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
第九章 金丝雀
 “你,你怎么了…”听到我的惨哼,那女人顾不得爬起来,伏在我身上检查我的头部。

 听着很响,实际上我的后脑只是撞在了浴缸的平面上,大脑只是晕眩了几秒,如果不幸撞在浴缸的弧形棱角的话,我这头肯定得好几针。

 此时我们两人的姿势非常暧昧,我仰躺在浴缸的温水之中,她整个身子正面在我身上,半透明的丝绸睡衣紧贴在曲线优美的娇躯上,看起来非常具有惑力。

 特别是那对拔的娇完全贴在我的下巴上,那感觉一下子让我清醒了过来,茎似要顶破裆一样如宝塔一般矗立,在裆处形成一个小型金字塔。

 她很是担忧地捧住我的头左右查看,微张的红吐气如兰,一时间我如坠温柔乡,双臂有些不听使唤地抬起来环住她的蛮,手掌隔着滑腻的丝绸睡衣搭在她的背部,忍不住上下轻轻游弋起来。

 可能她怕我出什么事情,根本就没发现我这一系列的动作。

 就在她仔细检查我的头部时,浴缸底下突然出一股强力的涌,我的背部被暗一推,身子顿时勐地向下滑了一下,整个面部顿时隔着一层薄薄的丝绸睡衣被两团柔软的房所掩盖,我的鼻子恰好卡在香气四溢的沟之间。

 “啊…”这女人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赶紧将身子向后退去,双臂撑着我的膛想要站起来,可她这一退,那翘的一下子撞在我那隆起的裆上,我顿时疼的拿手去捂裆部,却不料两只手掌盖在了她的两片嘟嘟的瓣上。

 “你…”这女邻居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显然怎么也没想到我居然会这么大的胆子。

 她一手撑着我的前,一手伸到背后去推我的手,无意间碰到我那硬邦邦的茎,稍微迟疑了一下,竟然隔着子一把将它握住了。

 我刚才的一系列举动完全是无意的,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娘们居然会一反常态地握住我大的茎,我有些讶异地问道:“你干什么…”

 她看我的眼神此时已经变了,眼中充了一丝渴望“你的宝贝可真够大的。”我稍稍愣了下,立马回过神来,她这是想和我来一发友谊炮啊,没想到帮个忙还有这种好事既然你要,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忍不住在她瓣上狠狠捏了一把,恶地问道:“想试试老子的意大利炮吗?”

 她此刻已经媚眼如丝,娇声道:“我倒想看看你这炮管不管用。”

 这娘们居然敢质疑我,我懒得多说,双手隔着滑腻的睡衣狠狠她的翘,勐地抬头吻住了她的红,舌头顺利地钻进她的嘴里,在里面搅风搅雨。

 她一手抱住我的头,另一只手从我衣服下面钻了进去,十修长的手指先是在我腹肌上‮摸抚‬着,然后一路向上,用食指围着我的头画圈圈,部麻麻的感觉非常舒服,想不到这小娘们还真是个极品尤物,调情的手段如此高明,真是小看她了。

 很快,她把我衣服掀起来帮我掉,然后伸出舌头从我嘴上滑过,歪着头一口含住了我的耳垂,身子如水蛇一般轻轻‮动扭‬起来,那丰硕的房紧紧在我的口,随着身子的动轻轻地‮擦摩‬,她的头已经在‮擦摩‬中大发硬,我能清晰地感觉到。

 我也没闲着,左手继续捏着她的瓣,右手起她的睡衣下摆钻了进去,从股沟处摸着那条绳子一路下滑,在到达两腿中间时手指一勾,将丁字拨到一边,手指着了下去,挤进了之中。

 “唔…”她舒服地呻了一声,吐掉了我的耳垂,舌头从我脖子上一路下来,在我脖子间不断地画圈。

 真是‮魂销‬啊,我的大脑都有些空白了,只是出于本能地享受着、拨着。

 很快,我感觉她的中分泌出一丝滑腻的爱,爱浴缸的温水里很快就消失地无影无踪,她略带息地抬起头来,退到我脚边抓住我的往下一扯,我的内和外面的子直接被一路到底,被她丢到浴缸外,大的茎稳稳竖在水中。

 她媚眼一亮,忍不住开口道:“真的好大。”说着便调转‮体身‬,把股对着我,深一口气扎进水里,我的茎顿时被一张柔软的小嘴混着温水包裹住了。

 “哦…”我哪里有过如此新奇的体验,双腿顿时绷直了,看着她那停留在我上方的股,忍不住伸手拨开勒在中的丁字出两片白白的蝴蝶样的

 我双臂环在她的间,张口含住那两片蝴蝶轻轻

 这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尤物女邻居把头仰出水面呻一声,再度深一口气扎下水中含住我的茎上下

 我轻咂了几口蝴蝶,然后一手前伸握住吊在水面上的子,另一只手按住她的核轻轻动,舌头划开她的两片柔软的了进去,直接她的口。

 一股海水和薰衣草混合的味道传入鼻间,口里慢慢出酸酸咸咸的爱,简直让我如痴如醉。

 了一会儿,我的舌头向下移动,在了鼓核上,食指则和舌头换了个位置,在她了几下便慢慢伸进了道。

 道里而又温暖,我了几下又加入了中指,两手指恰好撑道,手指被道壁紧紧包裹。

 “啊…”突然间,她勐然从水里抬起头来大声呻一声,翘的部勐地颤抖起来,道里也是一阵急促地收缩,一股暖暖的水顺着我的指头了出来,全都滴在我的脸上,她要高了。

 “快,使劲我啊,到底啊啊…”任他怎么叫唤,可我的手指就只有这么长,根本就没办法再深入,恰好我刚才也被她地很难受了,干脆拔出手指,把她部往下推,让她背对着我蹲在我的间。

 不用我多说,处在高中的她一把抓住我的茎抵在她那悸动不已的道口,毫不犹豫地部一沉,一股坐了下去,大的茎瞬间挤开她的破关而入,直接一杆到底,头紧紧抵在她道底部的花蕊上。

 我被这瞬间的入舒服地不行,闷哼一声扶住了她的部。

 “好大好舒服啊…”这女人放肆地大声叫唤起来,身子微微前倾撑住我的膝盖,股上下翻飞,溅起一尺多高的水花。

 我看着我的茎被夹在肥硕的股中间不断地进进出出,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忍不住托着她的股蛋也向上配合着动着‮体身‬,有了我有力的撞击,水中传出“嘭嘭…”的闷响,这女人叫地更加大声了。

 “啊我又要丢了…”

 她突然再次呻一声,股动地更加快了,道里又是一阵急速地搐,一股股爱滋润着我的茎。

 我咬着牙用最大的力气向上撞击,恨不能将她的道给捅穿,头每一下都深深地顶在她的子上,每一次都能引起她‮大巨‬的搐感。

 过了一会儿,高停止了,她渐渐娇着平息下来,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因此而终止,依然饶有兴趣地上下伏动。

 我靠,这女人真有些难搞啊,就连我这种战斗力的都没法驯服她,那换成别人岂不是更加不行心里有些郁闷,不过却更加的‮奋兴‬,我慢慢坐起身来,从背后伸手环住她的纤,两只手握住她的子慢慢捏,让她自己在我身上不断地做着深蹲运动。

 浴缸毕竟很硬,过了一会儿我腿都快麻了,于是拍了拍她的股,贴着她慢慢跪坐起来,她双臂攀着浴缸边缘,部用力下,本就翘的股向上噘着。

 她那丝滑的睡衣紧紧贴在身上,加上那条红绳子般地丁字狠狠刺着我的神经,我感到茎暴涨,双手掐住她的狠狠向前动着股,她毫不顾忌地娇,那叫声我都感觉上下楼层的人都能听到。

 股的耸动加上浴缸的涌,美妙的感觉无以言喻,每一次的撞击都能起大片水花,浇淋在我的口和她的上。不多时,她又一次叫道:“又来了又来了啊…”她的蛮突然上下摆动起来,也主动向后击,道里一阵又一阵的搐,使得我的茎也有些酸无比,眼渐渐发麻。

 我知道自己实在是忍不了了,强烈地刺感迫使我忍不住勐地一巴掌拍在她的股上,娇股立即出现五个手指印。

 高的‮悦愉‬感盖过了疼痛,她丝毫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被刺地更加疯狂。

 我一手用力抓住她的瓣,瓣的从指挤出,另一只手探到她那紧皱的菊花上,食指毫不留情地抠了进去,手指立即被一圈软紧紧住。

 “啊好痛好舒服…”尤物语无伦次地勐地甩头叫,道里一股暖浇在我的头上,我大脑瞬间空白,大声吼道:“老子烂你的…”我一边无意识地怒骂着,一边勐地动着部,食指在她的菊花里搅动。

 “啊死我吧!爸爸爸爸的巴好大啊啊…”我气继续怒骂道:“你个货,你个,勾引老子呼呼老子干死你…”“爸爸我要死了啊…”这女人果真是尤物,道像有力一般快速动着,又是一股暖浇在我的头上。

 我也到了爆发边缘,勐地把整手指进她紧致的菊花中,部用尽全力勐地向前一顶“啊…”地大吼一声马眼一开,抵着她娇的花蕊出几股浓浓的

 说真的,这两天以来,这次是我发地最爽快,最彻底的一次,没办法,这女人简直就是个难得的尤物,无论从身材,还是从长相,甚至从叫声和打扮来说,也是最有惑力的,最致命的的是她居然能在短短的半小时内连续三次高,这可是一般女人都没有的能力。

 高过后的我无力地趴在她的娇躯上,她也伏在浴缸上稍适休息,两团肥被浴缸挤变形,依然让我觉得惑力十足,只是我身子已经非常空虚,有心也无力了。

 我的手指慢慢从她菊花里了出来,她舒服地呻一声,转过身子面向我,在我诧异的眼神中把我软掉的在嘴里,一点一点地将上面的水和清理干净。

 极致的享受啊,这一刻我甚至感觉自己成了古代的帝王。

 从进门到现在,我们两人之间连名字都不知道,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一夜情一样,互相足需求而已,搞完拔走人,从不介入对方的生活。

 从她那妩媚的身姿和丰富的技术来看,我怀疑她是某个会所的头牌,想到此,我不隐隐有些担心起来,刚才的一番情我没戴套,要是她有艾滋的话那我就完蛋了,不知不觉,我背后冒了一层冷汗。

 我就这样呆呆地任她把舐干净,等她吐出疲软的茎后我如梦初醒,忙不迭地胡乱套上哒哒的衣,在她既差异又不舍的目光中仓惶逃离。

 回到家我勐地把门关上,心脏砰砰跳,赶紧跑到卫生间把全身上下冲洗了一遍,着重用沐浴好好清洗了一下茎,这才感觉保险了许多。

 实际上这都是我自己的心理安慰,如果真要感染了病毒的话,就算把它剁了也迟了。

 我虽然有心,喜欢玩女人,但仅限干净的良家,刘婧就不必说了,苏茹也只是有个瘫痪丈夫的活寡妇而已,但这个邻居就不同了,之前根本就没碰到过她,我对她的事一无所知,凭我的感觉来看十有八九是做那一行的,凭她这种姿,肯定是在那种经常检查‮体身‬的高级会所上班,即便带病的几率小,可就怕万一啊。

 我忐忑不安地躺在上无法入眠,也不知道几点钟困意袭来才堪堪入睡。

 第二天一大清早,手机闹铃还没响,我就被一阵摔桌子砸凳子的声音吵醒,我悚然一惊,难不成我和邻居的情被那女人的姘头发现了虽然我有权有钱,而且人高马大的练了一身肌,面对几个混子都不带怕的,可我毕竟是和人家的老婆通了,首先心里就虚了不少。

 我忙急忙慌地爬起来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听,生怕那女人把我给供出来。

 又是一阵砸玻璃的声音传来,夹杂着女人的尖叫以及哭泣声。

 “老子养你这个不下蛋的人有巴用,再不给老子个种出来,就给老子滚,一分钱也别想得到…”这是一个男人愤怒的声音。

 “呜呜我也想啊,可就是怀不上呜呜…”女人委屈地哭泣着。

 “再给你两个月的时间,老子再来几次,如果还是怀不上就给老子滚…”男人怒吼一句“砰…”的一声摔门而去。

 什么情况别人圈养的金丝雀结合他们的对话以及昨晚那女人的表现,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心里既高兴又为这个女人感到悲哀,高兴的是对方并不是做的,也就排除了我染病的可能,悲哀的是这种做别人的小三却不能帮对方延续香火,反而借助我这个陌生的男人来借种达到怀孕的目的。

 说实话,她的动机不纯,我根本无须理会,可我这人听到女人哭就心软,更何况人家昨晚确实做了一次我的女人。

 我叹了口气,胡乱地套了件衣服耷拉着拖鞋打开门走了过去,敲了敲她的门。

 “干爹,求你别打我了,呜呜…”女人隔着门不断地哭泣着。

 “是我,你没事吧!…”我大声问道。

 她听出了我的声音,打开了门。

 我见到她心里便生起一股怒气,还是个男人么即便是自己圈养的小三,也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啊。

 女人头发凌乱不堪,梨花带雨的俏脸上有个明显的巴掌印,上身的衣服也被扯破了,左手小臂上又块地方都淤青了。

 她见到是我,哭得更凶了,眼泪不要钱似的吧!嗒吧!嗒直往下掉,果真是个我见犹怜的极品尤物,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媚意,就连哭泣也这样惹人怜爱。

 她一步步挪着步子走到我跟前,嘴角向下一撇不管不顾地一头扎进我的膛放声大哭起来,我稍稍犹豫了一下环住她的娇躯,抚着她的背安慰道:“别哭了,没事了。”

 我这才看到屋子里狼藉一片,书籍衣以及一些零零碎碎散落一地,桌子凳子也东倒西歪地躺在客厅里,破碎的花瓶碎片溅的到处都是,就如同我怀里的这个花瓶般的金丝雀。

 哭着哭着,她突然踮起脚尖来吻在了我的上,一只手钻进我的裆一把握住了我的茎。

 我看到这样的场景根本就没什么心情,一把推开她道:“不要这样。”

 “呜呜我想怀个孩子求求你帮帮我呜呜…”

 她哭着又要靠近我,我双臂撑住她的肩膀道:“他这样对你,你为什么还非要跟着他难道钱真的这么重要…”

 她哭着哭着抱着膝盖坐到了地上,埋着脸泣道:“我需要钱我爸爸的企业欠了好多债,如果如果不帮他还掉,他,他会坐十多年牢。”

 她的脸在腿上擦了擦眼泪继续道:“我爸是被别人害的,可我没办法,只能想办法还钱帮他还债,我真不想做小三,可我没办法啊干爹他,他答应只要为他生个儿子,他就给我三百万,可可我发现他根本就没了生育能力对不起我,我不该呜呜呜…”

 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女人还真是可怜,父亲被人陷害坐牢,她只能当小三替人生孩子捞钱救父,可事后却发现男的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放弃又不甘心,只好找我借个种欺瞒她的干爹。

 “他难道不知道他无法生育了吗?”我疑惑地问道。

 “他,他有过一个孩子,所以就怀疑是我的问题,可我去检查了,我一点问题都没有,于是就偷偷收集他的去做了检查,医生说他存活几率非常低,跟他年龄大了有关系,我是真没办法了啊,我不敢告诉他,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狠狠打我一顿让我走人,一分钱也拿不到呜呜…”我听了不有些心酸,蹲‮身下‬轻轻抚着她的头。

 她歪在我怀里,仰面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我道:“请你帮帮我帮我怀个孩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着,她又把手伸进我的裆里。

 说实话,三百万我自己真没有,这种事也没法找家里人借,定定地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出神。

 半晌,我才咬牙下定决心道:“好,我答应你…”  m.SsvVXs.cOM
上章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