。只不过景愈发乐在其中,我也只好陪同。

 而了解到景的这一爱好之后,我才发觉学校里可以自由活动的区域竟然有那么多。用景的话说,为避免场景的单一和剧情的雷同,必须要在各式各样的地方去尝试这种“出调教”

 而在不同的地方,可以进行的玩法和内心体验也是截然不同的。我对此不置可否,毕竟在我看来,赤身体这种事除了在自己家以外,在哪做都不太对劲。

 六月份的最后一天是校庆,校庆之后就是暑假,那天景又一次找上了我,那天我撞见她的时候。

 她身上的装束十分奇怪,白色上衣和蓝色短倒是平平无奇,但腿上那像是雕着花纹的半透明黑色护腿却是见所未见。“嘿嘿,你看我今天的打扮怎么样?”“你腿上这个是什么?我第一次见。”

 “哦…这个。这个叫蕾丝长筒袜…战前时候的东西了,现在已经造不出来了。我是前段时间在画册上看见的,就…”“就去定做了一双?”“就去画了一双!”她眼神中带着狡黠,笑嘻嘻地盯着我,显然是断定了我不信。

 见我面色疑惑,便抓着我的手就往她腿上放:“来,不信你摸着试试…”我还没反应过来,手便接触到了她的‮体身‬…没错,那是肌肤的触感,没有任何的织物覆盖其上,但那一瞬间,景忽然了一声…我太明白那声音意味着什么了。显然。

 她做事之前根本没预料到自己被别的男生摸到‮腿大‬会有什么感反应,而这个痴于野外的少女,又一次在我面前红了脸。可即便如此,她的表情依然尽可能维持着一种不在乎的镇定神情。

 这副模样,倒是得我很不好意思了,而我不得不承认,摸到她的腿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触动。但那副表情,却几乎让我起了反应…

 “哦…对了,”景恢复了原来的状态,继续笑嘻嘻地跟我说“你站在我面前这么久了,还没发现点别的端倪吗?”“没有,你今天…”我正要回话,却愣住了。

 在她的提醒下,我才发现了她身上的不对劲之处:她身上的衣服为什么会那么紧,以至于口的头形状都清晰可见,而她的短也同样把部的曲线保留得那么完好,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什么也没有穿一样。

 不,她就是什么也没有穿…“看不出来吧,嘿嘿…告诉你啊…我身上的衣服,全是画上去的!”她简直是疯了,那地方可是校园广场,纪念当天正人来人往,她就真的不在乎被人看出来吗?

 当然,看她的样子,显然是毫不在意的。“嘿嘿,变龙姐姐的功底不错吧?我一路走来都没有一个人发现问题,反倒是很多男生都盯着我的腿看…你说,这个叫丝袜的东西,真的有那么吸引人吗?以后要是找到原材料,我一定要自己做一双出来。”

 “好了好了,这里人太多了,还是回去好好把衣服穿上吧,要不然…”“怎么,你担心我啊?”她依然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这才刚开始呢,走,进里面去逛逛!”她不由分说,拽着我就往礼堂里面冲。里面正要进行校庆节目。

 她拽着我随意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位置坐下来,整个过程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大约一刻钟后演出开始,但显然,我已没有心思去在意节目内容了,身边这个正表演公开出的少女夺走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但…的是(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表述这种状况),在那种条件下,身边坐着一个不穿衣服的女生,我完全没有产生生理反应。因为我比她本人还要紧张得多。幸而室内一片黑暗,只有舞台上打着亮光。

 在这种环境中即使连画在身上的衣服也没有恐怕也不会惹人注意,不过景的兴趣点显然已经被完全释放,若不是我死死拦着,她几乎就要冲到舞台跟前去来一场心灵体验。

 “噫,没意思,连个看我的人都没有啊?”她小声嘀咕着。“那我算人吗?”“你?嗯…不算,在这个故事里,你只是会说话的巴而已。”

 “你真的这么想吗?”这时她忽然伸手朝我下摸了一把,接着长叹一声道:“哎呀,甚至连巴也不算了…”***  m.sSVvXs.Com
上章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