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
第1章 当然事实证明
 你知道“恶魔”吗?我想多数人早已忘记了。数十年前,当这个世界仍然是它原本的模样时,一句奇怪的俚语就已在世上传播开来:“恶魔来自天上。”最初,并没有人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直到最后,从天而降的恶魔把世界搅得一团糟。人类战斗,人类败退,人类迁徙…那时我和家人跟随着我们的领袖向南躲避恶魔的追杀,来到了这里。

 那时,这块土地还是一片一无所有的荒原,围绕四周是一条环形的大裂谷,深不见底,裂谷两岸最短的距离也超过一百公里。我们跟随着队伍,经过那唯一一条栈道,到达这座裂谷中心的‮大巨‬荒岛。

 当最后一个难民通过后,栈道便轰然倒塌,岛屿和外部的通路便彻底截断。数十年来,我们的族群便在这座岛上求生、发展,直至今建成这座‮大巨‬的城市…

 当然这并不是我这个故事所要讲述的主要内容。我要说的不过是些再琐碎不过的小事,和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带着恶趣味的隐私罢了。

 ***故事最初起始于我们迁徙到这座孤岛之后的第十五年。最初我们对这片土地的称呼还叫“临堡”不久后又改为“暂京”

 并且始终坚信人类的文明还没有灭绝,且最终可以击败魔族,重新夺回属于我们的荣光,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这支队伍并非后来“新派”历史学家所谓的“乌合之众”

 事实上,我们之中大部分是旧时代各行各业的人才,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我们在短短十五年之中。

 就建成了四所大学,而我在十八岁那年,进入了暂京排名第二的大学(排名仅仅是指建成的顺序,与学校的综合实力无关),并选择主修了文学专业。想想也知道。

 在那时的人类的生死存亡之际,是否还需要发展文艺的质疑声始终没有断绝过,但那时领袖坚称“精神建设在末日关头更为要紧”并最终拍板在大学保留文学和艺术专业课程。

 说回正题,故事起始于开学三个月之后的一个传言:到了夜里,校园中会有一丝‮挂不‬的貌美少女四处游,当然,这里我也不需要卖关子。

 正如那句老话说的:当舞台上挂着一把,终幕之前这把肯定会响。既然我在这里提起这句传言,这传言自然是真的…这一点想必读者一定都早已心知肚明。

 只不过,当时我并没有把这种话当一回事,毕竟,当时天天都在传着各式各样的荤段子,每个月还有人从寝室的门和窗情杂志。

 当时学校针对这类问题调查过多次,但每次就连半点蛛丝马迹也查不出来,那时我们多多少少都还处在恶魔随时可能再度降临的恐惧之中。

 好在当时我们大家都还有充分的信心能重返故乡、重建文明,一切工作都进展得有条不紊,但精神的空虚和意志的动摇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

 尤其是在我们这一批血气方刚又忧心忡忡的大学生中间,情物件的流行也就并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事了。我的寝室自然也不会是什么例外。

 每隔一段时间,窗户就会再某个夜晚被敲响,紧接着一名室友就将窗户稍稍推开,然后一本或几本印刷简陋的小册子就从里扔了进来,里面的内容便是几篇黄小说。

 即使以当年的眼光来看,那些作品的水平也实在很难称得上优质,但无论如何,我们这批人便是凭着这点粝的精神食粮度过了一段难熬的时光。

 ***至少在情这件事上,我们可以充分地信任人类的主观能动:在填了一段时间的“精神食粮”之后,我们这批人也开始不甘寂寞,自发开始合成属于我们自己的“精神食粮”了。

 诚然,那时这片荒原上的物质水平可谓低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但难以置信的是,人工植树园与造纸厂在我们迁徙后的第一年便已运转起来。

 生产链很快就成型了,各类纸张的供应始终保持充足。墨水、订书钉等一系列的文具生产也在其后的半年内迅速开始运作。

 这些都是之后暂京能在如此短时期内发展起来的重要基础。这也就从另一个方面解释了为何在当时萧条的环境中,情创作能有如此好的发展空间。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学生都在这一时期疯狂创作起各式各样的情小说。

 只不过这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这些写出来的作品,究竟应该投递到哪里去?因为我们中间没有人知道那些奇怪的情小说从哪里来,也就更不知道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应该去找谁发表,仿佛一切都是从天上掉下来。

 然后沉到地底下不见了似的。于是自然而然的,在情创作这一块逐渐形成了两个圈子,一是那个传发情杂志神秘组织,二是我们这些相的同学朋友圈子。说来实在惹人发笑。

 那时我恐怕是自己这个圈子中对情方面兴趣最小的人,但或许是出于所谓“文人的自觉”也跟风写了些既登不了大雅、也冲不进茅坑的玩意。

 至于那个从窗户里扔进来情杂志的神秘人,我们寝室的几人也和大多数其他学生一样,对其真实身份的好奇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甚至倒了冲动,只是那人每一次来都戴着面罩。

 而且在丢下杂志后就迅速溜走了,加之天色昏暗,就连那人是男是女、有没有头发、有几手指、眼睛是大是小…我们都没有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来。

 与后来我们固有印象中的情刊物不同,神秘人给我们的月刊从外表看上去一点也没有情的感觉。书的封面上没有标题,也没有编者署名。

 甚至没有暗示的图片,上面画着的只是一艘乘风破的‮大巨‬帆船,桅杆上悬着一面骷髅旗,这很容易让人误解为一部海盗题材的传奇小说。

 事实上我们第一次收到月刊时也是这么以为的,直到翻开第一页后,才正式打开新世界的大门,而从开学以来,这个四处分发情杂志的神秘组织。

 就一直是我们这批新生每闲谈的热门话题。有人也向高年级学生打听相关的消息,但得到的除了沉默不语,就是故玄虚,不住再三追问的,便用些“很快你就会知道了”的话术搪,当然。

 事实证明,这话倒也并不算敷衍,因为我的确在不久后就认识到了那个神秘组织。***在入学后次年的四月某,我的一位室友便带着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回来,宣布要对我们几个宣布一项大事。“我碰到那个“神秘组织”了!”“哪个?”“还能是哪一个?那个啊!”  m.SSvVXs.cOM
上章 断崖边的修路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