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血疑 下章
第05章
 舞蹈表现的是闺中少妇思念远征的丈夫。梅雪手持箫,时奏时舞,呜咽的箫声展现了少妇的幽怨思念,羌族舞蹈夸张的扭动作勾勒了少妇的向往渴求。高耸的,细细的蜂,肥美的玉,修长的腿,莲藕般的胳臂,削葱似的十指,加上天仙一样的容颜,曼妙的舞姿散发着无尽的惑,轻薄的纱裙遮不住发的火焰。

 林海掏出手绢擦了擦鼻尖的汗水,赶忙筑起相机,留住着美妙的瞬间。梅笑看得如痴如醉,等想起来拿摄像机拍下来,梅雪已经戛然而止。

 “不行了,好久没跳了,一会儿就身是汗。”

 “妈,我正准备拿摄像机,怎么就停了?”

 “不行了,今天酒喝得太多,动作都走样了。”

 “妈,找个时间我把你舞蹈录下来,以后上了年纪可以拿出来回顾回顾。”

 “也是,真羡慕你们年轻人,赶上现在,什么好东西都有,可以把美好的青春影像保留下来,像我们这代人只能从脑海中回忆残存的片段了。”

 “人家现在的小年轻,不少人婚前都要拍一套写真。”

 “你们现在也还年轻,也可以去拍一套啊。”

 “我也想去拍,可不想去影楼。妈,要不你帮我们拍吧!”

 “还是人家影楼拍得好,又有化妆。”

 “我就喜欢素面朝天,展示生活中的自己。像影楼拍的,有些都认不出是谁了。妈,等会儿你就帮我们怕吧,我去穿上婚纱。”

 “好,只要不嫌我拍的不好。”

 “哥,今夜我要嫁给你了。”梅笑深情地望着林海一眼,唱了一句,过去抱住梅雪,轻吻了一下“妈,谢谢你,我好幸福!”

 “对妈也这么客气,快去换衣服吧。”从客厅到卧室,梅笑拍了几张婚纱照,然后去了婚纱,身上除了一条丁字,差不多算是一丝‮挂不‬,摆了个Pose。

 “死丫头,就这样光溜溜穿着婚纱,快点换衣服,我等着给你拍呢。”

 “换什么衣服,我就是要拍这样的,才有纪念意义。”

 “羞不羞?这样的也敢拍?”

 “有啥好羞的,留着自己欣赏,有不是去展览。拍些体的,几十年后拿出来,看看自己当初也有这样年青美丽的体。妈,快给我拍吧。”梅雪摇了摇头,随着梅笑变换姿势“啪啪”按动快门。

 “哥,别傻站着,来咱俩合个影。”

 “我这里清洁溜溜的,你倒是穿的端端正正,也太不协调了。”梅笑说着,伸手把林海的衣服扯开,把林海得只剩下一条头。

 林海平时给人的感觉有点瘦削,这下了身子,身上的肌有棱有角,线条分明,浑身没有一点赘,显得壮强悍,平角头里鼓鼓囊囊的,难以遮住男的骄傲。梅雪觉得暗暗喝彩,微微有些眩晕,脸颊有些发烧。

 “不行,我不拍了。”梅雪作势走。

 “妈,你就好事做到底。现在年轻人很多都拍体写真,总不成让我和哥去影楼拍?”

 “你们去影楼拍好了。”

 “妈,你忍心到影楼女儿的身子被外人看去?我的好妈妈,女儿求你了,女儿不知道还能求你几次?”梅笑眼眶有些润。

 梅雪心软了:“好,妈给你们拍。不过你们也得照顾妈的脸面,别太过分哦!”搂着仅着一绺遮羞布的娇媚的子,那边美的丈母娘给小两口记录下一个个亲密的举止,林海丹田火苗悄然升起,虽然极力夹着腿,拼命想些无聊的事来分散注意力,可掩抑不住‮体下‬一点点隆起,脸的窘迫让梅雪也觉得好笑。

 忽然梅笑蹲了下来,把林海的头向下一扯,林海的大巴挣脱了束缚“嘭”地弹了起来,打在梅笑的俏脸上。梅笑赶忙双手捧住,把鸡蛋般大小的头递到嘴边。

 梅雪又羞又急,作势走,偏偏腿脚不听使唤,心里有一丝看更真切些的渴望。

 “妈,你不常把哥当做自己的亲孩子嘛,自家孩子的身子还有什么不能看的,妈,女儿就求你了,女儿想把这些美好的都留下来。”梅雪又一次不住女儿的软语相求。梅笑也下丁字,彻底的赤着身子,和林海摆了一个又一个亲昵靡的姿势,到后来甚至互相亲吻起器。

 梅雪也豁出去了,虽说脸一直火辣辣的,心里不停地念叨着“没什么,只是拍几张照片,足女儿的一个心愿”但还是一张张拍了下去,甚至小两口摆出的几个性姿势,梅笑要求的器特写也都一一拍了下来,但内心却是波涛汹涌,‮体下‬变得泥泞不堪。

 梅笑也渐渐火高升,当林海以狗爬式入后,快地叫了起来:“哥,使劲!噢…”“啊…”梅雪尖叫一声,放下相机,趔趄着逃了出去。

 梅雪跑到自己的房间,趴到上,心里又一种说不出的委屈,眼泪夺眶而出,泣了一会儿,只觉得内答答的,很是不,起身拿纸巾擦了擦‮体下‬,了衣服,换上睡衣,躺进被窝,闭了眼睛,隔壁卧室里“啪唧啪唧”声和梅笑高一声低一声的叫声不绝于耳,林海那健美的‮体身‬,硕大的男骄傲不住在眼前晃动。拿被子蒙住头,捂上耳朵,声音还是一丝丝飘进来,异常清晰。

 “两个小兔崽子,可害苦妈妈了。”梅雪手指中,企图减轻些,但却正如刀断,借酒浇愁,反而更加厉害,涓涓细开始向外溢出。“小海,小海!妈…”梅雪拧了一下自己,怎么能有这荒唐念头呢?

 “不管了,小海,妈愿意给你生个孩子,好救救笑笑。这也是救笑笑最好的办法了。小海,知道吗?妈答应笑笑了,妈要你…”隔壁房间里战鼓隆隆,这边梅雪辗转反侧,实在有些难耐,起身把前年女儿给自己买的电动具刚拿出来,却听得梅笑大叫:“我要死了…”接着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你妈,我你妈!”

 “吧,我妈吧,我们娘俩都让你。”一股热从梅雪‮体下‬涌出。

 “不行了,妈…快来救我…”梅笑大叫一声,然后就没了声音。

 梅雪扔下电动具,也不顾睡衣半敞,慌忙冲进女儿的房间。

 林海发后正趴在梅笑的娇躯上温存,听见动静,一翻身滚了下去,脸扭向里边,甚是尴尬。

 “笑笑,你怎么了?”梅雪也顾不得许多,急忙跑到梅笑头。

 梅笑翻着白眼,悠悠地呼了口气:“妈,没事儿,我太‮奋兴‬了!”

 “唉!怎么就不知道爱惜‮体身‬,你现在还病着。小海,笑笑任,你不该也放纵啊?!”

 “妈,别埋怨哥,是我今天太别‮奋兴‬,想好好放纵一下。”

 “没事就好,那我走了。”

 “妈,别走,躺下说会儿话。”梅雪顺从地躺了下来,内心没有一丝挣扎。室内弥漫着房事后的靡气息,如同蜜蜂嗅到了鲜花的芬芳,这久违的气息让梅雪‮体身‬深处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悦愉‬,唤醒了沉睡多年的望。

 “浴巾都成这样,也不撤了?”梅雪红着脸,微笑着盯着梅笑,轻声说道。

 梅笑向母亲的怀中凑过去,有些不好意思:“妈,等一会儿,下边还在着呢。妈,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

 “妈本来就没睡着。”梅雪刚出口,觉得说得不合适,忙加了一句“你们这么疯,谁能睡得着。”说完,脸上热辣辣的。

 “妈,你都听见了?”母女俩互相咬着耳朵。

 “这么大的声音,只怕楼上楼下都听见了,妈又不是聋子。”

 “妈,我今天高兴,好久没这么尽兴了,今晚上太舒服了,让我少活一年都愿意。”

 “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知道节制。那一会儿还在追问着如何养生,这会儿就愿意为一时娱折些寿命。”

 “妈,哥是不是很?”

 “你们…”梅雪一时语“…快活,干嘛扯上别人。”

 “妈,你听了是不是也很‮奋兴‬?”梅笑说着,伸手探入梅雪的下。

 “没有…你…”梅雪把女儿的手推开,又羞又气,后悔怎么急着过来,就忘了穿上内了,扭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梅笑抱住,笑嘻嘻地说:“都了,还说没有。”

 “胡说…就是没有。”梅笑抓住林海的手,到梅雪的桃花源,还促狭地把林海的手指往下按。

 “哥,你来做个见证,妈妈是不是了?”

 “你们…”梅雪涨红了脸,腿儿紧紧夹住。

 林海触手处滑滑腻腻的,汁打了手指,口的微微在颤抖,隐隐传来一股力,在梅笑的按之下,中指刺溜一下滑进暖暖滑滑的,林海也是一惊,要把手出来,却被梅雪的‮腿大‬夹得死死的,把手指箍得紧紧,好似蟒蛇紧紧住猎物。  m.sSVvXs.Com
上章 血疑 下章