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
第十六章 尴尬
 苏茹给嫂子里里外外找了一套衣服后,嫂子便去卫生间洗澡去了,而苏茹有些拘谨地站在原地,见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有些脸红道:“要不…我睡客厅的沙发吧!?嫂子在这里多不好意思。”

 我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坐下,搂着她的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嫂子又不是不知道你跟我睡过,你越是这样,越是有盖弥彰的意思。”

 她推着我低声道:“别这样,小心嫂子看见。”我依然紧紧搂着她,感受着平坦小腹带来的柔软。

 此时卫生间里已经传出哗哗的水声,我的大脑中不自觉地幻想出嫂子光着身子的样子,明明在内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不能这么想,毕竟她是我嫂子,我这样做对不起哥哥,可脑海里产生的念愈发强烈,根本就不住。

 以前嫂子刚进门的时候,我看她第一眼就怦然心动,那个时候的我本来就有点内向,跟她说话都脸红结巴,嫂子当时还笑我胆子小,不敢跟女孩子相处。

 其实当时她不知道的是,那段时间我大脑里经常出现她的影子,甚至好几次做梦都梦到的是她,手时就更不用说了,她就是我意的对象。

 现在的我已经变得很开朗大方了,不过见到嫂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依然会时不时幻想和她做的样子,可能这就是心虚的表现吧。

 温香软玉在怀,脑海中的幻想,一起刺着我感的神经,我的茎越发大,隔着子顶在苏茹的沟之间。

 我忍不住把手上移,一把握住了柔软的房,苏茹赶紧用手捏着我的手腕不让我动,紧张兮兮地看了卫生间一眼,低声道:“别这样,小心嫂子看到。”

 “没事,我听着声呢。”我伸头一口将她的嘴吻住,舌头轻叩牙关。

 可能是苏茹太过紧张,牙关咬地紧紧地,我的舌头始终进不去,我也不急,隔着薄薄的衬衫捏着她的房,腾出一只手顺着小腹的钻了进去,一下子就摸到了隆起的上光滑无,手感细腻,感觉好极了,她的下面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极品名器啊。

 她抓住我作恶的手赶紧往外拉,有些着急地想要说些什么,可嘴巴被我死死堵住,只能发出‘唔唔’之声。

 我的手继续慢慢下探,突然间,我的手背触到了软软的内,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翻手往上摸了摸。

 “唔…”苏茹使劲甩开她的头,非常着急地低声说道:“快拿出来,快。”我才不听她的呢,疑惑地问道:“这是啥?”说着我扯了扯内

 “不…不要动,我…我来大姨妈了。”苏茹使劲夹着腿,红着脸低声说道。

 我的手一下子僵住了,我说怎么软绵绵的像有一层棉花呢,搞了半天是卫生护垫啊。

 苏茹见我不说话,便把我的手拉了出来,从我身上下来坐到身边,有些沮丧道:“本来应该下周来的,不知怎么的就提前了。”

 我见她似乎有些愧疚,便拉着她的手笑道:“可能是太长时间没做了,前几天跟我做了两次,把内分泌搞紊乱了,以后经常做就会正常起来。”

 她掐了我手臂一下,风情万种地白了我一眼唾道;“呸,尽瞎说。”说完她看了眼我那依然鼓鼓的裆部道:“憋得很难受吧!,要不…要不我晚上用…用手…”

 我盯着她那娇滴的红,咽了口唾沫道:“用嘴更舒服。”

 苏茹又想掐我,我身子一躲,然后伸手挠她部。

 “咳咳…当嫂子我不存在是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卫生间的门已经开了,嫂子正站在门口一边用巾擦着头发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俩。

 苏茹赶紧收手,往旁边挪了挪,红着脸低下头。

 此时嫂子身上裹着浴巾,凹凸有致的娇躯尽显无疑,瀑布般的长发从一侧垂下,红彤彤的俏脸面若桃花,再加上卫生间的雾气不断从她身后飘出,让她彷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仙子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嫂子见到我们这个样子便笑道:“行了,弟妹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怕羞,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回房间睡觉去了,你们也早点洗洗睡吧。”说完,嫂子朝客房走去,走到门口突然再次转过头来冲我们眨眨眼“晚上动静小点。”

 我突然发现,以前温柔大方的嫂子从来不跟我这个小叔子这样说话,自从这次来镇上后就感觉变了个人似的,难道是见我真正成为了男人,觉得可以和我开这种成人类的玩笑了?听到房门‘砰’的一声响,我才回过神来,迫不及待地拉着苏茹道:“咱们洗澡去。”

 苏茹红着脸推了我一把道:“各洗各的,等大姨妈走了再说。”

 我知道她这是不好意思,怕我看到大姨妈觉得恶心,我也不强求,于是道:“你先去洗吧。”

 她感激地凑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这才从包里拿出巾和睡衣去了卫生间。

 房间里陡然安静下来,我脑中又忍不住出现了嫂子的身影,此时的她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已经解开了浴巾,赤条条地钻进了薄毯里?想着想着,我愈发激动难耐,心里似乎有几千只蚂蚁在爬,恨不能冲进去揭开毯子,把梦寐以求的嫂子紧紧搂在怀里。

 就这样,我忍着‮身下‬的七八糟地想了一通,直到苏茹从卫生间出来我才断了这种忌的念。

 苏茹拧着她的包进了卧室,我赶紧跑到卫生间把门关上,光了衣服打开凉水头,从头到脚冲了一遍,突然间,我的目光瞥见洗手池旁边的衣服篓子里的衣服,心里砰砰跳起来,嫂子的内衣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明知道这种猥琐的想法是要不得的,可我的腿却不听使唤地慢慢走到洗手池旁边,有些颤抖地把衣服篓子的衣服拿了起来。

 最上面一层是苏茹的衣裙,衣裙里裹着她的罩和内,她的我以后可以经常看,所以我便将她衣服放到一边,拿起最下面一层的衣服。

 嫂子的衬衣、职业黑色长,把这些拿起来之后,篓子底下的两件事物让我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一套澹红色的蕾丝边罩和内静静地躺在那里,彷佛在向我招手。

 我内心挣扎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把罩和内拿了起来,用手细细感受着它们柔软的质地。

 鬼使神差般的,我把鼻子凑到罩上使劲嗅了嗅,一股澹澹的女人香味钻进鼻腔,那味道让人神醉,脑海中不又浮现出嫂子的身影。

 我如同魔怔了一般忘记了叔嫂之间的忌,把那条丝质蕾丝内裹在大的茎上,凉丝丝滑腻腻的感觉非常舒服,关键是想起这内曾经将嫂子的翘包在里面,现在又和我的茎裹在一起,对我心里的刺可不是一般的大。

 我忍不住一边闻着罩飘散出的芬芳,一边隔着内轻轻茎,幻想着把嫂子按在上不停地,快渐渐来袭。

 就在我沉在这‮态变‬的一刻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我浑身一僵,手中的动作顿时停止了,抬起头望着站在门口的嫂子。

 嫂子手里拿着擦头发的巾,应该是想把它搭在卫生间的架子上,陡然看到我蹲在地上的所作所为,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愣了一下,然后本就因为喝了酒的红脸更加红,慌忙退后一步将门给带上。

 好半天我才回过神来,心里不忐忑不已,真恨不得一巴掌甩在自己的脸上,这办的什么事啊,以后叫我怎么面对嫂子?也不知道嫂子会怎么看我,可能她也想不到以前内向的我竟然会这么‮态变‬这么猥琐,拿着她的内衣自,搞不好嫂子会被我这样的举动给吓跑,这可真是麻烦了!还有更恐怖的就是,如果她把我的‮态变‬行为告诉了哥哥和爸妈,那我…死了都觉得丢人!我有史以来第一次慌了神,完全没了主意,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穿着睡衣走出卫生间的,又是如何爬上的。

 可能是因为苏茹喝多了酒,早已侧着身子甜甜地睡着了,即便她现在醒着,我也没心情让她帮忙口了。

 我关掉头灯,躺在上静静地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出神,心中一片茫然。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手机在头柜上发出一阵蜂鸣,屏幕亮了起来,我伸手准备将屏幕关掉,可我突然被屏幕上的字样给吸引住了。

 是嫂子发的微信消息!我的手颤抖起来,不敢点开这条消息,这条消息要么是嫂子指责我思想龌龊,要么是骂我一通,更严重的就是告诉我明早她会离开。

 在我的认知中,无非就这三种可能,思量半天,我实在是没办法,既然自己做出了这种事,就应该承受相应的后果,不管怎样都是我自找的。

 我无奈地解开屏幕锁,把手机拿到眼前。

 嫂子:“强子,你现在应该很害怕吧!?说实话,刚才你的行为确实吓了嫂子一跳,不过事后想想,其实也能理解,每个人都会自幻想对象往往是自己无法得到的人,而你又那么年轻,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生理需求和心理需求都是极大的,我是你嫂子,这种有违伦常的忌更会产生强烈的刺感,所以你才这样做了。

 正因为理解你,所以嫂子不会怪你,你不用害怕,我依然是你嫂子,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而产生负罪感,不值当的。”我盯着屏幕怔怔出神,我怎么也没想到,嫂子居然会将这件事轻描澹写地揭过去,而且还反过来安慰我,试问世上还有嫂子这么善解人意的女人吗?想到此,我原本彷徨不知所措的内心渐渐安定下来,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可能嫂子觉得还不足以让我释怀,紧接着又发来一条信息。“苏茹不是和你睡在一起吗?她那么漂亮温柔,身段又那么好,如果憋不住可以找她啊,可别把小小强憋坏了哦,将来还要靠你给陈家开枝散叶呢。

 (坏笑)…”这句话明显就是嫂子在用调笑的语气缓和气氛,看到最后一个坏笑的表情,我的心情完全平复了,之前的尴尬已经完全消失。

 我回了一句“苏茹她大姨妈来了,没办法啊,我可不想和她血战到底。”

 “那你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没想到嫂子竟然秒回,言语间依然是调笑的口吻。

 还没等我回复,嫂子又来了一条信息“完之后记得把我内洗干净,别等干了结成硬壳子洗都洗不掉,这套内衣可是很贵的。”

 嫂子的这句话让我原本已经平复的内心再一次火热起来,嫂子她竟然允许我用她的内衣打飞机,那也就是说,她真的不介意我把她当成幻想对象?难不成嫂子也喜欢我?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膛了,想也不想地回道:“大不了我赔一套给你。”这句话发过去之后,很久都没再回信息,我以为嫂子睡了,就准备把手机丢到一边。

 可这时嫂子却又来了一条信息,我打开一看,是个淘宝链接,紧接着嫂子在下面回复道:“我和你哥哥结婚时你都没送过什么礼物,那时候你没钱,现在当镇长了,是不是该给嫂子补个礼物啊,对于你来说可能有点小贵,你不会不舍得吧!?”我点开链接,页面跳转打开淘宝APP,我定睛一看,内心开始狂躁起来,茎慢慢抬起头来,内口都被撑开了一些。

 ‘轻奢定制品牌Vanmbo无痕内衣套装\’嫂子已经选择好了款式,是一套黑色蕾丝镂空的内衣,模特穿着看起来非常感,要是穿在嫂子身上,那杀伤力简直太惊人了,我的茎又硬了一些,忍不住幻想嫂子穿着睡衣站在我面前的样子。

 这套内衣的价格是一千六,相对于那些三四百的内衣来说确实贵了不少,不过对于我这个工资加奖金月收入过万的人来说确实不算个什么,我毫不犹豫地点了下付款,拍下了这套内衣。

 估计嫂子那边收到了订单付款通知,立即回信道:“让你破费啦,睡觉了,困死了,明早叫我。”我发了个再见的表情,然后放下手机,隔着子‮摸抚‬着硬邦邦的茎无法入睡,脑海中全是嫂子的样子。

 不由的,我想起隔壁的尤物柳依依,不知道她睡了没有,如果没有,我是不是应该帮她播撒一下种子?一念至此,我更加难以入睡,索爬起来穿上衣服,拿着钥匙蹑手蹑脚地出了门,按了下柳依依的门铃。

 不多时,柳依依把门打开,似乎早就猜到是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只是上前扎进我的怀里。“你来了?”

 她说道。

 我什么话也不说,直接低头吻住了她那娇的樱,一手‮摸抚‬着她的嵴背,一手抓住她那翘的瓣,带着她一步一步慢慢向客厅挪动。

 客厅里被摔烂的东西已经清理掉了,看来她今天恢复了不少,不再像昨天那样伤心。

 她的舌头主动钻进我的嘴里,我赶紧如饥似渴地住,滑腻温热的感觉让我浑身燥热。

 渐渐地,我们走到沙发边,我和她一边接吻,她一边解开我的衣服,我也同时拉开她睡衣的绳带,她双臂一展,睡衣从娇躯滑落在地,完美的体在灯光的照耀下发着柔光。

 我分开她的伸手一推,柳依依靠在落地窗前,我急不可耐地褪下全身衣物,见她正背对着我双手撑着窗户,部下噘起,似乎早已迫不及待地召唤我的入。

 我伸手往她下一摸,柔软的上已经是爱,可见她对我的大巴有多么的饥渴。

 我双手分开她的瓣,出那闪着水光的,把头抵在了口。  M.SsvVxS.cOM
上章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