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
第三十二章 投名状
 孙志平尴尬地笑道:“陈镇长说笑了,一个遮风挡雨的住处罢了,都一样,都一样。”郭颜端着茶走过来,轻轻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孙志平对她努了努嘴,郭颜咬咬红坐在了我的另一边。

 孙志平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我看了看左右两边的母女二人,又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孙志平,根本就摸不透他们的意图。

 见我不说话,孙志平干咳一声做了个请的手势道:“陈镇长,这可是上好的龙井,您尝尝。”我皮笑不笑地摇摇头道:“这茶我可不敢再喝了。”说完我看了眼郭颜,她估计也想起了上次的事情,神色很不自然。

 “孙主任,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不必拐弯抹角的。”我翘起二郎腿说道。

 孙志平想了想,缓缓开口道:“陈镇长,你刚到任那会儿,我确实拉帮结派地和你唱反调,这事我承认,是我的不对,刘婧那事…”说到这里,他很是羞愧地看了眼郭颜,低下头道:“我确实不知道你喜欢刘婧那丫头,所以这事儿也不能完全怪我,不知者不罪…是吧!?”

 我点了点头道:“刘婧的事我们扯平了,两不相欠。”我说是这么说,实际上他并没有玷污刘婧的‮体身‬,而我却把他老婆了,还爆了他老婆的菊花,我可是占了大便宜了。

 孙志平道:“至于我老婆和琳琳那天给你下药的事,她们也自食其果了,到现在她们还在后悔着,所以…”

 “那件事过去了就别提了。”他一说起那天的事,我的小腹就有些发热,尼玛简直太刺了,郭颜这透了的极品妇人和琳琳这个童颜巨,母女两个一起臣服在我下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可惜这辈子只能品尝那么一次。

 孙志平见我毫不在意,神情一缓,腆着脸说道;“听郭颜说你手上有我那天在酒店里的录音,能不能…”原来叫我来就是为这事啊,看来郭颜把什么都告诉他了,难怪他今天如此巴结我,这是怕我再举报他啊。

 孙志平虽然还在镇‮府政‬上班,可手中的权力已经被我削弱,而且目前他处于观察期,在这一两年内他要是再犯点错,我可以直接将他一到底,让他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他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可言,郭颜这女人我了也就了,可对琳琳这小姑娘还是稍稍有点内疚的,干脆就拿那个录音补偿给孙志平得了。

 于是我点头道:“等到了镇‮府政‬,我当着你的面销毁录音和录像。”

 孙志平没想到我答应的这么爽快,顿时大喜道:“哎呀,那就太感谢了。”

 孙琳琳噘着嘴道:“你不会留有备份吧!?”

 孙志平皱了下眉头道:“死妮子你怎么说话的?你陈叔叔是那样的人吗?”

 孙志平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我知道他还是担心的,我摊摊手笑道:“我这人向来说一不二,说销毁就销毁,如果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了。”

 “信,我信。”孙志平连连表态。

 通过和他的对话,我确定了他们这次并没有给我下套,不过既然已经谈完了,我也不想在此多留,起身便道:“那我就先走了。”

 “陈镇长留步…”孙志平连忙起身挽留道:“还有件事情…”我就知道这老小子肯定不会就这么甘心,坐下来道:“有什么事一次说完,别婆婆妈妈的。”

 “那个…哈哈…”孙志平不好意思地手,整理了下措辞道:“省里的陈秘书长…是你的哥哥?”我眼睛一眯,冷着脸道:“你调查我?”

 “陈镇长别生气。”孙志平抖动着脸上的肥道:“昨晚我不是火气上头了嘛,再加上我现在管着档桉室,您的档桉上周已经调过来了,我就翻了翻,当时确实想抓抓你的把柄,所以就看到了这层关系。”

 “你还知道什么?”我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孙志平道:“那…陈秘书长的夫人,也就是您的嫂子,岂不是就是玖悦集团总裁唐韵卿女士?”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我也不否认,点点头道:“是的。”

 孙志平听到我肯定的回答,顿时倒一口凉气,郭颜估计也是第一次知道我居然有这么硬的后台,一下子被震住了。

 半晌,孙志平换上笑脸,了自己一巴掌献媚道:“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和您作对,真是该打。”说完又了自己两耳光。

 我可懒得在这里看他的表演,摆摆手道:“行了行了,有事说事。”

 “是这样的,帝豪地产以前拿地都是江书记批的条子,帝豪最近挂牌出售一些销量不好的低档小区,听说玖悦集团想要接手,就故意把价格抬高,想要从唐总那里大捞一笔,而且据我对帝豪的了解,这个盘子也不是那么好接的,他们肯定会以地头蛇的优势破坏唐总的扩展计划,总之,就像你买了个有暗病的手机一样,退又没法退,卖也卖不出去,丢了也不舍得,只好不断花钱修,修到最后才发现修理的费用都够重新买一部新手机的了。”

 听他说了这么一大堆话,我眉头扬了扬道:“你究竟想要说些什么?”

 “咳咳…我知道以您的能量和秉,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只要查一查帝豪,就能知道他们的靠山是镇上的一把手江昌邦,只要江书记一倒台,帝豪就完了,而且江书记肯定是斗不过您的,我继续跟着他肯定没好果子吃,搞不好就会蹲大牢,所以…咳咳…我想重新站队,只要您不嫌弃的话…”孙志平眼巴巴地望着我说道。

 哟,看不出来孙志平这家伙还识时务的,把形势分析地一清二楚,在冲突还没完全爆发之前就向我这边投靠,我顿时觉得他确实有些聪明,脸皮也够厚的,难怪能在镇‮府政‬混得风生水起。

 我拿出烟来,抖了一叼在嘴上,正摸着火机呢,孙志平便很有眼力见地掏出火机递给孙琳琳,对她使了个眼色。

 孙琳琳之前敢明目张胆地骂我,那是因为还不知道我的实力,现在见自己的父母都如此畏惧我,自然不敢造次,毕竟她已经成年了,思想早就成了,不会做出不利于父母的傻事。

 她接过火机,打燃之后伸到我嘴边。

 我打算把火机接过来自己点烟,却不料嘴里一空,郭颜把我嘴里的香烟了出来,叼在自己嘴里,把火机接过去点燃后了两口。

 可能她不会抽烟,被烟呛得眼泪汪汪的,边咳嗽边把烟放到我的嘴里。

 我知道她这是在讨好我,一旦我开始搞江昌邦,孙志平必定逃不掉,一旦入狱,豪宅,豪车什么的全都会被封存,郭颜又是个没工作的家庭主妇,到时候带着琳琳根本没法生活,所以她比谁都希望我能给她们家一条生路。

 昔日仗着自己丈夫不可一世的嚣张妇,如今竟然沦落到摇尾乞怜的地步,我不感慨世事无常,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弱强食,适者生存。

 我盯着孙志平的那张老脸,静静地完一整烟,然后在他期盼的眼神中开口了:“你这种人两面三刀,为了自保竟然能出卖一直你的老上级,说实话,我不敢用你。”

 “不是这样的啊。”孙志平顿时急了,连忙道:“江书记这是看我有点利用价值,所以一直都在维护着我,如今我没权没势了,他就视我如弃子,他不仁在先,不能怪我不义啊,再说了,我要是没了工作或者进监狱了,我老婆和闺女就得饿死了,没办法啊。”他说的倒是实情,自从孙志平从县里回来后,江昌邦不去找他,反而去寻找突然消失的柳依依,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江昌邦确实已经放弃他了。

 我瞥了一眼他说道:“先不说我与你的过节,就说你家里的豪宅豪车这些东西,哪一样不是你利用职权剥削的老百姓的血汗钱?像你这种国家蛀虫,你认为我会让你跟着我么?”

 我这句话无疑是狠狠了他一巴掌,孙志平的脸变得有些惨白,连忙说道:“只要您放过我,让我在镇‮府政‬有口饭吃,我一定改过自新,以后再也不敢贪污受贿、吃拿卡要了,八项规定一定牢牢记在心里,陈镇长…”

 见我无动于衷,孙志平不把目光看向了郭颜,郭颜深一口气,向我靠了过来,搂住我的手臂,两只丰房紧紧地贴在我的手臂上。

 “陈镇长…求你了…求你饶了我家老孙,只要你放他一马,你…你想怎样都行。”郭颜也腆着脸开始替孙志平求情,身子不断地摇晃着,软软的房在我手臂上不断‮擦摩‬,搞得我小腹火热无比,郭颜这妇果然有韵味,只是跟了孙志平这老家伙太可惜了。

 虽然我心猿意马,但依然坚定地将她推开道:“你老公就在面前,你这样做不太合适吧!?”

 孙志平陪笑道:“我们都是过来人,男女之间不就那么回事么?听我爱人说,您想当着我的面她是吗?”

 我心中一紧,真没想到,郭颜居然把这种事都告诉孙志平了,可见她对孙志平是多么的忠诚,多么的毫无保留。

 饶是我脸皮再厚,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只是‮体身‬的反应却出卖了我,我的裆渐渐被硬邦邦的茎顶了起来。

 孙志平知道我抹不开脸面,干脆站起身来走到郭颜身后,抓住她的T恤下摆向上一拉,郭颜配合地举起双臂,上身便只剩下一件罩。

 郭颜脸色有些发红,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口,孙志平却拍了拍她的手臂,郭颜这才慢慢把手放下,任孙志平解开她的罩,出两个又圆又大的房。

 孙琳琳被自己爸妈的举动惊呆了,傻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妈妈。

 我也没想到孙志平居然这么豁得出去,为了讨好我居然把自己的老婆贡献出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投名状?孙志平还不罢休,继续褪下郭颜的牛仔短和蕾丝边内,郭颜整个人已经完全赤地呈现在我面前,那透了的‮体身‬彷佛水桃一样人,让我感到茎一阵阵发。  m.sSVvXs.Com
上章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