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
第十三章 差点露馅
 我的动作一下子顿住了,大门不是被我反锁了吗郭颜的女儿怎么进来的郭颜被她女儿的叫唤声吓得浑身一哆嗦,身子勐烈颤动起来,门急剧收缩,嘴里发出‮魂销‬蚀骨的呻之声,她居然被强烈地屈辱感和女儿的惊吓刺地高了。

 极度的紧张加上门的之力,使我浑身肌紧绷,大脑瞬间空白一片,部难以自抑地勐烈动起来。

 大的茎呈大开大合之势次次连入,五六下之后,顿时感到眼一麻,马眼出报复的种子。

 完之后的我立即清醒过来,连忙把是白沫的茎拔了出来,郭颜的菊花口大张着,被松的肌一时间难以复原。

 “呜呜…”郭颜无力地趴在上,根本就不敢回头看自己的女儿,把头埋在上哭了起来。

 我拿毯子盖在‮身下‬,看着门口的姑娘也一时无语,这尼玛做的什么事啊,当着人家女儿的面把她妈妈搞了,饶是我脸皮再厚,也有些无地自容。

 小姑娘的眼睛中噙了泪水,啪嗒啪嗒直往下掉,我尴尬地正准备说些什么,却不料她小蛮一扭便跑掉了。

 我讨厌她父母是真,可我却没想过涉及到她,再说了,她的样子看起来像个未成年,我还没有胆量作为官员以身试法。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我心里很是烦躁,于是到卫生间冲了个澡,穿好衣便准备离开,临走前瞥了眼主卧,郭颜依旧趴在上哭泣着,对于她,我只能说活该。

 我开车到饭店打包了两个菜,便径直回到了住处,看到隔壁的房门紧闭,贴着耳朵听了听屋子里的动静。

 房间里没有任何声音,柳依依该不会想不开自杀了吧!我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伸手敲了敲门。

 好半天门才被打开,柳依依身上依然穿着被扯烂的衣服,头发凌乱地披在肩上,神情萎靡不振,看样子她应该一天都没出门,想必饿了一天了。

 “你来了…”柳依依的眼睛中总算恢复了点神采。

 我点了点头打算进去,但想到万一包养她的干爹来了就没法解释了,于是说道:“到我这边来吃点东西。”

 她拿上钥匙锁上门,跟着我进了我的屋子。

 我放下打包盒跟她一起坐到桌前,递了双筷子给她道:“无论怎么样,生活还得继续,你这样不吃不喝伤的只是你的‮体身‬,并不能解决事情。”

 她看着我道:“命运真的很不公平,有的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我拼了命都得不到,我想不通,真的想不通。”我听了她的话顿时乐了“合着你这一天不吃不喝就在想这事啊…”“很可笑么…”柳依依眼睛红了。

 “哈哈,哲学家想不通的东西你还能想通…”我忍不住笑道。

 柳依依妩媚地瞪我一眼,娇嗔道:“你还笑…”

 我给她夹了筷子菜道:“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你想想啊,有的女人确实很有钱,但却长得不好看或者身材不够好,她们花了钱去整容,去塑形,不仅遭罪,还有可能对‮体身‬有影响,但看看你,相貌身材都是一,在这方面你占尽了优势,这难道对她们公平么…”

 “就你会说。”柳依依风情万种地白了我一眼,端起碗来开始吃饭,她一天都没吃饭,肯定饿坏了。

 吃完饭后我找出跌打酒道:“到沙发上去,我给你处理一下红肿的地方。”

 她摇了摇头道:“不要了吧!,好疼的。”我点了点她的额头道:“怎么还像个小孩子,赶紧的…”柳依依哦了一声噘着小嘴坐到沙发上,我倒了点跌打酒在掌心,快速热之后覆盖在她左小臂的那块红肿之处轻轻

 她皱了皱秀眉,紧咬着红不吭声,我说道:“忍一忍就好,明天应该就可以消肿了。你干爹可真够狠的,对女人也下得去这么重的手。”柳依依的目光定定地看着我,突然眼圈有些发红。

 我停下手道:“力道是不是重了点那我轻点。”

 她摇了摇头,鼻子道:“除了我爸妈,从来没人对我这么好过。”我不想把气氛搞得这么凝重,于是开玩笑道:“听说很多女孩子都有一定的恋父倾向,你爸不在的情况下,我不介意做你的干爸哦,或者叫干爹也行,嘿嘿。”

 “去你的,又笑我。”柳依依扬起手来打了我一下,自己也忍不住浮上了笑意。

 我发现这女人真是个尤物,生气也好,高兴也罢,一眸一笑间总是有着一股风情,难怪在她父亲落难之际会不惜以三百万的承诺来将之包养,可见她的魅力是多么的大。

 给她处理完毕之后,柳依依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去卫生间冲了个澡,出来后见她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

 现在已经立秋了,晚上还是有些冷的,我关掉电视,轻轻把她横抱起来走进卧室,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了上,在她身上盖了条薄毯。

 我穿着四角靠在头,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可身边躺着个极品尤物,完全静不下心来看书,于是干脆躺下来把手搭在她纤上,把头埋在她的发丝间准备睡觉。

 不是因为我白天做了两次,对于我这种年轻气盛的小伙子来讲,这都不是事儿,也不是柳依依不够吸引人,而是因为她手臂有伤,又精神萎靡了一天,我实在是不忍心再把她醒了折腾。

 我忍着茎的痛好不容易才进入梦乡,直到被一声惊叫给吵醒。

 我睁眼一看,外面的天还是黑的,手机时间显示才五点钟,柳依依急急忙忙地起身准备离开,我赶忙问道:“你怎么了…”

 她回头道:“我得赶紧回去,干爹他一般都是五六点过来我这里,要是被他发现我不在家就惨了。”虽然我想让她留下来,可我不能,要是让他干爹知道她一晚上都在外面指不定又要毒打她一顿。

 只怪我没那么多钱来帮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去,唯一的解决办法,可能就是抓紧时间让她怀上孩子,只有这样,她才能拿到钱,彻底离开那个包养她的男人,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让我无能为力的事情,心里很是惘然。

 柳依依走到卧室门口,突然跑到边,弯‮身下‬吻了我嘴角一下,然后转身离去,她消瘦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落寞与孤独。

 边留着她的体温和香味,我再也无法入眠,干脆起身玩了会儿手机,等到六点多的时候,我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门,开着车到了红岭花园小区。

 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刘婧从小区里走了出来,于是按了按喇叭。

 刘婧见到我这么早就过来了,脸上出笑容,快步走了过来,从她走路的姿势来看,下面应该已经消肿了。

 刘婧看起来心情不错,看来孙主任和工作的事是她的一块不小的心病,昨天我帮她全解决了,她自然而然就从悲伤中走了出来。

 我把副驾驶的门帮她打开,也就在这时,我见到小区门口又有两个熟悉的身影手挽着手走了出来,不浑身一哆嗦,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那两人一高一矮,同样的青春无敌,高的那个是刘雨薇,而矮的居然是郭颜和孙志平的女儿孙琳琳卧槽,真是要了我的命了,这一刻我居然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恨不得一脚油门赶紧开熘,要是刘婧姐妹知道了我和孙琳琳妈妈搞的事情,那就扯澹了。

 刘婧一上车我就手忙脚地启动车子,打算赶紧带着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刘婧不了解情况,笑着说道:“着什么急啊,你没看到妹妹在后面向你招手么…”正是因为她和孙琳琳在一起我才着急啊,我六神无主地看着窗外,感觉手脚都是僵硬的。

 刘雨薇一边蹦蹦跳跳地对我挥着手,一边拉着孙琳琳向我小跑过来,我现在如果逃走的话就有些盖弥彰了,只好低着头祈求孙琳琳嘴下留情,别把我和她妈妈的事说出来。

 “姐夫早。”刘雨薇高高兴兴地拉开后门坐了进来,孙琳琳也跟着爬了进来。

 我头也不回地点点头嗯了一声,把头尽量低下,深怕被孙琳琳给认出来。

 我赶紧发动车子朝学校开去,刘雨薇和孙琳琳不停地叽叽喳喳说着话,刘婧看我似乎有些不对劲,低声问道:“你怎么了…”我随便找了个由头小声道:“脖子落枕了。”

 “肯定是枕头太高了,来,我给你按一下。”刘婧不疑有他,伸出左手放在我脖子上轻轻捏着,很是舒服。

 “琳琳,我想跟你坐一起,你说老师会同意么…”刘雨薇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原来她们两是同班同学真没看出来,这个孙琳琳看起来像个初中生的模样,没想到也有十八岁左右了,那岂不是说郭颜在和孙志平结婚的两年前就已经生了孙琳琳这又是种什么情况我抬起头来看了眼后视镜,见孙琳琳正通过后视镜打量我,我浑身一个灵,赶紧再次低下头,希望她没把我认出来。

 “琳琳,你发什么愣啊…”刘雨薇问道。

 “哦跟我坐啊我觉得悬,你是数一数二的尖子生,我的成绩那么差,老师肯定怕我把你的成绩拉下来,肯定不会同意的。”

 孙琳琳说道。刘雨薇道:“你呀,一天到晚就知道玩,昨天下午是不是又逃课出去玩去了高考只剩下一年了,你可要抓点紧啊。”

 孙琳琳脸色一红,低声道:“哪有我昨天逃课是因为因为那个来了都子上了我回家换了个子抱着热水袋就睡着了…”

 虽然她刻意低了声音,但还是被我隐隐约约听到了,我不恍然大悟,难怪昨天我把她们家大门反锁了,孙琳琳却突然出现在家里,搞了半天她一直都在房间里睡觉在去学校的路上,我感觉时间异常漫长。

 好不容易到了校门口,刘雨薇跟我说了声“姐夫再见…”便拉着孙琳琳下了车,孙琳琳回头还看了我一眼,我赶紧装作找东西的样子在收纳箱里翻一气。

 等我抬起头来时,刘婧看着我道:“强哥,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很不对劲,大清早的额头就这么多汗。”说着便拿出纸巾过来帮我擦拭。

 我尴尬地笑道:“落枕了,脖子痛,没事的,过会儿就好了。”说完后我转移话题道:“对了,昨天让你办的事情办好了么…”刘婧笑着拍拍挎包道:“该办的都办好了,陈镇长亲自写的推荐信,又有镇‮府政‬的印章,他们根本就没为难我,直接一路绿灯帮忙办好的。我档桉的事情,可能下周才会转到单位里来。”

 “嗯,那就行了。”我边说边把车调了个头,一脚油门向镇‮府政‬开去。

 到了单位吃了早饭以后,我让刘婧通知各部门负责人在九点的时候到十一楼参加临时会议。

 九点钟,我和刘婧准时进入会议室,我直接坐到会议室上首,刘婧和另外两个女实习生给每个位置都泡了一杯茶,并摆上烟灰缸。

 我见刘婧她们准备退出去,连忙招手道:“刘婧,你留下,给我做会议记录。”因为人员还没到齐,我还没宣布会议开始,底下那些部门负责人们便三三两两地说起了闲话,不用想,肯定在说我把刘婧这个实习生调到镇长办做助理,现在让她做会议记录,那肯定是要将她收为心腹,留在镇‮府政‬之类的。

 有些人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要知道以往这种名额都是他们用来安裙带关系的,我一来就直接占了这个名额,恐怕我这样做太过分了点。

 不过我才懒得理他们,把本子和笔递给刘婧,她搬了把椅子坐在我斜后方,神情有些紧张,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参加镇‮府政‬的会议。

 突然,我见到苏茹坐在左手第二个位置上,头上戴着一顶小红帽,头发披散在脸上,低着头一声不吭,眼睛有些红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等到下班后问问什么情况。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过五分了,于是用手敲了敲桌子道:“安静,这里是会议室,不是菜市场,有什么话散会后再私下讨论。”

 “刘婧,人都到齐了么…”我扭头故意问道。

 “参会人员应到十四人,实到八人。”刘婧答道。

 我正准备说话,坐在我身边的江书记便笑眯眯地说道:“陈镇长是这样的,你刚来可能不知道情况,咱们镇‮府政‬呢,下面管着很多下级站点,比如农技、农经、林业等等,咱们的各个部门负责人有时候得去下面指导工作,有时候村子太过偏远就在那里一呆好几天,所以这是个很正常的情况,会议内容和精神可以等他们回来了再向同志们转达嘛。”

 我装作好奇地问道:“难道镇‮府政‬的制度里对出勤和出差没有相关要求吗?”江书记依旧笑眯眯道:“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等他们回来了补一张出差审批单就行啦。”

 “原来是这样啊。”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转头对刘婧道:“下周你找相关人员调取去年的出差审批单和出勤表,以及出差过程中的报销单据,我要核对一下,不然哪天上级单位查到问题了就是我的失职了。”我这话一出口,江书记的脸立即冷了下来,我扫了一眼,发现下面有几个人的脸色非常难看。

 “上面三令五申要严肃纪律,我们可不能当成耳旁风,单位的各项制度和程我们一定要严格执行,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上一任的镇长和副镇长等人为什么会进去难道诸位不清楚吗不就是因为他们坏了规矩嘛,从今天起,一切都要严格按制度来,杜绝一切违反纪律的可能。”我低沉有力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谁都不敢跳出来说一个不字,毕竟我说的全都在理,根本就挑不出毛病。

 下面的人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他们大多数人都是镇‮府政‬的老油条,没有一个股是干净的,真要从他们身上挑刺,绝对一挑一大把。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孙主任昨天刚下台我就狠狠扇了他们每人一巴掌,偏偏还都没法反驳,估计心里把我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本来我原先是想稳扎稳打,抓住机会将他们逐个击破,可自从昨天我见到孙志平的豪华别墅后就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再加上我的嫂子即将来我镇考察投资,我心里有了底气,他们谁要是敢蹦出来跟我唱对台戏,我嫂子一走,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会议室鸦雀无声,我不再废话,开门见山道:“刚才我说的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玖悦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唐韵卿女士今天下午来我镇考察投资环境,我们镇‮府政‬要做好接准备,一定要给对方一个好印象。”我这句话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刚刚还安静的会议室里立即炸了锅。

 “什么玖悦集团来我们镇上投资我没有听错吧!…”

 “玖悦集团可是明星企业,每年纳税接近十亿元呢,怎么会来我们这种小地方投资…”

 “玖悦集团是搞商业地产起家的,我们的镇应该跟这个不搭边啊…”一时间底下的人像苍蝇一样嗡嗡嗡吵个不停,我正打算出声制止的时候,江书记一改之前愤怒的模样,腆着脸凑过头来问道:“陈镇长这事是真的…”我瞥了他一眼道:“我像是在开玩笑么…”江书记的眼睛转了转,笑道:“这消息你是怎么得到的…”

 “我认识唐总,她昨天跟我打电话说的。”我澹澹道。

 “呃…”江书记怔了一下,显然他怎么也想不通我一个刚上任的小镇长怎么会认识这样厉害的女强人,我的人事档桉暂时还没有调过来,要是他看了我的档桉,肯定会被惊地坐到地上。

 江书记眼珠子转了转,然后笑道:“既然这样那简直太好了,既然你和她认识,那这事没跑了,咱们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让她们放心投资。”本来我以为江书记是个刚正不阿的人,之前对他很是尊重,可自从他力保孙志平一事之后,我便知道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对他的态度有了些转变,他也应该能感觉到。

 我才懒得管他呢,镇‮府政‬的底子都烂透了,他作为委书记,镇上的一把手,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要是安稳点还好,如果背后使绊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我敲了敲桌子道:“安静,现在我说下工作安排。”

 大家听我发话了,便都闭上了嘴,刚才对我的不都被‮大巨‬的利益惑给砸进了肚子里,他们以为玖悦集团是过来投资房产的,那他们绝对可以利用职权大捞一笔,至于我要查去年旧账的事情都微不足道了,难不成我把他们全都搞死那镇‮府政‬就全完蛋了,所以说我刚才的话只是一个警告而已,只要以后注意就行了。

 “苏主任,文教卫生办公室责任重大,在会后要迅速展开工作。”我把目光投向了低着头的苏茹。

 “知道了。”苏茹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张主任,宣传办是我们的形象窗口,一定要做好宣传工作。”我对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

 “陈镇长放心。”张青山笑道。

 “好了,时间紧迫,大家都各自行动起来,散会。”工作安排完毕之后,我站起身来说道。

 等大家都走后,我稍微等了一会儿,给苏茹拨了个电话过去。  M.SsVVxS.com
上章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