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
第六章 强上
 本来就快到了下班的点,我正准备收拾收拾前往他她公寓酒店看一场戏,却没曾想此时来了个不速之客。

 砰砰砰,三声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我回头一看,一个白发老者正神采奕奕地站在门口。

 我心里顿时有些不,但对方毕竟是镇‮府政‬的一把手,再怎么样面子上也得过得去。

 “哎呀,什么风把江书记给吹来了,快请坐。”我脸上带着笑意赶紧去给他泡茶。

 江昌邦笑着走进来,坐到会客沙发上道:“陈镇长不用客气。”我将泡好的茶放在他旁边的茶几上,然后隔着茶几坐下笑道:“书记叫我小陈就可以了,论年龄论资历您都是这个。”我竖起大拇指恭维道“自我到任以来,我还没能和您好好聊聊呢,本来还想着这两天去拜会您老一下,却没想到您亲自过来了。”

 “你的这张嘴啊…”江书记笑着虚空点了点我,掏出烟来给了我一,我立即很有眼力见地拿出火机给他点上,然后把自己的也点上。

 江书记美美地了口烟,突然低声音道:“你收到消息没有…”我有些迷茫地反问道:“什么消息…”

 “孙志平。”江书记对着走廊方向努了努嘴。

 我眉头一跳,心中似乎有些了然了,可依然不动声地问道:“孙主任他怎么了…”

 江书记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几秒,然后开口道:“孙志平被人举报了,说是搞男女关系,都捅到市里去了,市里最近一直在抓廉政建设和纪的问题,他这可是撞口上了,搞不好会被树立成典型啊。”

 果然我心中暗喜,脸上却出不敢相信的模样,皱眉道:“这不是胡扯么从我和孙主任的接触来看,他是个很有原则的员,造谣,肯定是造谣。”

 “谁知道呢…”江书记勐一口烟道:“市里责令县纪委的同志下来调查谈话,如果是造谣还好,但如果真有这事的话,那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问题了,我们镇‮府政‬的形象就完了。”

 我隐隐觉得这事似乎有些复杂了,看江书记这意思,似乎是想保他“我刚入仕,很多事情都不懂,依您来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呢…”我佯作虚心求教的样子问道。

 江书记的手指敲击着桌面,闷着头思考了一会儿道:“这事还是留有余地的,毕竟来的只是县纪委的同志,只要孙志平死不认账,县纪委的又找不到切实的证据,我们再帮忙从侧面说些他的好话,这事就不会被定。”

 我心里气得直骂娘,江书记这老狐狸看起来这么正派的一个人,没想到居然是和孙老头一伙的,真是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这一层啊。

 江书记见我半天不说话,以为我内心纠结,于是伸过头劝道:“小陈你如今是一镇之长,要以大局为重啊,镇‮府政‬的形象就是你我的脸面,要是孙志平同志这事坐实了,我们的脸上也不好看,以后去县里开会都抬不起头来。”

 有一把手出面保他,我如果唱反调就是不识抬举了,我只好点点头道:“我晓得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江书记这才笑了起来,眼角的褶子都聚到了一起,灿烂地像朵菊花。

 和我聊完这些江书记便告辞了,我看了眼时间,已经到了下班的点,于是赶紧带上门快步离开,在经过文卫办的时候,见到孙主任正哼着小调收拾东西,看来这老家伙心情还真不错啊。

 我到车上换了套休闲衣,然后戴上鸭舌帽驾车直奔他她公寓酒店。

 酒店离镇‮府政‬不远,也就一公里左右的路程,我把车停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然后问了下酒店前台,得知在孙主任的502斜对面的515房间是空闲状态,于是赶紧订下了这间房,挎着背包直奔五楼。

 到了515房间后,我见502房间虚掩着,于是干脆就站在房间里等待,透过猫眼观察着走廊里的一举一动,只要孙主任进502房间,就一定会从我门口经过。

 很快,孙主任就春风面地大踏步而来,我赶紧低鸭舌帽,戴上口罩,打开门悄悄站在502门口,透过门观察里面的情形。

 孙主任一走进房间就愣住了,结结巴巴道:“老,老婆你,你怎么在这里…”在他对面,郭颜那个很有风韵的女人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上,而刘婧则站在一边,有些忐忑地捏着衣角。

 郭颜似笑非笑地问道:“我倒想问问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情形已经很明了了,孙主任知道自己怎么也说不清楚了,突然抬起头来指着刘婧怒道:“你个货竟然设套坑我,老子今天打死你…”说着便栖身上前扬起了巴掌。

 没想到孙老头竟然恼羞成怒地要打刘婧,我心头一紧,准备不顾一切地冲进去阻止,却没想到郭颜竟然站起来挡在刘婧的面前,瞪着孙主任道:“她设套坑你?”

 孙主任收回手怒道:“这货想要留在镇‮府政‬工作,于是就每天不断地扰我,我都言辞拒绝了,今天她说找我谈谈工作上的事,于是…”

 “行了,编够了没有…”郭颜怒气冲冲地掏出手机伸到他面前道:“是不是像这样谈工作…”手机上正是他向刘婧伸出魔爪的一张图片。

 “这,这是陷害…”孙主任有些抓狂地跳脚骂道:“我他妈到底惹了谁了,这样陷害我…”说着怒视着刘婧道:“这是谁拍的…”

 刘婧被他怒火直的双眼吓着了,咬着嘴一句话也不敢说,摇着头慢慢后退。

 “陷害…”郭颜的脾气也上来了,指着孙主任道:“那你说说,这是谁开的房…”

 “我…”孙主任哑口无言,一张老脸憋得通红,脸上的肥不断地动。

 郭颜的美目中慢慢凝聚了泪水,伤心地说道:“我二十岁就跟了你,你比我大那么多我都没在意,就是当初看到了你又正派又有上进心,可现在呢,你却利用职权搞男女关系,以前几次我没抓到,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孙主任闷着头不说话,郭颜继续着泪道:“咱们的女儿都快十六岁了,你这样的事要是传出去该有多丢人啊。”

 “老婆,我哎…”孙主任哑口无言,只能无奈叹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刘婧居然会找他老婆把这件事捅了出来,而且昨晚的事情还被拍了照片,这是有人联合刘婧要整自己啊,这下倒好,搞得自己这么被动。

 “咱们回家再说吧。”孙主任的老脸丢尽,狠狠地看了一眼刘婧,然后率先朝门口走来。

 我见势不妙,赶紧闪身到斜对面515房间里。

 透过猫眼,我见孙主任和郭颜一前一后的离开,连忙赶到505房间里。

 事情已经完全捅破,看样子刘婧还是后怕的,在这个小城镇里,刘主任的圈子很大,如果真要对付她一个小姑娘的话,简直不要太简单。

 我扶住刘婧的肩膀道:“不用担心,没事的。”刘婧突然抬起头来,双目含泪地瞪着我道:“你昨晚看到了是不是照片也是你拍的…”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隐瞒了,点点头道:“昨晚刚好撞见了。”

 “你混蛋,这照片要是传出去,我该怎么见人啊…”刘婧的眼泪啪嗒啪嗒直往下掉,我有些心疼,抹着她的眼泪道:“放心,东西我都处理过的,没人看出来那是你,有了这个,孙主任就有把柄在我手上,他就不敢动你。”

 女人和男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样,她关注的点显然不是这个,打开我的手哭道:“既然你昨晚都看到了,为什么不出面阻止。”

 我顿时也有些无奈道:“昨晚你和他那是自愿的啊,我突然冲进去不仅你会无地自容,丢掉工作,而且孙主任会记恨于我,我根基不深,肯定斗不过他,到时候我们两个都没什么好下场。”

 “我确实是自愿的…”刘婧掩面哭泣起来,我只好将她拥进怀里,她使劲推我口,我依然用力地搂住她。

 “我和他不一样,我拥有了你就会对你负责到底,我承认我昨晚和你也有易的成分在里面。”我低头在她头顶吻了一下道:“但是,婧婧,我喜欢上了你。”

 刘婧使劲用拳头锤了我的后背几下,然后搂住我的后大哭不已。

 刘婧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支钢笔造型的录音笔给我道:“全录下来了。”我接过来按下播放键听了听,声音辨识度很高,完全能听出是谁在讲话。

 有了这个,再配合昨晚拍的视频,一下子就能把孙主任给钉死,甚至连调查取证都不用。刘婧擦了把眼泪,把葱白的玉手往我面前一伸道:“八百块。”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刘婧的俏脸红了红道:“这是见郭颜之前在索尼的店里买的,最好的那种,八百块。”说完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没钱了…”

 我顿时哭笑不得,拿出钱包翻出一张卡递给她道:“密码是我手机号后六位,里面有两万块钱,你先拿去用。”

 “你把我当什么了…”刘婧冷下脸来,抢过我的钱包从中出钞票数出八张爷爷,然后把一张发票在我的钱包里还给我。

 这姑娘我苦笑着摇摇头,她的自尊心真不是一般的强,好姑娘啊。

 “咱们走吧!,我送你回家。”事情搞定,我心情不错,整了整衣领准备离开。

 在我刚打开门时,刘婧突然脸红了一下,低声道:“等一下,我先去下洗手间。”说完她便跑到卫生间里把门关上,我只好站在门口等她,不由得,我想起了昨晚和她车震的那一幕,不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很快,我隐约听到卫生间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女小解特有的声音,这声音让我联想到她那粉红的,彷佛有股魔力一般纳我的心神,裆不由得支起一个小帐篷。

 此时的我特别想冲进去把刘婧抱到上,但这样做势必会引起她强烈的反抗,甚至会因此厌恶我,本来她就还没接受我,那样做等于直接变成仇人。

 我收敛了一下心神,身子往后躬了躬,万一等下她出来看到这一幕就尴尬了。

 很快,卫生间里传出马桶冲水的声音,紧接着便听到“嘭…”的一声闷响,然后“哇…”的一声痛哭传了出来。

 我心里一紧,连忙边拉门边隔着门问道:“婧婧,你怎么了…”

 “呜呜呜我摔倒了呜呜好痛…”刘婧在里面哭的很惨,看样子摔得不轻。

 我拉了几下门都没拉开,不由得有些急了,突然见到门把手上有块黑色的感应玻璃,这是应急开门用的电子锁,于是赶忙从门口的卡器上拔下门卡,往卫生间门把手下方一贴。

 “滴滴…”两声电子开锁声传来,门瞬间被我推开,见刘婧裙子和内都还没从膝盖上拉上来,光着股抱着脚踝蜷缩在地上痛哭,连忙上前蹲下道:“哪里受伤了…”

 她可能是摔懵了,根本就没意识道走光的问题,只是哭着道:“呜呜地上有水太滑站起来就就摔了呜呜我的脚…”我慢慢掰开她的手一看,只见左脚脚踝红肿了一块,看样子摔得不轻。

 我伸手轻轻按了按她的脚踝,她的哭声更大了,一下子把我手推开“呜呜好疼…”

 “没事没事,没有伤到骨头。”我安慰地摸摸她的头道:“我现在抱你出去,别动啊。”说着,我一手穿过她的腿弯,一手揽住她的后背站起身来。

 刘婧边哭边自然地环住我的脖子,可能是怕掉下来。

 我把她抱到洁白的大上,她立即抱着脚哭泣着,我坐到她身边,把她手拿开,安慰道:“忍着点,我给你,一会儿就好。”

 她梨花带雨地点点头,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我手,使得手掌发热,然后轻轻盖在她的脚踝上,用掌心轻轻了起来。

 最开始她还不断叫痛,过了一会儿,她的症状似乎缓解了许多,眨巴着泪眼看着我的手在她脚踝匀速地

 我的眼睛忍不住顺着她柔白皙的‮腿大‬往上看去,只见那令人馋涎滴的翘近在眼前,真恨不得抱着她的瓣亲上一口。

 两条‮腿大‬交接处的三角区更是神秘莫测,黑色的柔顺地贴在上,看到这里,刚才平息下来的内心再次火热起来,茎渐渐抬起头来,把本就蓬松的休闲裆撑得老高。

 我的动作不由得慢慢停了下来,刘婧眨着泪眼看着我,突然意识到我正盯着她的‮身下‬,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裙子和内还停留在膝盖上,连忙伸手想要拽上去。

 我一把将她的两只手腕抓住,俯身下去吻住了她的柔

 “唔唔…”刘婧‮动扭‬着娇躯挣扎起来,使劲把头扭到一边惊叫道:“你干什么,放开我。”

 “婧婧,我爱你。”我此时脑子都被情所支配,根本就没了先前的理智,歪着头再一次吻在了她的上,舌尖从她贝齿中钻了进去,与她的香舌在一起。

 “唔…”刘婧使劲扭头挣扎着,我则不依不挠地跟着她的头‮动扭‬着脑袋,嘴像狗皮膏药似的一直黏着她。

 突然,一阵疼痛感从舌头上传来,同时,一股咸咸的鲜血味遍布口腔,这姑娘居然咬我,我忍着疼痛非但没有退缩,反而继续用舌头在她嘴里搅动着。

 刘婧的贝齿再一次咬了下来,不过却没有之前那一次用力了。

 她的眼角再一次出泪来,我的大脑清醒了一些,分开她的道:“婧婧,我就是喜欢你,就算你把我咬死我也认了。”说着,我再次紧紧吻住她的

 刘婧泣不已,我却怎么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火,一边吻着她一边松开她的手解开她的衬衣纽扣。

 刘婧的两只手使劲推着我的口,可她那点力气哪里能推得动我,我伸手从她罩上方钻了进去,一把将两个软乎乎的房抓在手中。

 我另外一只手伸到她后面捏着她那雪白的瓣,感受着部惊人的弹力,刘婧顾上不顾下,一时间手忙脚,都不知道如何抵挡,只是徒劳地抓住我的手臂向外推。

 我一口含住她的下细细地品咂,左手轻轻捏住房上的那粒蓓蕾慢慢碾,右手顺着她的沟往下延伸,从她两条紧并的‮腿大‬间用力钻了进去,摸到了柔软的两瓣大

 我的嘴从她上移开,顺着她的下巴慢慢向下舐着,她哭着喊道:“求求你放了我呜呜你混蛋呜呜呜就知道欺负我…”我的大脑已经完全被她的身所占据,根本就无暇他顾,依然我行我素地向下滑动着舌头。

 舌头在她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上留下一条亮晶晶的口水,最终,我用手掀开她右边的罩,把左边的在口中。

 “不要求你放过我你这个臭氓…”刘婧依然边哭边骂,无力地用语言宣着内心的委屈。

 我的手指陷在了两片之中,温暖的手感强烈地刺的大脑,突然间,我感到口滑滑的,这是动情的表现,看来努力没有白费啊。

 我更加的‮奋兴‬,像一条疯狗似的趴在刘婧的娇躯上亲,不知何时,她已经停止了哭泣,双臂也无力地放弃了抵抗,闭着的双眼睫微微颤动,嘴里发出细微的呻

 我见时机已经成,三下五除二地扒光了她所有的遮挡物,然后快速下自己的衣,两人赤条条地坦诚相见。

 我看着身下如同羊羔一般的娇躯,忍不住分开了她的双腿,看着她那略微红肿的咽了口唾沫。

 我那硕大的地生疼,头因为充血红的放光,如同一颗‮大巨‬的红宝石一般璀璨夺目,我握住茎栖身向前,抵在她的两片间上下‮擦摩‬。

 她的口早已泛滥成灾,头很快被裹上一层透明的爱,她的左脚受了伤,我不敢动,便把她的右腿支了起来扛在肩头,扶住茎抵在口,部慢慢向前欺进。

 头一点点地分开她的大小挤了进去,刘婧陡然睁开美目,抬起手来推我肚子,皱着眉头叫道:“疼不要…”我亲了她小腿一下,温柔地笑道:“等下就舒服了。”说完,我继续用力向前动,头在紧致的道里破开重重褶皱,慢慢向前滑动。

 “好疼啊…”刘婧又哭了起来,小拳头一下又一下的打在我的肚子上。

 我亲吻着她白皙修长的小腿,把茎退了出来,只留一个头被含在中,然后再一次杆,这一次可就顺滑多了,势如破竹般到了最深处。

 “啊…”刘婧发出了似痛苦似欢乐的呻之声。

 一手搂着她的右腿,一手摸着她凸起的蒂,部匀速地前后运动,向下看去,只见大小茎的之下反复地合拢翻出,看起来分外人。  m.sSVvXs.Com
上章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