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主冷艳高贵 下章
第三十九章
 骆一帆是安排了人来接他,但见唐宁来了机场,就让司机先行离去。

 唐宁站在车门前,看着骆一帆将他的行李放置后备箱,其实他人实在是潇洒,所以不管是穿怎样的衣服,以及做怎样的动作,譬如说上车这种简单的动作,都帅气人。

 跟喜欢的人定情不到一个月,还没约会过,第一次正式的单独相处是在骆一帆的公寓。骆一帆的公寓装修主调是黑白,简单低调但又透着奢华的感觉,地上铺着灰色的长地毯,阳台外面还有一张藤制的躺椅,旁边陪着一张十分精致同系列的桌子。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其实很有生活情调。

 骆一帆从厨房泡了两杯红茶出来,其中一杯放至唐宁前面的桌子上。

 唐宁将红茶捧在手里,看向骆一帆,他精神还不错,但是脸上还是有几分疲倦在,她心里忽然就很过意不去。“其实你不用陪我,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会照顾好自己。”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即使坐的是头等舱,感觉也不会舒服,而且还有时差。

 身边的沙发往下一沉,是骆一帆坐在她的身侧,骆一帆笑着说:“你不想我陪你,但我想你陪我,怎么办?”

 他身上的气息又传过来,唐宁有些羞窘,其实这么亲密的话…暂时很没办法很自然地适应。她忍不住往旁边挪了挪,娇滴滴声音带着几分嫌弃“你在飞机上待了那么久,身上臭死了,我才不想要陪你。”

 骆一帆莞尔,琥珀眼落在她身上,俊雅的脸上是带着宠溺的笑容:“真的不用我陪?”

 唐宁摇头。暂时来说,她比较想骆一帆离开一会儿,让她口气。她忽然发现自己现在在骆一帆面前,有种怎么做都不太对的感觉。她想要扮演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友,也很想跟他很自然地相处,但是好像不太成功,她还是会有些紧张,生怕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在他面前出丑。

 骆一帆见状,也真的留她一个人在他公寓里玩,告诉她书房在哪边,客房在哪边之后,他就真的回了主卧洗澡休息去了。

 当然,末了他还记得叮嘱一声“要是闷了就去喊我。”

 唐宁点头。骆一帆一进主卧,她就松了一口气,手里的抱枕还是抱在怀里,在骆一帆的公寓逛了一圈儿,然后到书房拿了一本闲书到阳台的躺椅去晒太阳了。

 冬日午后的太阳暖烘烘懒洋洋的,让人直想睡觉。唐宁保守估计了一下,现在午后两点,晚餐她肯定是和骆一帆一起,所以就提前打了个电话回去给唐妈妈,说晚上跟林夏一起,不回家吃饭。昨晚这些事情之后,她往里看了看,偷得浮生半闲,最后还是决定将书本盖在脸上窝在摇椅里睡觉比较好。

 唐宁是被忽如其来刺目的光醒的,她紧皱着眉头,眼睛慢慢张开,对光线有些适应不能。等完全适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骆一帆双手扶在躺椅的两个扶手,俯身,眼里带着笑意看向她。

 唐宁抬手捂上眼睛,语气里还带着没有完全清醒的鼻音“骆一帆,你做什么?”

 她没有等到男人的回答,就感觉到自己的‮体身‬凌空而起,她吓了一大跳,双手反地环在他的脖子上,终于完全清醒。

 骆一帆将她横抱起,然后踏进客厅“怎么在外头睡着了?”

 这样被人抱着…好吧,唐宁必须得承认,她心里其实是既紧张又甜蜜,其实甜蜜还是比较多的。“太阳晒得舒服,我原本就想着闭目养神一会儿,但是没想到就这么睡着了。”虽然已经完全清醒,但是骨头还是懒洋洋的,不想动。

 骆一帆将她放在沙发上,其实一见到她,他就留意到她眼底淡青的阴影“这个假期过得很累?”

 唐宁掩了个哈欠“还好,我过得很高兴。”停了停,她看向桌面上的红茶,好像早就已经冷了,她决定要行使女朋友的权利“一帆,我渴了,想喝热茶。”

 女友大人下的命令,岂敢不从?骆一帆又了一杯热茶出来给她。

 大概是刚睡醒的原因,唐宁整个人都没什么防备,骆一帆见她没有开始那么拘谨,心里也乐见。不然的话,他真的会觉得自己像个拐小朋友的怪叔叔。

 唐宁接过骆一帆给她的热茶,喝了几口,正要往桌上放,然后中途就被人接了过去。她一愣,转头望向骆一帆,只见他脸上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容,然后被子凑至他的嘴边。

 事实证明,唐宁发现当一个看似冷清的男人,想要勾引一个女人的时候,威力是无穷的。她对骆一帆,根本就是招架不能。

 骆一帆见她又红了脸,心底又是一阵莞尔。他这才发现,平时再怎么落落大方的女孩,其实也还是会很容易就害羞。

 “晚餐想吃什么?”他问。再要逗她,他担心她会继续脸红,然后整个人都要烧起来。

 “随便什么都好。”她其实很好养。而且骆一帆不说还好,一说她发现睡了一下午的自己,肚子居然饿得咕咕叫。

 骆一帆瞥了她一眼,问:“真的随便什么都好?如果我决定了,那你可就不能后悔了。”

 “…那还是吃火锅好了!”

 于是,两人定情后的第一次约会,不是浪漫的烛光晚餐,而是火锅。唐宁看着一身浅灰色休闲服的男人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进忙出,有些不好意思“要我帮忙吗?”

 她没想到骆一帆居然是新世纪好男人,看着他那些娴熟的动作,就知道他平时也常进厨房。也是,听大堂哥说,每个在外国求学的人都会有一手好厨艺,如果是大堂哥就算了,但明明骆一帆从小在英国长大,居然也会火锅,真是不可思议。

 骆一帆笑着摇头,问:“你喜欢麻辣味的还是三鲜味?”

 “三鲜。”

 骆一帆点了点头,继续忙活,将切好的东西放进已经烧开的水里,该提前下锅的提前下锅。然后走到冰箱的急冻层,取出一些他备用的片。

 唐宁看得叹为观止,骆一帆的厨房跟她想象中单身汉的厨房很不一样,应有尽有。

 滚沸的汤汁飘出人的香味,让人食指大动,早就饿了的肚子更加咕噜噜地告荒。唐宁走到骆一帆身边,看着那些白色的汤底,猛口水“好香,我好饿…”她的声音原本就偏软,这个时候这么低喃着,像是在撒娇。

 骆一帆含笑望她一眼,然后手里的小勺子放至她的嘴边“尝一下味道。”他正在调酱。

 唐宁依言尝了一下,随即皱着眉头,粉的小舌头吐了吐“有点辣。”

 骆一帆微微一笑,看来他的小女友不爱辣的,就算是一点点辣,似乎都不喜欢。另一只忽然抬起,托住她的下巴。“辣吗?”

 唐宁愣了一下,他凑过去,轻吻她的嘴角,然后热的感觉从上传来,他居然在她!

 骆一帆含笑的眼睛看着她,意有所指地说:“不辣,很甜。”

 “…”原来男人的面目可以有这么多种,以前给她感觉的冷清,似乎都是假象。

 骆一帆笑着,伸手打开橱柜,再拿出一个小碗,帮她调不辣的酱料。

 日子好像跟以前一样,但又好像不一样。譬如说,生命中出现了一个男人,又譬如说,生活里多了一只小,不,应该是大猫咪需要照料。

 因为清明到了,林夏要回去祭拜她的母亲,当初林夏从家里搬出来之后,也将她母亲的坟墓迁回了林妈妈的家乡。刚好清明有假,以前的时候唐宁曾经跟她提过不如去拜访一下她外公以前的老朋友,所以她打算回去逗留半个月,而她的宠物大…当然就由唐宁照顾。

 唐宁原本想将大抱回家,谁知道唐妈妈对猫过敏,而且大概是因为大这几天思念主人,唐宁喂给它的东西,它都很有性格地碰都不碰。

 唐宁看着那只懒懒地摊在沙发上的猫大爷,无语。“给你猫粮也不吃,林夏同学可不会见你不吃东西马上就能回来,你是打算饿死吗?”唐大小姐秀气的眉头微蹙着,一手叉,一手指着猫大爷质问。

 但是猫大爷只懒懒地瞄了她一眼,连“喵呜”一声都懒。

 唐宁气结,想狠狠地揍它一顿,但她更怕大会因此赌气,离家出走,到时候她到哪儿找只大赔给林夏同学?扶额,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猫奴的唐大小姐,无奈地抱着猫大爷去了Red Garlic。她记得花谱有一只猫咪叫拖把,说不定花谱有办法。

 当唐宁抱着大去Red Garlic的时候,花谱正在忙。而咖啡屋里一般不让宠物在里面待,所以正在看文件的骆一帆只好带着一猫一人到了Red Garlic后面的院子。

 骆一帆看着唐宁怀里的那只猫,笑着问道:“它怎么了?”

 “它得了相思病,不吃东西了。”唐宁将大放下,随口回答。大以前是猫,到了陌生的环境,开始只在桧木的廊道里蹲着装兔子,后来发现没什么危险,就开始院子跑,像是得了多动症。

 骆一帆看着那只上蹿下跳的猫咪,长臂伸过来,揽着女孩的身,将她往怀里带。“可我看它一点都不像是相思成疾的样子。”

 唐宁整个人往他怀里靠,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已经传来,很安心的感觉。她有些郁闷,说道:“我其实想问林夏同学是怎么回事?不过她现在有事情在忙,我就把大带来了。你说,我能不能让它在花谱家住几天?”说不定有其他的猫咪陪大玩,会好很多。

 骆一帆扬眉“这个我倒是不清楚,等下你问问。”

 唐宁点头,然后又说:“对了,我还有一件事!”

 “嗯?”

 “我有朋友想要请你咖啡屋里的咖啡师和厨师大哥去帮忙。”

 “又是拍卖会?”

 冯叶楠也要筹办拍卖会的事情,唐宁有跟骆一帆提过。

 唐宁点头“对。可不可以?”

 骆一帆忍不住捏她鼻子“能不可以吗?”

 唐大小姐笑地,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下巴亲了一下“不能!”两人交往将近三个月,她对恋人之间的亲密行为已经不像是以前那样不适应。而且,有时候她会有很多小人招数用在男人身上,让男人对她又是爱又是恨的。

 “我慷慨出借我的咖啡师与厨师,就只能有这点奖赏吗?”骆一帆墨眉微挑,眼睛微眯着,似乎很不

 唐宁忍不住笑起来,主动送上香吻。良久,相拥着的两人分开,她侧头笑问:“这样呢?”

 骆一帆捏着她的下巴,忍不住又偷香“强差人意。”

 唐宁捶他肩膀“别太过分了!”再过分她就要恼了。

 骆一帆捉住她的小拳头,正想说些什么,但两人同时都听到了很‮奋兴‬的“喵呜”声。

 不约而同地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大正在桧木长廊那边的水池里,很‮奋兴‬地“喵呜喵呜”叫,而且它似乎…想跳到池塘里去捉鱼。

 唐宁一怔,然后快步走过去,想要将那只意图捉风水鱼的调皮猫咪给逮回来。

 “大,别胡来!”

 “小宁,当心!”

 然后“噗通”的一声水响,唐宁掉到了池塘里去,那只名叫大的猫咪蹲在池塘边,偏着猫脑袋,一脸无辜地看着那张带着怒火的精致小脸。  M.ssVvxS.com
上章 女主冷艳高贵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