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
第四章 办公室
 为了避免馅,我胡乱地扒了几口饭离开了食堂。

 不多时,刘婧回到了办公室,她走到侧面的办公桌前坐下,犹豫了一下来到我面前,从口袋掏出那张房卡递给我道:“陈镇长,这个怎么处理…”我放下手机笑道:“给你,你就去呗。”

 “你…”刘婧又羞又气地瞪着我,眼眶中蒙了一层水汽。

 看来玩笑开地有些过了,我连忙走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她用手使劲推我,我依然用力搂着,伏在她耳边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让那老头欺负你呢这样,等下我告诉你怎么办,别哭了。”说完,我在她白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便主动放开,就见她耳朵都红了。

 “你到里间的上休息,我睡外面的沙发。”我指了指一侧的门道。

 “这怎么行?你是镇长,哪能让你睡沙发?”刘婧连连摇头。

 我推着她往里间走,斥责道:“既然我是你领导,你还敢拒绝这是工作安排,放心,除了我,没人敢进这个门。”我把她推了进去,然后把门带上。

 说起来当领导就是好,办公室还有个专门的休息间,虽然里面只是放着一张单人和一个衣柜,但这已经算是特殊对待了。

 我看了看大楼的布局图,找到了档桉室的位置,便带上了办公室的门,坐电梯直达二楼。

 整个二楼除了一间阅览室、和一间荣誉室和一间借阅室之外,就只剩下偌大的一个档桉室,据说这栋大楼修建伊始就已经规划好的,这一层的楼层都是专门加固的,就是为了能承受起几十年的档桉存放。

 我走到借阅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半天也没动静,我不有些奇怪,不应该啊,白天这里应该一直都有人值守的。

 于是我拉着门把手推了一下,门没锁,一下子就被我推开了。

 门一开我就愣住了,只见办公桌前坐着个漂亮的女人,她倚靠着转椅仰着上半身,两条雪白的腿岔开搁在办公桌上的电脑两边,左手隔着衬衫捏着丰部,右手伸到下温柔地‮摸抚‬着,醉的美目看着电脑屏幕,白色的耳机在耳朵里。

 这是在自我万万也没想到居然会碰到这种事,还是大中午的办公室里。

 这女人的心也太大了,自也就算了,居然戴着耳机不锁门,不过想想也是,档桉利用率本来就很低,十天半个月也不会有人来这层楼,更何况是午休时间。

 这女人叫苏茹,我曾在开会时和在食堂吃饭时见过几次,因为她很有女人味所以对她印象很深,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么漂亮的女居然会以自来解决生理问题,就凭她的长相和身材,随便招招手就有一群男人趋之若鹜。

 看她那陶醉的样子我实在是不忍心打搅,只是这画面冲击力对我这种刚尝过女人滋味的人来说太过强大,只这么一眼我就有些挪不开眼睛了,裆被硬邦邦的茎给撑了起来。

 突然间,她从桌上拿纸时眼角余光瞥见了我,立即惊得长大了嘴巴“啊…”地一声浑身勐地颤栗起来,两腿间出一道亮晶晶地,全都在办公桌和键盘上,就连电脑显示器上都沾了一些。

 我去,这就是传说中的这下我算是长见识了,这种只在日本电影里见过的奇异景象居然被我给撞见了,霎时间,我顿时觉得异常刺,使劲咽了口唾沫。

 她的脸一下子从红变得煞白,显然被我的突然造访吓得不轻,刚才的高多半也是被我提前吓出来的。

 她双目呆滞地望着我,完全不知所措,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忙急忙慌地把腿从桌上放下来,扯下裙子盖住‮体下‬,扯掉耳机站起来异常拘谨地低着头不敢看我眼睛。

 “陈,陈镇长我…”我知道她现在肯定羞愧急了,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并不是一个的女人,如果我嘲笑她或者斥责她的话,她可能会觉得更加无地自容,轻则留下心理疾病,重则自寻短见,这些都不是我想见到的。

 说起来我也真是的,明明撞到这种事就应该掩上门偷偷看,偏偏被勾起就大脑短路,竟然站在人家旁边光明正大的看,这下好了,不好收场了。

 我大脑转了转,有了主意,只要我表现出理解并大度的样子,就应该能消除一些尴尬。

 于是我笑着走到她身边,她浑身都有些颤抖,双手紧紧掐着裙摆,指节发白,显然她紧张到快要崩溃了。

 我从桌上了几张纸递给她道:“擦擦吧!,免得裙子上了。”

 “嗯…”苏茹拿捏不准我的脾气,不知道我这是在消遣她还是在嘲笑她。

 见她并不接过纸,便一笑置之,走到电脑桌前用纸巾擦拭着键盘、桌子和显示器上的黏

 “不,不可以…”苏茹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会亲自帮她擦这种羞人的东西,连忙抓住我的手臂。

 我拍拍她的手背笑道:“不用拘谨,你看我这么年轻,又不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古董,我可以理解,真的。”

 “你这片子不行,还打了码的,下次我传你几个无码的片子,比这个看着有感觉。”我笑着指了指显示器上还在播放中的av电影。

 苏茹没想到我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要知道我可是堂堂的镇长,在这五万人的地方就是个至高无上的存在,对于她来说级别也是高了好几级,她顿时震惊地无以复加。

 “我,我…”

 她双目微红,咬了咬红润的嘴道:“我其实并不是您想象的那种人,只是只是…”

 我拍了拍她的香肩道:“我理解,每个人都有望,有需求,这是人的本能嘛,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不怕告诉你,我每次想女人的时候也会躲着看a片打飞机的,比如现在,我见到你这么香的一幕,也想上一发发一下,我们是人,又不是无无求的机器。”

 苏茹听我这么一说,下意识的地看了看我那被顶起来的裆,脸上羞红一片。

 “我,我也想控制,只是自从我老公出事瘫痪之后,我就老想这样对不起,我不该在单位做这种事的…”苏茹说着说着,眼泪吧!嗒吧!嗒地从白的俏脸上滑落下来,简直我见犹怜。

 我叹了口气道:“你是个好女人,要是换做别的女人遇到这种事,早就离婚了,我特能理解你,真的。”说完,我递给她几张纸。

 苏茹结果纸巾,犹豫了一下侧过身弯了弯,从裙子下伸了进去,擦拭着下的汁

 其实我见她流泪了是给她擦眼泪用的这可怜又感的美少妇异常勾人,我看着她那白皙的腿弯蠢蠢动。

 苏茹把擦完的纸巾丢进废纸篓,然后羞答答地看了我一眼,很是不好意思地从座椅上拿起她下的无痕内,想要穿上,又在我面前不好意思那样做。

 “您,您能出去一下吗?”苏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我艰难地把目光从她腿上移开,点了点头准备离开,可到了门口还是忍不住又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用火热的目光盯着她道:“其实自己解决根本解不了望,长期这样对‮体身‬也不好,不如咱们相互解决吧!…”

 “啊…”苏茹万万也没想到我这个镇长居然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怔怔的瞪着我。

 我伸手握住她的手臂往怀里一带,她脚下不稳一下子被我拥进怀中。

 “不,不能这样的…”苏茹赶紧用手推我的口,身子使劲‮动扭‬着,只是她毕竟是女人,哪有我的力气大,根本就无法撼动。

 她在挣扎的过程中,一对丰在我下左右动,虽然隔着衣服,我依然能感觉到那里的柔软。

 鼻子里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女人特有的香味,我便忍不住一手搂着她的后背,一手箍着她柔软的肢,使劲朝怀里用力按住。

 那丰硕的两个大房在我口被挤变形,我那铁硬的茎也紧紧贴在她的小腹上,相信她完全能感觉得到。

 “镇长,别!”苏茹慌了,更加用力地挣扎,我大脑已经有些充血了,根本就听不进去任何事情,她越是求饶我就越是感觉有些‮奋兴‬,这极品的少妇我非得到她不可我低下头朝她感的嘴吻下去,苏茹“唔唔…”叫着使劲摇头,摆我的强吻,我就此作罢,万一她情急之下咬了我的舌头可就不好玩了。

 我抵着她的脖子对着她耳朵吹气道:“苏茹,你我都有需求,就别压抑着了好不好。”说完,我的手从她裙里挤了进去。

 她慌忙背过手来握住我的手腕摇头道:“不,不可以陈镇长求求您别我行吗?”

 “人活着开心最重要,不然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你说是不是…”我一边说着,一边不顾她的阻止,使劲向下伸手,一把将她柔软的瓣狠狠抓在手里,另一只手从她衬衣下方钻了进去,隔着罩一下子捏住那颗凸起的头。

 苏茹嘤咛一声颤抖了一下,一前一后握住我的两只作恶的手求饶道:“别我们不能这样求您放过我…”我的手指了两下就感到她的头变硬了些许,看来她果真是压抑太久了,稍微拨一下就有了感觉,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体身‬是诚实的,这可骗不了我。

 我也求她道:“苏茹姐,求求你给我吧!,你也想要,我也想要,何苦为难自己呢,况且我又没结婚,根本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说着,我的左手把她罩向上一推,一颗圆润的丰落在手中,我赶紧一把将其握住,爱不释手地拿捏起来。

 右手也用力向下探去,顺着深壑的沟向前一摸,异常柔软的户便将我中指陷了下去,两片柔软的大将我手指裹在中间,异常温暖。

 “啊…”最重要的堡垒被我攻陷,苏茹既舒适又惊惧地叫了一声“拿出来啊!别这样!”我的手指在她里拨着,滑滑腻腻的非常人,我甚至感觉到又有一些爱中渗透出来,顺着我的手指手都是,真是个水多的女人啊。

 我咬着她的耳子道:“苏茹姐,你也想要了是不是来吧!,我保证能让你舒服。”

 “我不想啊!不能这样,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苏茹依然徒劳地抵抗着,只是经我这么一拨,她的力气小了许多。

 我早已按捺不住了,把左手从她衣服里了出来,快速解开皮带和扣子,一把连同内扯到腿弯,出我那剑拔弩张的大茎。

 我拽住她的手,引导着放到我的茎上,她手一缩就想逃开,我再次把她的手抓了过来,包着她的手背一起握住我那火热的茎。

 显然苏茹没料到我的茎居然这样大,惊慌中带着好奇低头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她便停止了挣扎。

 就在此时,我的中指一弯,抠进了她的,她忍不住呻一声,身子微微抖动,握着我的茎的手紧了紧。

 我也舒服地哼了一声,侧过头吻住了她的嘴

 “唔唔…”苏茹又想甩开,我左手赶紧把她后脑给按住,舌尖舐着她的瓣,与此同时,我又伸出无名指也挤进她的,顿时感到两手指被温暖滑的道紧紧裹住,还真是紧啊,看来她以前根本没做几次。

 不知不觉间,苏茹醉眼朦胧地张开了嘴巴,我却不敢把舌头伸过去,还是怕被她咬。

 不过很快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一条软绵绵的舌头主动从她嘴里探了出来,伸进我的嘴里索求般地舐着。

 终于还是被望支配了理智啊,我心中一喜,把她的舌头在嘴里细细品尝。

 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情,她放在我茎上的那只手非但没有离开,反而伸到下面把我的丸握在手心,轻轻捏着,那舒的感觉让我的茎更加壮大了几分。

 真是个极品的少妇啊,我心中发出由衷的感慨。

 随着我右手两指的挖,苏茹的道里不断地出滑腻的爱,把我的整只右手都沾了,这还不算什么,还有一些顺着她的‮腿大‬一直往下动,就像一条永不干涸的小溪一样。

 说起来权力这个东西真的能改变一个人,以前的我无权无势,只能老老实实读书,根本就没胆量女人。

 自从被委任成这个镇的镇长后,有了权力的傍身便有了足够的底气,借着大家对我的敬畏之心四处留情,内心压抑了二十多年的情一旦爆发便无法收拾,短短两天的时间里不仅破了个实习生的处,今天又强行上了个美少妇,真是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不过现在美人在怀,管不了那么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苏茹的手非常温柔细腻,我的丸在她手掌的刺下微微颤动,茎也因此涨的生疼,都已经感觉到马眼溢出了一些黏

 再这样下去我感觉随时会出来,于是赶紧把右手从她裙子里拿了出来,她微醉的双眼睁开了一些,不知道我为何会突然停止。

 我扶住她的身将她的身子转了过去,然后按了按她的后背,她的上半身便趴在了办公桌上,雪白丰盈的部便翘了起来,我一把将她的裙子掀到她的部,优雅紧皱的菊花和肥美的鲍鱼展现在我眼前。

 我突然发现一个让我‮奋兴‬无比的事情,她的美鲍四周白干净,一都没有,探头往前一看,和小腹上也同样寸草不生,三角地带光滑如镜,根本就不是剃了,而是天生的白虎察觉到我半天没有动作,苏茹疑惑地转过头来,发现我正蹲着身子愣愣地盯着她的下面发呆,一下子明白了怎么一回事,眼眶迅速积泪水,伸手想要把裙子扯下来盖住下面。

 我连忙握住她的手腕道:“苏茹姐,怎么了…”

 “都说我不吉利,难道是我想这样吗呜呜我也没办法啊呜呜…”苏茹放弃了挣扎,趴在桌上哭了起来,身子一的,真是我见犹怜。

 “什么不吉利…”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迷信思想害死人哪。”

 “我老公出事之后,婆婆就说是我害的,说我克夫呜呜还四处宣扬,村里好多人看我的眼神都很嫌弃,呜呜…”苏茹越哭越伤心,我赶紧趴在她身后,将她柔软的身子搂在怀里安慰道:“这又不是你的错,长不长跟克不克夫有啥关系他们就是一群封建迷信的老农思想,你想长,人家好多人都巴不得不长呢,还有人专门刮掉。”

 “你,你不嫌晦气…”苏茹梨花带雨地扭头看着我。

 我笑着点了点头,伸头吻住她滑的嘴,两手从她腋下穿过去将两个丰抓在手中。

 “唔…”苏茹被我这深情的一吻憋地不过气来,俏脸通红。

 我的嘴沿着她修长的脖颈和曲线优美的嵴背一路吻了下去,她的娇躯一阵阵颤栗不止,显然极为享受。

 渐渐的,我的嘴到达她的尾椎骨,伸出舌头由吻变成,继续向下滑动,轻轻扫过她那紧皱的菊花,她浑身一抖,舒地呻一声,伸手过来往下按我脑袋,不让我碰那里,从她手中的力道和行为来看,虽然非常享受,但对我菊极为抗拒。

 我没过多的纠,免得让她难为情,把头一,整个面部贴到了她的下,一股微酸的女荷尔蒙的气息传来,我的大脑顿时有些晕眩。

 我伸出舌头沿着她那光滑的大了上去,扫过她那发硬的豆芽,她的身子一颤,鼻间不由得哼哼唧唧起来,一股暖了出来,煳得我脸都是。

 一番之后,苏茹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两腿都有些站不住了,我见时机已经成,站起身来扶着我那硬邦邦的茎抵在她的口,身子稍稍向前用力,头便慢慢从她那肥美的鲍鱼口里挤了进去。  m.SsvVXs.cOM
上章 官场风流往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